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1

練乙錚:次按起風暴學者發牢

【信報-香島論叢】布殊週五宣佈推出總值一千五百億美元的退稅及其他短期刺激計劃,以應付次按危機及防止經濟衰退。此計劃的幕後推手是誰?大名鼎鼎的公共理財學專家、哈佛大學教授菲爾特斯坦(Martin Feldstein)是也。布殊第一任內,兩次推動大規模減稅,第一次是退還部分二○○一年╱二年的個入人息稅,其後成為他的「十年減稅計劃」的一部分;第二次,則是二○○三年的投資稅務優惠。這兩次減稅,都是菲爾特斯坦教授的傑作。今年一月初,菲氏對CNN記者說:「衰退可能性已超過一半;倣傚二○○一年做法,每人退稅三百美元,也只能算是好的開始。如果失業數字上升,必須作更大筆的退稅,衰退才能避免」。上週宣佈的十二月份失業率大幅上升半個百分點,布殊隨即推出今次的方案,每人可得八百元退稅,每個家庭則可得雙倍此數,可謂對菲氏言聽計從。

退稅計劃對刺激經濟而言,效果到底有多大?根據布殊總統經濟顧問團的計算,二○○一年退稅額是五百七十億,○二年則為六百九十億,兩年總數約為當時GDP的百分之一;結果是,○一年的GDP因此增加六十億,○二年則增加一百一十二億;GDP增長率,則分別提高百分之零點五和百分之一。換句話說,每一元退稅,令GDP增加一至二元左右,效果並不十分強勁,但如衰退的勢頭不那麼猛烈,亦足以阻止其出現或繼續。為驗證此結果是否布殊班子的自吹自擂,兩位密歇根大學公共理財學教授作了獨立調研,所得的結果亦差不多【注】。據此推斷,布殊這次退稅一千五百億,為GDP的百分之一強,效果相信亦是提高GDP增幅百分之一至二左右,不能說是太小;若民主、共和兩黨能夠多合作、少扯皮,則退稅行動數月之內便可執行,屆時如果衰退剛剛開始,便也不是太遲。

此外,還有若干有利因素,也應一併考慮。首先,自去年年中起,斷供數字加速上升,業界不待布殊十二月的「自願為本」救市方案出台,便自動組織自救行動,與面臨斷供的物業主合作,更改貸款合同,同意減息、延期付款、押後加息等;受惠的業主數,約為斷供戶數的一半。其次,因次按斷供而最終引致流動資金嚴重不足的大銀行、大機構,成功向外國各種投資者出賣部分股權,注入資金穩住陣腳;其中以美林售出二成股權、套現一百二十億,花旗集團售出一成三股權、套現二百二十億為其中最大者。這種注資的總數,目前已達六百億。次按風暴至今損失約一千億,故筆者認為,若從大數看,各方面投入的救市彈藥,其實也差不多了,再加上聯儲局月底減息(一般預計起碼五十點子,而且還將陸續再減幾次),小災縱然難免,大難卻不大可能。

經濟學家一般怎樣看待這個次按風暴呢?著名貨幣經濟學家舒瓦茲(Anna Schwartz,與佛利民合著《美國貨幣史》的那位,今年九十二歲,比佛氏長壽,至今還每天到NBER上班做研究),認為始作俑者,就是格林斯平和貝南奇兩位;如果不是他們把息口長期置於一釐的超低水平,整個次按風暴就不會出現。她說:「利息一釐,什麼樣的鋌而走險事都會發生!」芝加哥大學經濟系的貝克爾(Gary Becker,港譯貝加)則認為,美國息口低,主要是受外圍低息影響,而其中亞洲各國的極高儲蓄率,則是做成低息環境的主要原因。

一般來說,主流經濟學家都不大主張政府救市,其中以法經學大師柏斯納(Richard Posner)最為徹底。他說:「政府應該什麼事也不做。」他認為,因為各種原因,泡沫是常有的事,聯儲局的班子那麼出類拔萃,上次預測不到科技股泡沫,今次也測不出次按泡沫;由政府打救出事的投資者,更無異於取消所有投資的負面風險,如此,以後的泡沫只會愈來愈密、愈來愈大。柏斯納的觀點,不無道理。儲蓄互助社危機於八四年發生,政府拯救行動至九九年才正式完結;還未完結之際,便有九五年開始的高科技、dotcom熱,於二千年達最高峰,旋即爆破,好在不涉地產民居,政府不必打救,但賬面損失卻達五萬億,投資界橫屍遍野;贏家將資金轉投地產市場,短短數年之間便引發此次次按風暴。

布殊十二月的救市是虛招,這次則是真金白銀,但因為不是由政府注資金融體系直接托市,而是以減稅的「正氣」形式出現,未犯主流經濟學天條,可謂「除笨有精」,而在背後發功的當然還是主流經濟學家,這令其他被視為「旁門左道」的如克魯明之輩,不得不咬牙切齒也。

註:NBER Working Paper 9308, 」Did the 2001 Tax Rebate Stimulate Spending?」 by M.D. Shapiro & J. Slemrod,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