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4

蔡子強:民網政改方案芻議


【明報】筆者為成員之一的民主發展網絡,最近發表了對未來10 年邁向雙普選的過渡方案具體建議。我們認為由於特區政府策略發展委員會,已開展了就2012 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辦法的討論,如果我們現階段只堅持2012 雙普選為唯一的可能,並且拒絕討論任何以外方案,將會令各種保守方案壟斷有關討論,對民主發展不利。

因篇幅所限,今天筆者先在這裏集中討論立法會部分。

我們建議立法會改革方向的重點為:2012 及2016 的選舉辦法,應以逐步取消功能議席,邁向全面普選為目標,其間我們建議將性質相近及╱或選民人數接近的功能界別合併。

建議逐步合併功能界別

至於具體辦法則是,在2012 年,由於人大常委決議已規定不能變動功能/普選議席一半一半的比例,因此我們建議:一)普選和功能議席各增5 席,令各為35席。

二)在35 個功能議席中,約一半由區議會議員互選產生,讓所有405 名普選議員及27 名當然議員均可投票,委任議員則無權,讓所有經選舉產生的區議員組成「單一」一個選舉團(即432 人),再以單一可轉移票制(single transferable vote)投票,即如投票選出18 名立法會議員。這制度效果類似比例代表制,選出的立法會議席分佈,將大致能反映各黨派在區議會的勢力對比。

三)餘下的17 個功能議席,我們建議透過合併現行27 個界別組成。合併原則包括:1)業務或行業性質接近者合併;2)盡量希望合併界別的選民人數較為接近,否則選民人數較少之界別利益,可能在合併後難以得到代表。具體建議為:(括號中是界別現時的相應選民人數)1.工業界(一)(二)合併為一席。

(761+527)

2. 商業界(一)(二)合併為一席。

(1053+1752)

3. 勞工界三席轉為兩席。

4. 工程界及建築、測量及有關專業、資訊科技合併為一席。(7688 + 5559 +

4976)

5. 漁農及鄉議局合併為一席。(160 +

151)

6. 飲食及批發零售合併為一席。

(8013+4222)

7. 金融服務、金融及保險合併為一席。

(569+134+141)8. 出入口與紡織合為一席(1389+3812)。

9. 航運交通及旅遊界合併為一席(180+976)。

10.醫學及衛生服務界合併為一席(9954+35391)。

11.法律(5483)、會計(20329)、社會服務(11329)、地產(745)、體育文化(1894)、教育(84639)等各界別維持不變,共6 席。

至於2016 年,立法會總議席數則增至80席,在沒有人大常委定下普選/功能議席一半一半的規定下,60 席由分區直選產生,20 席由區議會組成一功能組別,參照2012的方法以單一可轉移票制選出,其他功能組別議席全部取消。

構思背後的考慮

在我們構思方案時,想到2020 年前未來12 年的過渡方案,不外乎3 種:A)在2020年前一切不變,直到限期前一刀切一次過取消;B)在限期前,逐步擴大現有功能組別選民基礎作為過渡;及C)以逐步合併功能組別過渡。

大家要記得最重要的一點,現時特區政府及策發會,只允許先討論2012 方案,而避開討論終極2020 方案,所以A)就根本不是一個可考慮的方向,因為這意味住2012一切不變,但是以現時彼此的互信基礎,要市民在沒有政府「畫押」的情下,忍氣吞聲接受2012 一切不變,根本是癡人說夢,風險太大,且未來11 年一步也不向前走,這樣的烏龜步伐,我也看不到有何民主派會接受。

至於B),在沒有終極2020 方案的前提下,逐步增加功能組別選民基礎,只會製造更多既得利益者,長遠而言更不利功能界別的最終取消;且,也有危險發展成坊間有人建議的「1+30」之類的「不知所謂」方案。

所以,我們認為C)是唯一剩下來的選擇,我們再三強調,我們建議的合併方案,即前述三)部分,未必是唯一可行組合,但大方向卻絕對正確,即使暫時只能討論2012 方案,但只要走了第一步的功能組別合併,就差不多肯定會走第二步,這能令市民有較大的信心,香港民主、普選真的在向前走。

回應葉健民

本周二,朋友也是新力量網絡研究總監的葉健民,在《信報》撰文回應我們的方案,我們歡迎這種良性互動及討論,亦認為正好再次為政改討論注入新動力。

葉對我們方案的最大質疑,是「如何取得足夠支持去通過這個方案。政治現實是我們要必須取得一個現在半數由功能組別代表組成的立法會的支持,方能改動任何政改工程…… 必須有另一安排去利誘現在享受特權的利益團體退出前台……工商界利益必須確保其在決策過程中的政治影響力不致被『一Q清袋』的情下,才會考慮有關取消功能組別的建議,換言之,各種全面廢除功能組別的方案,都要附帶有相關的『政治交換』的考慮。究竟是在行政會議下設立一個高層次的顧問團,抑或是於特首辦下引入一個常設的工商界高峰議會,又或者是其他創新的制度安排,這個可以日後再作討論」。

葉提出的問題十分奇怪,他提得十分隱晦,但卻像建議我們向工商界提供某種「制度特權上的延續」,以換取他們交出功能議席,這令我即時想起的就是鍾逸傑等當日努力推銷的「兩院制」的情一樣。這種想法10 年前還可以諒解,但到了今天,當連祖國人大也規定香港最快2020年可以有立法會普選;田北辰這些少壯開明資本家也以身作則參加直選;社會對普選的共識已經如此明顯時,仍要為功能組別留下一條尾巴,我就看不到可以如何說得過去。

不過,民主派內心平氣和的良性討論,畢竟是一個好的開始,我們期待新力量網絡的方案,也期望在5 月4 日由民網與專業聯盟等聯合主辦的政制研討會上,大家有進一步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