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6

練乙錚:統一的基點是走向自由民主

【信報-香島論叢】筆者昨日指出兩岸應該「統一於走向自由民主」,重點在「走向」二字,和國民黨提出過的「統一於自由民主」不同,後者要求兩岸先達至自由民主,然後統一,按此提法,統一十分遙遠,因為莫說大陸,便是今天台灣,民主只能說開始起步,無論在選舉設計、政黨成長、選民修養、法治程度等方面,都有很長的路要走,過程遠未完成。大陸方面,現代民主意識才剛剛露頭,這大概可以兩年前俞可平文章〈民主是個好東西〉的出現為標誌,而近日對大陸民主發展比較樂觀的說法,則是中央黨校學者周天勇、王長江等提出,分三步在二○四○年左右建成一個「中等發達的成熟的民主和法治的現代化國家」。但是,中國的統一,不應亦不必等那麼久;只要海峽兩岸,特別是大陸那邊,出現明顯而不可逆轉的自由民主化進程,則統一的條件便具備了。

若論進程,台灣方面當然走得快些,就三月份的總統選舉而言,有統獨之爭這種火辣議題為背景的政權交替,竟完全和平,其文明程度與古代的「禪讓」例子比,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促成這次政權交替的,是為數至少約一百一十萬的中間選民。對於民主體制的成熟和理性化,重要的是中間選民的游離票,而不是兩個極端的「鐵票」。這次泛綠流失選票一百萬,藍營則多了一百二十萬,反映中間選民以選票懲罰民進黨貪污腐化、只顧統獨不管民生的劣質統治,發揮了民主選舉制度的最重要政治功能。這一點,不少綠營人士亦不能不公開承認;民進黨台南市黨部執行長鄭裕益在敗選總結會上說:「中間選民全跑藍營去了!」(大陸和香港不少論者憎恨陳水扁,卻不自覺連台灣的民主選舉體制也一併仇視,認為不過是一齣勞民傷財、全無意義的胡鬧劇,這種觀點現在似乎值得檢討)。

大陸方面,條件不同,階段也不同,但如果我們仔細一點看,在無日無之的貪腐、壓迫事件之外,還是有不少人,包括一些與中央權力非常接近的人,正在默默探索和傳播自由民主的理念,為終將出現的改革實踐做準備功夫。筆者今天介紹三篇內地文章,揭示內地在此事上三個重要方面的一些趨勢。

一、歷史的總結新中國六十年的政治史剛好分兩部分,前三十年是從相對寬鬆急步走向專制極權,後三十年則是一波三折回復寬鬆,但因為前階段的錯誤一直沒有好好總結,直接造成後階段步履艱難。總結這段歷史的最關鍵處,便是如何評價毛澤東。文革之後復出的鄧小平以「三七開」之說一錘定音,但大多數人對此有意見。老幹部辛子凌作的《千秋功罪毛澤東》一書,去年七月在香港出版,很快在大陸學界、思想界和政界中大量複印流傳。該書其中一篇序言,作者是前毛澤東秘書、後來的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長李銳,題目是〈功勞蓋世,罪惡滔天〉,把「三七開」倒過來,是為新說的「倒三七開」。去年十月中,中共召開十七大,中央特邀李銳列席,是對「倒三七開」的低調而巧妙的肯定。「倒三七開」與筆者的觀點相近:毛澤東在打倒國民黨一黨專政、反對帝國主義、締造新中國和樹立民族自主與自尊等重要方面作出重大貢獻,可謂「功勞蓋世」,卻在開國之初三十年當中,政治上推行極端獨裁專制,毀壞中國傳統文化及各少數民族文化,經濟政策上則胡作罔為,把中國拖到崩潰邊緣;由他一手造成的多次經濟失誤,引致死人無數,文革十年罪行更罄竹難書,正是「罪惡滔天」。如今國內逐步開放評毛,肯定其貢獻之餘,若能清楚展示其專制主義的思想根源、行為記錄、體制背景等,確對未來建設自由民主社會方面大有幫助。

二、對馬列主義重新檢討中共多年不提斯大林,近年對列寧也逐步「冷處理」,去年蘇俄「十月革命」九十周年前後,思想界出了多篇文章,對十月革命和列寧的歷史功過進行修正,否定了不少他的東西。最近,清華大學教授秦暉,在北京出版的雜誌《炎黃春秋》今年一月號發表〈專政、民主與所謂恩格斯轉變〉一文,羅列證據,說明在馬、恩著作中,根本找不到對所謂「無產階級專政」的正面論述和支持。秦文指出,馬克思唯一一次支持「無產階級專政」,是同意當時一位社會主義活動家布朗基提出的一份合作文件中的以暴抗暴立場,但馬的支持僅限於在資產階級發動武裝鎮壓時的反抗手段而言;馬、恩從來不贊成在和平時期或無產階級革命之後實行一個階級對另一個階級的專政,更不贊成把無產階級民主權利集中在「先鋒隊」共產黨乃至領袖一人手中。不久,馬克思與布朗基分道揚鑣;他親自約見布氏,在他面前燒毀合作文件,並對布氏的「革命成功後的革命專政」概念作出否定、批判。可見「無產階級專政」非馬、恩所出,而是布朗基發明,後來由列寧、毛澤東實施。釐清這點,有利於逐步革除目前中國政治體制中的專制性,引入民主因素。(按)三、現實政治改革的討論國內唯一專門研究人民代表大會體制的學術期刊《人大研究》,今年三月號刊出題為〈選舉是民主第一要義〉的長篇訪問記錄,訪問對象是中國人民大學老教授、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權威高放。高教授從古代歷史出發,一直談到現代中國各個政治層面的選舉經驗,認為有必要、有可能很快推進一大步,就算是在一黨制的條件下,通過選舉競爭,也能把中國人民的政治生活質素推進一大步。如此重視選票功效,把選舉看成民主第一要義,與香港一些常把「民主不等於一人一票」掛在嘴邊輕佻的政治人物很不一樣,反映國內思想界對民主投票愈來愈重視。

從上述三方面看,可見國內不少人都在做自由民主化的思想準備工作;待到中央有人把這些成果付諸改革行動之際,便是海峽兩岸「統一於走向自由民主」之時!

按:上周六筆者接受港台〈打開書櫃〉節目訪問,談到自己讀過列寧的《國家與革命》一書時,說此書「好毒」,就是因為列寧把「國家」理解為一個階級以暴力鎮壓另一個階級的工具;列寧是在該書中替「無產階級專政」打造理論基礎。可惜筆者說的「此書好毒」,港台新聞稿及後來《明報》文章,都寫成「此書好讀」,與我原意相反,是一個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