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03

司徒華:同一燭光兩種悼念

【明報-三言堂】明天, 便是「六四」事件的十九周年。堅持了十八年的燭光悼念集會,一如既往,晚上八時在維園舉行。這一次,除了悼念當年犧牲的民主烈士外,還同時悼念,最近四川大地震的死難同胞。請來參加,你點燃起一支燭光,便表達了兩種悼念。

血腥鎮壓是人禍,大地震是天災。

在報章上,看見一張這樣的照片:在倒塌了的學校的瓦礫中,坐着一群父母,手捧着失去了的兒女的遺像,上面拉起的大橫額,寫着「天災不可違,人為最可恨」。那些都是他們的獨子獨女、一家的命脈啊!這是對豆腐渣工程的悲憤控訴!對天災中人禍的悲憤控訴!

那橫額,使我想起了古語: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音換)」(《尚書.太甲中》)。「孽」,罪惡; 「違」,抗拒; 「逭」,逃避。意思是:大自然的災難,可以抗拒;但人為的罪惡,難以逃避。人禍比天災更可怕啊!

這次,十三萬解放軍出動救災,奮不顧身,甚或有犧牲了的,使人敬佩!但我同時想起了,十九年前在天安門廣場鎮壓學生的,也是解放軍。

當時,日本左翼作家井上靖,一向與中國友好,寫信給鄧小平說:不能接受以「人民」命名的軍隊,屠殺人民,以後不會再訪問中國。同是解放軍,怎麼這樣地不同啊?問題不是軍隊,而是背後的指揮者。中共一向都強調: 「黨指揮槍」。這就是人為的因素!那句古語,應改作: 「『黨』作孽,不可逭!」支聯會悼念「六四」的兩句口號是: 「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廢止獨裁專制,改革政治,實行民主,就是要消除人為因素的人禍。

每年燭光悼念集會所籌得的款項,約佔支聯會全年收入的80%,是最主要的經濟來源。雖然如此,我主張並獲通過,把這次所得款項,全部捐作救災,連開支也不扣除。以後的問題,咬緊牙關,再想辦法,我們一定能夠堅持下去的!

同一燭光,兩種悼念。一是悼念人禍,一是悼念天災。從悼念天災中,思考怎樣避免人禍再發生。明晚,請來維園點燃起一支燭光,作這樣的悼念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