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1

沈旭暉:生命中不同程度的「Green」

【智尚-I Think】提起「Green」,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立刻躍然紙上。一種自然是近年大熱的環保,今天連商業電台也大力硬銷綠色,可見環保是如何「普及」。另一種則是形容人的幼嫩,例如我們經常說,那些剛出道的員工甚麼也不懂,IQ低、EQ更低,也就是「很Green」,以英語形容,則是「As Green As Grass」。

兩種概念用同一個字,這樣雷同,其實,也不全是巧合。

根據傳統定義,那些環保鬥士,必然是左翼社運中人。弘揚環保的理念,例必涉及和大企業的抗爭,在權威國家則會被視為反政府,因此,不左也不行。

不少冷戰時代的左派,到了冷戰後無所適從,直到以「反全球化」的名義重新上路,從中再發展出左翼環保運動這支派,其實班底、意識形態,依然大同小異。在建制派眼中,這些「搞Green」的人,自然也是人生閱歷很「Green」的天真人,是為「Double Green」!

有趣的是,環保這面大旗,在國際社會卻開始顯得右傾。一方面,環保已被各國認可為普世價值之一,一旦大企業能證明自己重視環保,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大力拓展商機,因此愈來愈多「官辦環保」活動,紛紛面世。

另一方面,搞環保畢竟要大量資金,發展中國家又一般把環保放在較低層次,美國資本家就發明了「環境銀行」的構想,提出借錢予第三世界推動環保,並以當地天然資源為抵押。這樣一來,在左翼份子眼中,「Green」甚至變成了新帝國主義的先軀。

前美國副總統戈爾憑一齣《絕望真相》,成功搶佔全球道德高地,搖身一變,成了環保鬥士,聲望比那位以運氣擊敗他當選總統的布殊,已不可同日而語。但這時候,究竟他算是左派、還是右派,卻面目模糊。

民間環保人士自然希望他帶領運動,衝擊被視為環保元兇、特別是在拒絕簽署《京都條約》一役犯下眾怒的美國政府。但在政黨政治以外的廣義政治層面,戈爾成了環保代言人,卻是近年美國軟權力拓展的重大成就。究竟戈爾和布殊,是否只是在進行分工合作,一個唱紅臉,一個唱黑臉?我們不知道,環保人士也不知道,也許因為大家都很天真、很傻,而且一點也沒有長大,很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