2008-01-16

練乙錚:國內新「勞動合同法」之利弊

【信報-香島論叢】中小企在內地設廠的,前幾年開始,日子就不大好過。除了原料、能源價格飆升之外,最低工資水平亦不斷大幅上調,今年的增加幅度據說將達百分之十三。目前,廣東省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分五檔,按不同地區的經濟條件實施,以廣州的每月七百八十元為最高檔,珠海、佛山、東莞、中山的六百九十元次之,汕頭、惠州、江門的六百元又次之,其他發展水平較低的地方如汕尾、潮州、清遠等地,最低工資分別為五百和四百元不等。深圳特區「特」一些,市內是每月八百一十元,比廣州還高,寶安等地則為七百元。上海、北京的最低月工資分別為六百九十、六百四十元。企業發的工資,雖非全數處於法定最低水平,但水漲船高,其他非最低工資亦會相應調高。對珠三角範圍內的勞動密集型企業而言,「出走」已成為趨勢,不少已經局部轉移,或北上長三角、或四散偏遠縣市、或南遷越南(越南亦有最低工資規定,但其水平約為珠三角的一半)。《南方都市報》報導了這一趨勢,深圳市府急忙極力否認,弄得雙方關係也緊張起來了;其實否認未必有效,不少在大陸設廠的眾多本港中小企東主,早在幾年前便坐言起行,已是盡人皆知。不過,更大的「出走潮」亦已迫近眉睫!

原因當然是去年年中頒布、今年一月一日起實施的《勞動合同法》;這個法例的解釋明細還在起草中,但從頒布之日起,它便在所有企業、特別是外資企業當中引起震盪,因為所牽涉的,正正是資本主義生產關係中的核心:「勞資關係如何訂定」這個問題。去年秋天,不少大企業先發制人。上海沃爾瑪採購系統一舉解僱了一千二百名員工(公司稱是全球業務重組,非關合同法事);華為電子更準備以高額獎賞推行一個「先辭職後競崗」的辦法,勸退七千名高工齡員工,然後再以較高的工資邀請部分員工重新簽約。不僅大企業如此,中小企亦隨之掀起解聘風,新聞報導中,比比皆是。今年初,法例實施後,情況更嚴重了。一月七日起,台商設立的大型企業「康舒科技」(AcBel,生產各類電源裝置)東莞廠五千名員工全部罷工,全廠生產癱瘓。廠方指出,罷工是直接由新的合同法引起的;除了部分工資未達當地規定最低工資水平、廠房未按新法替工人辦理基本勞動保險之外,加班工時亦被新法限制在三十六小時以下,令工人總收入下跌。台商估計,新的合同法,將令總成本平均增加百分之八;有的中小企業更認為增加幅度將達兩、三成。一間當地勞務顧問公司估計:今年將有一到兩成台資工廠關門大吉。

新的合同法,確有不少對企業主來說是不利的規定,如(一)和原有《勞動法》相比,須與僱員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門檻,大為降低。此類合同,一般是與在同一企業內工作年數較高的僱員簽的,一經簽訂,該員工便可享有較高的職位穩定性,辭退此類員工比較難,代價也比較大。(華為電子便是要把這類員工先辭退、再訂新約,企圖使該等員工的工齡「清零」,從頭開始。)(二)新僱員試用期適用辦法更嚴格。試用期間的工資一般較轉正之後要低。新法規定,合同期限較短的合約,試用期或縮短或禁止;期間的工資,亦規定不得低於轉正之後的工資的百分之八十。(這種硬性規定,對某些需較長時間在職在廠培訓新手的企業,並不公平。)(三)在大規模裁員時,企業要承擔更大的「社會責任」,即不能按對公司最有利的方式選擇性裁員,而必須優先留用工齡較高,或已簽訂無固定期限合同,或家庭無其他成員就業,或需要撫養老少的僱員。(此規定與西方工會的seniority rule相似,其結果是令企業簡而不精、平均生產力下降。)(四)僱員單方解約的規範,比以前放鬆了。這對僱員來說,自由度大了,無疑是好事,但對僱主來說,自然相反;其他的新規定,如對不按新法訂定合同或辭退員工的企業主的懲罰,成倍上升,等等,亦屬此類。

新法亦有一些有利於企業主的規定,如僱主在訂定新合同時,有比以前較大的知情權;就目前社會上一片「假」風而言(假文憑、假證明、假介紹等),這一規定不單對企業好,還有利社會,有利那些靠真才實學上進的人士。又如企業的內部商業秘密,現在納入法律保障範圍,有利於整個社會對知識產權的保護。等等。當然,為了符合「和諧社會、科學發展觀」,新法總的來說對僱員有利,對僱主不利,卻十分明顯。這本身並不是問題。經濟學的分析,通常不大考慮「初次分配」的結果是否平等,因為如果太過不平等的話,還可以通過稅收和福利,進行「二次分配」;更重要的,是「能否把餅做大」這個效率問題。要進一步瞭解這點,最好是把問題放到國際視野中去觀察。有關的分析,明天待續。

今天是程翔系獄一千日,為向這位愛國知識分子致意,謹請讀者靜默一分鐘。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