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5

練乙錚:西方諸國發展另類能源意願增強

【信報-香島論叢】原油價格近日徘徊在每桶一百一十五美元左右,比七月時的歷史高峰價低百分之二十;NYMEX遠期(至二○一五年)期油價格也跌至每桶一百一十一元。這種幅度的價格升跌,顯然與來自實體經濟的需求關係不大,而是投資者炒新聞的結果居多。不錯,這幾天的國際經濟消息大都十分利淡:日本出現負增長,四年來的經濟擴張期告終;歐羅區平均增長亦見負,德國跌幅為百分之零點五,相當嚴重,法國則跌百分之零點三。但這些數字反映上一季度即四至六月份的情況,顯示當油價步步高升向每桶一百五十美元進軍之際,世界主要發達國的經濟境況其實十分不妙,故價格與真正需求正好背馳,在在說明投機需求對價格的強大影響。原油市場和樓市差不多,價格一、兩年內升幅以倍計的,多半不源於實際使用需求。

儘管如此,大半年來油價急升,無疑帶來不少比較長期的影響。短期節約行為,比較容易看到,在一些靈活的市場經濟,尤其明顯。以美國為例,今年五月,美國人駕車總距比去年同期下跌九十七億哩(百分之三點七);第一季度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人數增加百分之三點四,第二季的數字估計更高。較長期反應,除了各種個人和企業節能投資之外,不少是透過政治表現出來的。布殊於七月底作了題為《為美國未來開發能源》的政策講話,提出要大力發展核能、太陽能、風能和淨煤技術。今年五月,美國能源部發表了一個費時兩年才完成的可行性研究報告,認為有可能在二○三○年做到以風力發電供應全美百分之二十的能源需求(註一)。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最先促使美國發展風能源,各州之中,加州一馬當先,至八五年,不只領導全國,還領先世界,但其後十多年裏,歐洲主要是西班牙和德國後來居上,至二千年,歐洲的風力發電量,已經是美國五倍。但五年之後,美國再次反超,原因和布殊在這方面大力推動、提供研發資金和稅務優惠有很大關係(不少人以為布殊和石油工業關係過度密切,但他在開發另類能源方面的積極性其實不弱。)為達上述百分之二十目標,美國每年風力發電總量必須從目前的 11.6 GW增至二○三○年的300 GW,亦即平均每年增加要和目前總量差不多;這的確不簡單,但研究報告認為,從過去幾年風力發電設備的增長速度看,要達目標似乎不太難。又美國具經濟價值的風力資源相當豐富,估計潛力在每年8000 GW左右,故要生產300 GW非無可能。當然,實際上能否達標,重要影響因素是源油價格及供應穩定性;若這兩方面情況愈來愈好,則風力發電等另類能源的大規模出現將遙遙無期。故美國已經有人提議政府按時逐步加稅提高能源價格,人為地製造誘因促使市場發展另類能源,以同時達到環保和能源戰略安全這兩個目標!

如所周知,中東政治局勢強烈影響原油供應,故不少歐洲國家早已與俄國發展關係,取得部分所需;但俄國和歐洲之間,政治猜疑總是很大,歐洲各國(其實還包括美國)因此決定大力發展「第三管道」,試圖從中東及俄國之外的其他地方取得能源。中亞各國之中的阿塞拜疆共和國有豐富石油蘊藏,而且政府比較親西方,歐洲國家於是和此國合作,築了一條輸油管,從阿國首都巴庫(Baku),通過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Tsbilisi)進入土耳其,直達地中海沿岸的杰伊漢(Ceyhan)港,國際上稱為BTC輸油管。此管於零二年動工,零五年落成啟用,全長一千七百多公里,世界第二。俄國對西方斥資興建此管一直耿耿於懷,日前與格魯吉亞開戰時派戰機轟炸的,便是此物(註二)。可見,儘管歐美有此繞過俄國及其他親俄諸國(如白俄羅斯)的「第三管道」,能源供應還不能算很安全穩定,故發展其他種類的能源,依然很有必要。俄國和各中東產油國一樣,既要輸出石油賺錢,因此不會敞開供應,但如果把供應搞得太緊張,油價長期過高且供應量太不穩定,西方各國毅然走上發展另類能源不歸路,則石油輸出國坐擁的「黑金」將很快大幅貶值。此局面豈後者所欲見?故俄國今次出兵格魯吉亞,好好「教訓」了該國一下之後,還是有所保留,宣布停火並願接受聯國維和行動。這或可稍安西方能源輸入國之心,但這些國家經此一嚇,發展另類能源的動機只會更加強烈。長遠看,這對世界能源供應均勢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註: 《20% Wind Energy by 2030》, U.S. Dept of Energy, May 2008; 八月十三日本欄文章指俄國供應歐洲的石油一部分經過格魯吉亞,此說有誤;經格國的輸油管是BTC,所運石油是阿塞拜疆裏海油田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