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1

練乙錚:「邏輯混亂,隨意抹黑」?

【信報-香島論叢】周末,本想寫點輕鬆東西,無奈有人要打筆戰,筆者只好奉陪。事緣月初本欄的幾篇文章批評政府西九財務顧問GHK的報告,特別指出其中關鍵假設有嚴重問題,所提供的理據錯謬連篇。筆者曾在政府工作多年,主持過、管理過、閱讀過不少顧問報告,未見過水平那麼低的財務分析。政府付的顧問費,一般十分昂貴,如果質量不好,平白浪費納稅人的錢(撰寫這份報告,GHK收取了六百萬元顧問費)。質量既有問題,筆者於是上網了解一下GHK的背景,發覺它是一間顧問兼建築設計公司。一般而言,如此兼營這兩種業務的公司,替別的機構提供服務之時,容易產生利益衝突。GHK顧問報告既有問題,其公司又如此經營雙重業務,在在令筆者質疑:它會不會在撰寫顧問報告之時按政府意圖「煮」數,換取日後高額利潤的建築設計合約呢?這種顧問公司利益衝突,在商界屢見不鮮,年前英隆事件中的安達遜會計師行便是犯此規條,與英隆作不道德交易,終於鑄成大錯,「車毀人亡」。故此,在西九財務顧問報告發表後,評論員站在負責任立場,提出嚴厲質疑,實在責無旁貸。對此,GHK一直毫無反應,到西九撥款通過了,顧問費袋袋平安了,才向筆者興問罪之師,直指筆者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指控GHK有利益衝突,把它「隨意抹黑」。

GHK的指摘信,本報昨日全函照登,筆者今日不厭其煩作回應。信中說:「練博士指控GHK應該或假定有利益衝突及不老實,如果這指控不是如此嚴重的話,其實也頗為可笑。根據練博士混亂的邏輯,GHK故意在西九的財務分析上幫助政府『做數』,目的是為本公司在英國的建築師換取一份西九的建設合約。」頭一句語意難懂,不論;第二句說筆者邏輯混亂,筆者只得把所有「指控」重複一次,請GHK再看清楚,也讓讀者評評理:(一)「百分之二預估通脹率是關鍵假設,二百一十六億之數,成毀由之,政府豈能如此輕率?民政事務局和財政司司長辦公室在計劃過程中有沒有把數字送給政府經濟師過目?政府委託的顧問公司GHK煞費苦心『煮』出這個百分之二數字,是否出於需要滿足來自政府方面的要求?」(六月六日)。

筆者羅列數據,指控GHK的百分之二長期通脹假設有嚴重問題;事實上,政府內部的經濟師後來著文試圖替百分之二假設另加解釋,亦把GHK的理據棄而不用,正正說明筆者並非無的放矢。由於報告書給出的所謂理據馬虎得難以令人置信,故筆者完全有理由作「煮」數質疑。

(二)「如此財務評估、如此百分之二的理據,當然不能見人。政府見勢如此,做法竟然不是修正錯誤,而是盡量掩飾。如此,是政府不老實。或者,不全是是GHK的錯,而是政府出了題目,GHK做文章。如此,是政府和GHK一起不老實。」(六月十日)。

筆者說的掩飾,是指政府把顧問提供的蹩腳理據放在眾多附件中甚或附件的註腳內,以期蒙混過關。這的確是一項指控,對象是政府。至於說政府出題目、GHK做文章,只是重複第一點裏的「煮」數質疑。

(三)「GHK……既是顧問公司,又做建築設計,會不會在西九財務顧問工作上根據政府需要,換取將來直接或間接取得一些西九建築設計合約呢?」(六月十二日)筆者提出這個潛在利益衝突質疑,GHK昨天否認時倒很謙虛;它說,自己的建築設計公司很小,「沒有多少設計新建的劇院、博物館、室內表演場館等設施的經驗」。這很好,部分回應了筆者上述顧慮;但GHK網頁中顯示它有新舊建築設計、特別是文物建築內外設計翻修承包的能力,更令筆者擔心;除了西九之外,屬於民政局管轄的文物翻修護理工作合約,會不會也成為利益交換的部分內容呢?(對不起,這是新的進一步質疑了。)綜合說,筆者對GHK的指控有一:關鍵財務預估做得壞。對政府的指控有一:試圖掩飾GHK的過錯。由此引致對政府及GHK的質疑亦有一:有否利益衝突。三者清清楚楚,何來半點邏輯混亂?關於利益衝突一事,正正是因為筆者有邏輯而無實據,所以才是「質疑」而不是「指控」;如此,何抹黑之有?筆者希望GHK能給出對西九財務預估關鍵假設的堅實理據,駁倒筆者對它的指控,但GHK至今對此不發一言,反而把由此引出的合理質疑說成是抹黑,原因何在?

在一個開放社會裏,政府和政府的僱傭(agent),其行為和動機都應該受到社會監督及有原則的質疑。GHK是英國公司,GHK(HK)的首腦亦是英國人,卻好像不明白這個道理。興許是幾位首腦在香港這片遺臭未乾的前殖民地呆得太久了,忘記了此開放社會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