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7

安裕:前人種樹格老乘涼

銷聲匿二十多年後,久違的一個英文字Stagflation 終於在西方世界的財經刊物再度出現。這是兩個字的混合物,一是stagnation(停滯),另一是inflation(膨脹),stag-flation 是合兩者之大成,叫作滯脹。今天美國的情便是如此:經濟步伐蹣跚不前,通脹勢頭猛升不止,美國財經界這幾個月呼天搶地,便是遏制通脹得來經濟呆滯,刺激經濟得來卻令通脹惡化,雙刃劍之下究竟怎生是好?

面對厄困,最愛懷舊的美國人自然想起剛離任的前聯邦儲備局長格林斯潘。在他擔任聯儲局長的二十年間,美國經濟算是順風順水,人們也就視他為經濟之神,格老對此倒是欣然受落,前不久出了一部書,大受歡迎,於是自我感覺轉而良好,開始對現行經濟政策說三道四,也不怕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條官場金規玉律了。

其實,格林斯潘是行運醫生醫病尾,沒有列根的大刀闊斧,沒有對上一任局長沃爾克的雄才大略,他恐怕不可能一做就做了二十年,最後還有風光大葬式的職場終結。不過,世事往往就是這樣的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任憑你午夜夢迴恨得銀牙咬碎,也不得不說一句奈何復奈何。

美國經濟兩道板斧

美國總統六十年來的經濟方略歸納起來只有兩道板斧,一是凱因斯學說,一是貨幣主義,焦孟二將輪流上陣,誰行就誰上,輸了就得退下。三十年代美國大蕭條,當時總統是民主黨的小羅斯福,他祭起凱因斯大旗,以政府之手振興經濟,史稱新政(New Deal) , 與甘迺迪六十年代推動的新邊疆(New Frontier)互為輝映。

新政的特點是推動公共工程,擴大就業,小羅斯福還創立了失業保險制度的社會安全(SocialSecurity),今天任何一個美國人錢包裏都有一張淺藍色的小卡片,上有十幾個間斷的數字;美國沒有身分證這種東西,但社會安全卡上的這一串數字,便是他們在聯邦政府系統裏的代號。新政甫開始時並無取得全面成功,然而,美國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卻為新政帶來經濟膨脹的另一個契機——一九三九年到一九四四年,美國經濟增長翻一番,失業率更由百分之十七急遽下降到百分之一。戰爭帶來死亡的恐懼也帶來了創富的機會,美國在這五年間的經濟快速增長,是凱因斯學說的有形之手之故,抑或是二戰的大量軍工產出之故,人言人殊,不過,民主黨人從此對凱因斯學說裏的政府促進充分就業、生產及消費深信不疑則是事實:一九六四年,詹森總統公開說, 「我們現在都是凱因斯主義者」。

但是花無常好,月無常圓,七十年代初石油危機令美國政客頭大如斗,中東國家實施禁運,原油價格急升,美國這第一號用油大國首當其衝,國內物價飛,通脹惡化。七十年代是美國人民不堪回首的日子,也是今天尚能活下去的唯一自我安慰之道:數十萬美軍從中南半島慘敗回國,總統尼克遜因水門醜聞辭職,國無總統,家無士氣,這就是七十年代的美國。石油禁運令美國經濟結構出現根本變化,經濟支柱之一的汽車製造業全部赤字見紅,省油的日本小車如入無人之境,美國人選無可選,找了一個常咧嘴而笑的南方佬卡特上台,希望有一個新改變。

沃爾克時代息口二十厘

卡特在海軍學院念核物理出身,當過核子潛艇艦長,也是佐治亞州州長,但治國經濟理念一點都沒有。就在這個時候,美國出現滯脹,經濟下滑,通脹急升,對任何政治體系來說,通脹是政治上的砒霜,碰一下就得死。一九七九年八月,卡特任命在大通銀行呆過、也在普林斯頓大學做過研究的沃爾克擔任聯儲局長。卡特給沃爾克的任務是遏制通脹。這工作很簡單,貨幣主義第一條便是控制貨幣供應,沃爾克馬上把利率加了又加。今天生活在聯邦利率只有幾厘之下的人們是絕對想不到的,一九八○年四月,聯邦基金升到二十厘;前幾天伯南克減息四分三厘已是驚天動地,那年頭卻是一厘一厘往上加,這些往事足以讓今天的美國人民憶苦思甜。

沃爾克的政治任務是打垮通脹,可副產品卻是把消費意欲一併打翻在地——連銀行壞帳也大幅減少:消費者把欠下的信用卡貸款飛快還清,之後一分錢也不用,這麼一來,哪還會有壞帳?

一九八一年列根上台,蕭規曹隨,仍以對付通脹為首要任務。一九八二年中,通脹算是硬壓了下來,但失業率卻攀升到百分之十的高峰。這段時間,有失業漢手持獵槍在沃爾克家門附近出沒,社會上激烈反彈一觸即發。這時,列根自己的一套經濟理念出籠,這就是供應學派經濟,核心精髓是以減稅和削減聯邦政府開支刺激生產,藉以擺脫滯脹。列根這套變法實是薩伊定律的翻版,核心思想是:在不受干預的市場經濟中,供應能夠自己製造需求、實行經濟自由主義、減稅這三招。

推倒凱因斯學說發天文數字國債在自由派眼中,列根的做法不啻是大逆不道,不僅推倒行之有年的凱因斯學說,也為美國欠下天文數字國債。八十年代,紐約時代廣場與西四十二街交匯處有一個美國國債跳字電子板,一秒鐘一萬美元的跳上去,直叫人怵目驚心;到八十年代末,美國欠下國債達二萬億美元,破產之說震天價響。不過,在重振國民經濟這一重大目標,列根的做法今天被確認為恢復美國元氣極為關鍵的一步,令美國從越南的失利和石油危機之中重新站起來。史家對列根蓋棺定論是極端的兩面性——自由派批評他窮兵黷武,債台高築,保守派讚揚他的治國理念抓大放小,搞活經濟。列根一直沒有自我點評,不過,一九八七年一月,他在國情咨文裏首次引述《道德經》的「治大國若烹小鮮」這句話,堅決貫徹小政府大市場原則。列根之後的三任總統老布殊、克林頓、小布殊,沒有一個敢跳出這套法統。

美國是總統制國家,總統身兼行政長官兼三軍總司令,內閣雖然人馬雜沓,但也分不了他多少權力,國防部長要聽命他,國務卿沒有外交權,總統一個人說了算。沃爾克是幾十年來難得一見的相才,當聯儲局長時連公家車也不坐,自己走路回辦公室省下公帑,但若沒有列根長開綠燈,光他一個人面對經濟滑坡也沒轍。格林斯潘在老布殊克林頓小布殊年代當聯儲局長,走的也是沃爾克的舊路,因為他的三個老闆也是跟列根腳印走過來。說格林斯潘是治國英才,珠玉在前,這無疑是過譽的了;至於他在種種恭維下的feel good,只能說格老忘了美國所有經濟本科生都知道的一個既謔而虐笑話:經濟學是一門長於事後總結的社會科學。其實他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