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4

沈旭暉:科索沃獨立 的俄國反例

【明報-咫尺地球】宣布獨立的新國家,能否成為主權國家主導的國際社會正式成員,多視乎其他成員的態度。類似局勢可發展出4種情况﹕(1)所有主要國家都承認,例如去年獨立的黑山﹔(2)所有主要國家都不承認,例如實質控制了一半索馬里土地的「索馬里蘭」(Somaliland)﹔(3)只有和該國獨立直接關聯的國家承認,例如土耳其 承認它一手成立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國」、南非前白人政權承認它強行把黑人放逐出去的「博普塔茨瓦納國」(Bophuthatswana)﹔(4)獲一批國家集體承認,例如發展中國家大都誠然獨立的巴勒斯坦國存在(包括中國),非洲 國家大多承認西薩哈拉獨立國。

科索沃獨立前,原希望採用第一種黑山模式,但現已變成第四模式,即美國 和歐盟承認、俄羅斯杯葛的局面。對俄國民族主義者而言,西方雖分別承認科索沃,但歐盟外交已出現整合機制(Common Foreign and Security Policy, CFSP),CFSP又和美國為首的北約有合作關係,勉強只能算一票。換句話說,俄羅斯認為這是同一股外國勢力強行把應屬第二模式的科索沃獨立,變成第三或第四模式,出賣了莫斯科承認黑山獨立時「不再肢解塞爾維亞」的默契,不少人都希望反擊。事實上,俄羅斯也是有能力複製科索沃模型的,即承認一些和它關係緊密、原來未予以正式承認的「國家」,甚或動員友好(例如獨聯體內的親俄分子和塞爾維亞)加入承認行列。

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

例如前蘇聯加盟共和國摩爾多瓦1991年跟大隊獨立時,境內的「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Transnistria)不服,同時宣布脫離摩爾多瓦獨立。其實摩爾多瓦根本不愛獨立,最希望的卻是與同文同種的鄰國羅馬尼亞合併,而面積不過相等於4個香港的德涅斯特河沿岸是蘇聯時代設計的俄國移民聚居地,控制了摩爾多瓦全國的工業和電力,它的分離,反映它恐懼大羅馬尼亞、要和母體俄羅斯重新靠攏。結果雙方打了一場仗,德岸雖只是彈丸之地,但有俄國大軍協助「維和」,又有停止向摩爾多瓦供電的絕招,雙方最終簽訂和約,俄國獲准駐軍至今。德岸一直有提議直接併入俄羅斯聯邦成為其加盟共和國,今天這就成了俄國對科索沃還以顏色的可行手段。

阿布哈茲共和國

另一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格魯吉亞獨立時,境內又有和俄羅斯關係密切的「阿布哈茲共和國」(Abkhazia)不服,宣布獨立。阿布哈茲與格魯吉亞的戰爭相當血腥,最後又是通過俄軍「維和」終結。自從格魯吉亞在「玫瑰革命」倒向西方,阿布哈茲更倒向俄羅斯,在內部加緊進行種族清洗,格魯吉亞人紛紛趕出土地。德岸人還得被迫以摩爾多瓦護照出國,阿布哈茲人和俄國的合作更緊密,基本上都能得到正式俄國護照為旅遊證件,也獲發俄國退休金。俄國國會杜馬多年來已要求國家正式承認阿布哈茲,而對莫斯科而言,承認一個親俄的新國家,似乎比合併德岸共和國,更能對西方承認科索沃以牙還牙。在俄國民族主義復興的前提下,西方依然不相信普京有膽量挑戰主權秩序,你相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