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7

練乙錚:從卡弗蒂無禮談到中國產品質量

【信報-香島論叢】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時評節目「Situation Room」主持人約克.卡弗蒂因為出言對華極不友善,前日被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在記者會上點名抨擊,要求道歉。CNN昨日的道歉是「到喉唔到肺」:「卡弗蒂和CNN都沒有攻擊中國人民的意圖,但若有人那樣理解,我們會作出道歉。卡弗蒂在十四日的節目中指出,他表達的強烈意見是針對中國政府而非人民。」卡氏用的字眼是 China,中新社新聞稿翻成「中國人」,亦無不可,反正一般中國人聽了,不會和他咬文嚼字,總之是火,因為都和政府站到一起;至於一般美國聽眾,解讀自然不同,故在此事上的立場與中國人相反。如此,三十多年來兩國辛苦培育出的「中美友誼」又冷了一截。由現在到北京奧運還有三個多月,其間撞出火花的機會多着,再出事故,在所難免;中國政府為免民眾情緒失控,雖不情願,大概也不會在此事上窮追猛打。

類似卡弗蒂敵意言論,在美國早已不是新聞;好幾年前開始,中、美民間極端分子的對罵,其火力之猛,卡弗蒂尚不能望其項背。美國方面的這種言論,很大程度來自藍領。在經貿全球化之下,不少美國製造業轉往中國,造成兩國工人階級之間的利益衝突;經濟水平差距愈大的國家之間,製造業遷移愈徹底愈全面,上述的衝突便愈烈。所謂西方害怕中國崛起,很大程度上由此引起。但經濟全球化引致的工人階級利益衝突,並不局限於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由於發展中國家必須競相爭取發達國的投資和訂單,其工資在競爭壓力下被壓低,故工人階級之間的矛盾,亦存在於發展中國家之間。目前中國與西方在西藏及奧運事件上交惡,如果進一步惡化,難保一些西方資本不會因此從中國轉移到越南等地,中、越兩國工人階級的利益矛盾於是顯現。馬克思說工人無祖國,要求全世界的無產者聯合起來,談何容易。解釋近年出現的中西對立,坊間有多種理論,其一是心理因素說,即以西方人恃勢自大、慣於種族歧視為主要原因;筆者則認為,國與國之間的階級利益衝突是更基本、更強大因素;事實上,奧運引發中西衝突以來,站出來替中方說話的西方人士,不少都是有國際商業利益背景的。有利益衝突作用,心理方面的衝突才變得更強烈,後者是果不是因。

卡弗蒂罵中國,用的字眼是 goons and thugs(打手和流氓),不值一哂;但他說中國貨是 junk(垃圾),則有可深究之處。去年,由於中國產品在西方出了一系列十分觸目的質量問題,受到抨擊,其中有些對中國生產商大不公平,有些確實中的,總的來說,真相如何,不容易搞清楚。為此,筆者翻查了一些資料,給讀者參考。

今年二月,國際上有名的經濟顧問公司 NERA Economic Consulting,發表了一份有關中國產品質量問題的研究報告,分析比較中肯。報告指出,就美國市場而言,去年確是產品質量出問題、須由公司在市場上回收最頻繁的一年,中國產品回收佔全部回收事件的百分之六十七,其中尤以玩具出問題最多,一下子增加一倍以上,而回收的玩具,九成八是中國製造的。乍看之下,中國產品不是卡弗蒂所說的垃圾是什麼?但如果小心分析,便知不能得出這個結論。首先,出事被回收的產品,在所有產品中佔的比例極低;其次,中國玩具去年已佔全美國玩具市場的九成以上,故出事產品九成八來自中國,完全可以理解;不僅如此,出事玩具大半是因為美國進口商自己在設計上出問題,中國生產商不過照單生產而已,責不在己,此事在國際市場上已廣為人知,已經不成問題。中國應該負責的,主要是一些含鉛產品;去年,在美國市場被回收的含鉛產品激增四倍,而當中大部分來自中國,佔所有被回收的中國產品的三成,相當嚴重;不過,中國方面已就此問題作出補救措施,相信不久便會有所改善。含鉛產品在美國被禁三十年,中國生產商明知故犯,實在有責任,但美國進口商沒有把好質量檢查關,自身亦難辭其咎!

平情而論,中國出口產品質量參差是事實,除了少數「拳頭品牌」在國際上建立了聲譽之外,其他總的來說質量較低,不無證據。今年二月美國國民經濟研究局(NBER)網站登出的研究論文當中,有耶魯大學 P. Schott 和阿根廷聖安德列斯大學 J. Hallak 合作的文章〈國際產品質量差異的估算〉(註)。研究的對象是世界上四十三個最主要的對美出口國在一九八九至二○○三年之間的產品,得出的結論包括:中國出口的製造業產品在該十五年當中,平均質量輕微下降,排名則從八九年的三十三位,拾級下跌至四十二位。此期間,產品質量下降的國家還有法國、德國、日本,而排名降最多的是西班牙、哥倫比亞、澳洲和紐西蘭。十五年中,質量上升最多的,是新加坡、菲律賓、匈牙利和馬來西亞;排名升最多的,則是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後者○三年排名第二,中國則倒數第二)。如此看來,中國要在國際上擺脫產品質量低下的形象,實在還得加倍努力。

當然,上述研究,儘管「新鮮出爐」,資料已經陳舊,中國產品質量五年來有沒有改善,相對其他國家改善多少,筆者無從知道;類似上述的多國家產品質量比較研究不多見,單一項研究結果的可信性有多高,更是見仁見智,故筆者介紹,亦僅供參考而已。

註:''Estimating Cross-country Differences in Product Quality'', NBER Working Paper 13807, Feb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