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1

沈旭暉:柏拉圖式浪漫主義

【智尚-I Think】據字典說,形容詞「浪漫的」(Romantic),是用來和形容詞「柏拉圖的」(Platonic) 相對應:前者基本上是緊密的、有性關係的戀愛,後者卻是柏拉圖式的、神交的戀愛。然而,自從我們的集體回憶、一代AV女優飯島愛女士出版了名作《柏拉圖式性愛》,為兩大概念進行突破性銜接,上述學究定義,就被徹底顛覆。因此,飯島愛對學者的貢獻,是巨大的:既是浪漫的,也是柏拉圖的。

據百科全書說,學術名詞「浪漫主義」(Romanticism),又是用來和「古典主義」相對應;前者由18世紀的啟蒙運動催生,是重視個體、歌頌英雄、可供個人發揮的藝術,後者則門派眾多,被概括為循規蹈矩、依循整體、一板一眼的一切。因此,音樂家巴哈等人,予現代人的感覺高貴有餘、樂趣不足;但不斷成為電影主角的蕭邦,儘管同樣不是流行曲作曲家,卻被我們推廣為「一代浪漫宗師」。

不過自從20世紀出現了甚麼「後」思潮,其中又以「本土後現代解構主義大師」周星馳風靡內地同胞的電影《西遊記一百零一回之月光寶盒》為代表作,章法已成的浪漫主義,也就同樣成為被顛覆對象,上述理論定義,又被徹底顛覆。周星馳對學者的貢獻,同樣是巨大的,既是古典的,也是浪漫的;當然,他自稱從不知道甚麼是「後現代解構主義」,但他也實在毋須知道,只要李歐梵教授懂得就行。

二月,據說,又是時候浪漫了。撫心自問,在情人節,你浪漫嗎?古典嗎?飯島愛嗎?周星馳嗎?理論上,這些,都不重要,因為同樣根據甚麼「後」思潮,你已有能力重新定義甚麼是浪漫、甚麼是不浪漫:例如可隨便對「燭光晚餐很浪漫」的迷思進行顛覆,在大排檔柏拉圖一番,又或是約一大群人到私人俱樂部,和X先生與Coco一起,集體「浪漫」。

可惜,實際上,我們就是不相信自己有這樣的能力,因為和特區政府「爭取」普選的態度一般務實的我們,幼承庭訓、家學淵源,早已明白對「Romance」的解讀權、釋法權、終審權,都在女方。她們認為,持有這樣的權力,最浪漫;在這樣的權力支配下的情人節,最快樂。好了好了,你的情人節,快樂嗎,浪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