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8

練乙錚:真相還未釐清何可告一段落

【信報-香島論叢】梁展文事件高潮迭起,主角上周六凌晨一時正式宣布與新世界中國地產無條件解約;這邊廂做出如此好球給特區政府解套,當權派當然抓緊機會試圖扭轉局面,故緊隨特首周六發言表示「無實際需要」重估公務員事務局審批過程是否不當,曾鈺成高談成立委員會討論機制改革,盡量把大眾視線引離火線,葉劉淑儀則急忙表示事件暫時告一段落;一些傳媒,包括敝報新聞報道,亦持此說(見周六本報頭版頭條圖片說明及報道前言)。不過,筆者估計此事件方興未艾,「告一段落」論,言之尚早,政府短期不易脫身;而事情本身加上連日來的各種前台發言、幕後搞作,可疑之處反而增加了,故社會人士實應繼續深入討論,政府更不能為了替自己解窘、替高官保住利益,而把先前承諾進行的審批重估因「無實際需要」而強行終止。

特首周五發言,指公務員事務局在處理梁展文的任職申請及向離職公務員就業諮詢委員會提交的文件中,「沒有提及」梁展文曾參與處理紅灣半島一事。這也許是「事實」,但正式公文中沒有提及,絕不等同政府內部沒有討論。俞宗怡強調決定是自己做的,沒有向她的上司們「請示」,也不等於各司長、特首、行政會議沒有討論、談起、提及此事。政府愛玩文字遊戲,在「沒有提及」、「沒有請示」後面,可能隱瞞了大量不可告人的真相。我們要確切知道的是,(一)司長、特首、行政會議各自在哪一天初次聽到、知道有關梁展文的申請;(二)各司長、特首、行政會議在審批過程中有沒有正式或非正式地提及或討論此事;(三)在審批過程中,既有常秘麥齊光就紅灣半島事指出當局要留意市民反應,為何俞宗怡局長仍說她在審批過程中「沒有考慮」此關鍵之點?這裏有一個更隱晦的文字陷阱:既有麥常秘的提醒,俞局長說的「沒有考慮」(did not take into consideration),當不是一般人以為的「沒想起過」或「不曾意識到」(did not think about或was not aware of);一個人可以知道、想過一件事,但在做決策時也可完全不予考慮,二者並不矛盾。按筆者經驗,政府官員遣詞造句從來十分小心,故俞局長其實應清楚解釋的是,為什麼她在經人提點之後,依然不在審批過程中考慮該問題?整件事用「粗疏」二字就可解釋麼?

事件之未可言了,除政府還未披露上述資料(及其他與事件有關的一切政府內部討論詳情)之外,還因諮詢委員會的討論內容依然欠奉。此事涉及整個政府管理機器的誠信,委員會不應慣常地躲在「決議過程不能公開」後面。根據正式工作程序,委員會是在收到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轉交的申請材料、各有關政策局局長等的意見、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本人的意見,才進行討論的,故委員會除了備詢之外,還負有重要的審查、制衡功能。如此,委員會有責任公開說明:(一)在審議過程中,有沒有討論紅灣半島事?(二)有沒有質疑俞局長為何沒有把紅灣半島事作為考慮因素之一(事實上是最重要的考慮因素)?(三)如果此二點之答案是「沒有」,那是為什麼?如果是「有」,則委員會最終憑什麼理由建議局方批准梁展文的申請?很明顯,委員會沒有盡好把關職責,反以自己的影響力和政府的行政權「合作」,到頭來令政府尷尬萬分,令社會失去和諧。如此,委員會實應由主席彭鍵基法官帶領,集體請辭。政府方面,更應就此委員會失去獨立性和制衡作用,切實檢討好幾年來任人唯親的錯誤政策──把大量聽話的「自己友」安插在各委員會和諮詢機構之內、把原來很多不那麼聽話的人視為異己分子逐步鏟除。政府在「七.一」遊行之後開始實行此表面很民主、實乃「一言堂」的政策,如今嚐到苦果。

香港回歸前夕,政府待己從嚴,以之對比現時做法,便可知特區政府管治方面退步。九六年七月,港英政府突然宣布時年五十五歲的人民入境事務處處長梁銘彥退休,並即時開始退休前休假,引起轟動。九七年一月,梁應立法局傳召發言之時,指自己無故受政府迫害,被指財富與官職不相稱,遭廉署調查,最後被迫提早退休。政府隨即回擊,由時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林煥光披露詳盡資料,證實梁銘彥隱瞞多項與職位有利益衝突的個人投資活動,嚴重違反公務員守則。立法局議員在閉門會議中聽取林煥光的詳盡報告之後,無論派別,都完全同意政府對梁銘彥的指控,認為他的品格、操守和判斷力皆有嚴重缺陷,政府以利益衝突和欠缺誠信為由迫令他退休,完全合乎情理。值得注意的是,當年港澳辦主任魯平亦主動要求港英政府不僅應向中方、還應向市民解釋此事(筆者於九七年一月十一日撰寫本報社論對中方此態度予高度評價)。正是由於港府當年如此嚴於律己,公務員於過渡之際獲整個香港社會高度信任,使回歸過程平穩、順利。同一批高官,前後十年處事態度竟有此霄壤之別。撫今追昔,特區政府聲望每下愈況,就不難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