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20

練乙錚:汽油零售純利十倍美國是何道理?

政府提供的數據顯示,過去一年汽油零售價持續上升約兩成,但同期間私家車輛數目升幅,卻沒有放緩的趨勢,今年首四個月新車落地數目更比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四十二,無鉛汽油使用總量亦比去年同期上升百分之一點四。筆者判斷,這些數字後面包含相當大程度的消費者節能反應。今年一至四月新車增幅確比去年同期高很多,但實際數字減去舊車退役數字,按筆者估計約為五千七百輛,只佔全港私家車總數的百分之一點五左右,即年增百分之四點五;這個增加幅度並不高,如果和今年首季GDP實質年增長率百分之七點一比較,可以說是相當低。一般而言,私家車在香港不是必需品,其需求彈性比較高,經濟好景、市民收入上升之際,此種消費品的增幅應該不低於收入增加的幅度,但事實上的增幅卻低很多。唯一的解釋,是因為燃油的相對價格貴了(車價也可能因運費、鋼材和其他原料價急升而有所上升),市民買車意欲有所收斂。然而更重要的是,總體汽油消耗量四個月增幅也是百分之一點四,也是大大低於實質GDP增長,此亦毫無疑問是拜油價飆升之賜。然而,這都是短期反應;若油價持續高企,市民的生活習慣變化將更明顯,大車換細車、棄私家車而用公共交通工具的人會更多。如此,汽油總消耗量可能下降,故按上述經濟學原理,政府也應準備減汽油稅了。實際上,政府現在就減一些,大概也錯不到那裏去,因為四月底至今,油價又漲了,市民的用車習慣轉變更大,至四月底為止的數據已經過時。

不過,減稅的幅度到底有限,我們更應留心關注的,是本地各大燃油公司的售油利潤率。這些油公司自己不肯披露此數字,但按運輸業界及自由黨提供的資料,現時汽油零售毛利潤率平均高達百分之三十,扣除油站地租後,純利潤為每公升一元七分,在國際上看,這是超高。筆者手頭上一份美國密歇根州零八年三月十三日零售汽油的價格組成數據顯示,扣除所有成本之後,每美加侖淨利潤為五點六美仙,亦即每公升港幣一角二分。也就是說,香港汽油零售淨利潤率是美國該州的十倍左右。加州的五月至六月份利潤數據更加悽慘,現時該州名牌汽油每美加侖價格為四點六美元,零售毛利則為八美仙,亦即每公升二點一美仙,即港幣一角六分;如果是雜牌汽油,則毛利已是負值!純利就更不必說了。加拿大的汽油零售毛利潤稍高,為每公升五加仙,即港幣三角五分。香港的毛利潤為每公升三元三角,即加州的二十倍,加拿大的十倍。香港政府、香港各大燃油供應商,如何解釋這些數字呢?北美的零售汽油生意難做,長期以來都靠薄利多銷,油站必須兼營便利店或修車服務幫補,才可勉強維持;最近批發價狂升,不少油站的賣油生意都虧本。艾克森.美孚不久前把手頭上的一萬二千間零售油站賣給獨立經營者;上周,它更宣布全線退出美國國內零售環節,準備把餘下的二千多個油站全數沽出。同時,香港的油公司卻賺個不亦樂乎。

美國各州政府按時把汽油零售毛利或純利公布,讓民眾知道;加州更是每星期公布一次。人家可以做到,為何香港的有關資料卻是秘而不宣?我們不要求每一間油公司公布數字,我們只要求每周的業界平均數字。如果這樣公布的數字和上述筆者的計算脗合,則香港消費者大有理由請消委會根據公平競爭法建議政府徹查燃油行業的競爭狀況,看看背後有沒有不當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