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8

蔡子強:馬英九重蹈卡特覆轍?


【明報】過去個多星期度假期間,在越南芽莊的陽光海灘下,讀完了一本書,那是台灣派駐華府官員彭滂沱所著的《打造美國總統——從羅斯福到柯林頓的決策領導》。此書帶給我的啟發和洞見甚多,其中一段分析卡特功過的,更令我聯想到如今台灣總統馬英九的處境。

面對那個臭名昭彰,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結果在國會彈劾下被迫辭職下台的尼克遜遺留下來的政治爛攤子,擊敗福特而替民主黨重奪政權的卡特,原先可謂形勢大好,更誓要為華府重新注入一股清新、廉潔、改革、進步的空氣。但結果,一位雄心萬丈的廉潔改革者,最後卻成了戰後美國痛苦指數(失業率與通脹率兩者加起來)最高的一位總統,任內幾乎一事無成,4 年後被選民狠狠趕了下台。是什麼造成如此巨大的落差呢?

政壇獨行俠

卡特雖然來自民主黨,但卻與黨部無甚淵源,當選總統後,甚至刻意保持距離,矢志要當一個政壇獨行俠。這也難怪,卡特以政治道德(甚至潔癖)作為號召,對「華府集團」(Washington Establishment),包括官僚、政客和利益集團等,厭惡之情溢於言表,企圖以傳教士式的道德標準和情操,大刀闊斧,改造華府。但是,凡事一意孤行、自命清高的結果,卻不是政通人和,反而是四面楚歌。

卡特這位總統來自民主黨,任內國會也以民主黨議員為多數,實現難能可貴的「府會共治」, 又或者馬英九大選時語的「完全執政」。但此一優勢卻在他不屑與國會打交道,公關上冷處理之下,平白被糟蹋,反而令卡特的立法在國會上寸步難移。

卡特的作風有時幾乎不近人情,其幕僚曾在一次總統盛會上,將國會議長安置在偏遠一旁的座位。其核心團隊又習慣不回應國會議員及助理的電話,令到縱然來自同一個政黨,但府會關係卻愈來愈緊張。又有一次,時值冬天,卡特身穿毛衣在電視直播中大談白宮分時段停用暖氣,政府以身作則,鼓勵國民節約能源。

國會議長看後大為感動,原本以為一番好心打電話給他,說可代為游說其它國會議員支持有關的節約能源立法,不料, 「熱臉孔貼冷屁股」,為卡特所拒,聲言當自己在喬治亞州任州長推動立法時,從未事前走去游說議員,進行各種政治交易云云。結果,為卡特一直輕慢的同黨國會議員,反而樂見他的政策法案在國會內為共和黨所阻撓。

卡特的另一種風格為廉潔,他上任當日,捨轎車而徒步從賓州大道走進白宮,後來又出售總統社交用的豪華遊艇,以示儉樸。後來論者認為他出售白宮專用遊艇反令總統喪失公關、社交上的一項利器;而他刪減白宮公務車數目、調低幕僚薪資等,不單未能為政府贏得儉樸之名,反惹來屬下怨懟,落得刻薄寡恩之名。結果,在一眾離心之情下,卡特任內一事無成,已是大家都能想像得到的結果。

清廉儉樸當然是好,不同流合污也是好,但當去到一個極端,就會落得剛愎自用的下場。

畢竟,政治是妥協的藝術。

馬英九與卡特的相似

想不到,30 年後的今天,眾望所歸,高票擊敗被臭名昭彰的陳水扁所拖垮了的民進黨,以清廉、講求原則、不妥協、「不沾鍋」見稱的馬英九,也有可能落入同一困境。

卡特任內的通脹率達到10.1%,為戰後之冠,成了他政治生涯的催命符。如今馬英九甫上台,新政府也備受通脹威脅。6 月初,有民調顯示,有84%民眾擔心油電漲價引起新一波物價上漲,其中還有45%民眾對於新政府平穩物價的能力沒有信心,有32%民眾對馬上任後表現不滿意,響起了警號。

通脹是世界性問題,反而馬的領導風格,卻有可能令他作繭自縛,重蹈卡特的覆轍。

最先是5 月初有報章傳出,馬主張「黨政分離」,而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則希望馬接受以「黨政分際」取代「黨政分離」,否則黨部無法替馬政府政策背書。馬又向吳要求包括透過捐贈合法取得的黨產在內,應全部歸零,吳無法接受,當場反問馬知不知道,總統大選期間黨部幫忙出了多少錢?吳甚至還嚴正對馬說,如果黨產歸零,他就要辭掉黨主席,主席就讓馬來做。

「全民政府」引發「府院對立」馬希望建立一個「全民政府」,人事安排幾乎排除國會系統,亦引來藍軍立委不滿聲浪,國民黨團代理書記長謝國樑不止一次呼籲新政府,上台後不要忘了一起打拼的伙伴,內閣佈局應優先考量黨內優秀且忠貞的人才。當馬為了進一步落實「全民政府」的構思,找來綠營前台聯立委賴幸媛掌陸委會,更引發軒然大波,政壇譁然,藍營強烈反彈。

在5.20 總統就職典禮前夕,矛盾進一步白熱化,傳出輔選有功的吳伯雄,被安排在偏遠位置,備受冷落,令黨內強烈反彈,馬蕭辦公室隨後才宣布,吳的座位已經重新安排,原本馬辦只是接受總統府的建議,依慣例採取「官前民後」的安排云云。

到了7 月初,總統府提名的監察院委員名單公布,由親民黨推薦的3 人全落空,引發該黨強烈不滿,批評違反當初國親合作承諾,國民黨則因馬政府堅持「黨政分離」不賣國親承諾的帳而相當尷尬。而馬從頭到尾都沒跟親民黨溝通過,令宋楚瑜覺得不受尊重,非常不滿。

當馬提名綠營前民進黨立委沈富雄當監察院副院長時,藍營立委終於爆發,否決了這項任命,府院決裂。

改革是需要很高之政治技巧的,並不單是善良動機,原則掛帥,便可以水到渠成。馬英九與藍營漸趨對立、府院關係緊張,會否令馬自己再次譜上一段類似卡特式的改革者哀曲呢?

我想這將會是改革者很重要的一堂領袖課。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