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8

練乙錚:中國根生亞洲情 AIG不敵次按

【信報-香島論叢】次按為禍,幾天之內,美國金融業面目全非,原來五大獨立投資銀行已去其三,只剩下高盛和大摩;貝爾斯登年初出事,被 JP Morgan 收購,上周末美林亦自動「賣身」予美銀,雷曼兄弟則宣布破產重組,昨晨更慘被「肢解」,公司所有「乾淨」部分被英國巴克萊銀行以十七點五億美元賤價買起(去年公司市值四百五十億)。此外,本月初,佔全美房貸總額一半以上的「兩房」被政府接管;昨日,全球最大保險業集團AIG宣告不支,經美國政府同意,由聯儲局紐約分局提供八百五十億美元為期兩年的貸款救急,公司則向政府交出八成控股權。

美國財長保爾森前天才信誓旦旦說不會用納稅人的錢打救雷曼兄弟,任其破產,昨天卻忽然斥公帑搶救AIG,如此翻雲覆雨,著實令美國政府信用受損。不過,AIG並未就此脫離險境,因為美國政府並非把公司國有化,而只是替它爭取一些時間,出賣旗下部分資產以應付各種到期債務及付款支出;而且,貸款條件相當苛刻,利率是三個月LIBOR+8.5%,以昨日數據計,即十四、五厘左右,無怪一些《華日》網民大罵聯儲局變了「大耳窿」。此外,AIG高層悉數解職,總裁改由另一大保險集團 Allstate Corp. 前一把手擔任,美國政府更有權否決董事局向股東分紅的決定。這些安排,能否保障納稅人的利益,還要視乎AIG手上到底有多少「有毒資產」以及今後兩年內的業績。論核心保險業務,AIG一向十分出色,旗下國內保險業子公司皆受各州政府嚴格規管,基本上沒有問題,非核心業務飛機租賃公司ILFC更是AIG的「現金乳牛」;出問題的是母公司的「金融產品部門」,此部門二十年前由前任總裁 M. Greenberg 財迷心竅出主意成立,專售各類衍生產品如現今聲名狼藉的CDS等(詳見昨文),真正是搞壞整鍋粥的那顆老鼠屎。

不說不知,AIG此百年老店,一九○二年在上海成立,筆者對之有特殊好感,因為公司創辦人 Cornelius Vander Starr 的私人基金會,多年來多次大手筆捐助筆者大學時代就讀的母校 Carleton College 的亞洲研究和教學活動;○六年最近一次捐款五百萬美元,資助三十多名亞洲學生在校四年費用。 Starr 是個傳奇人物,一八九二年生於加州,中學畢業後幹了幾年汽車保險經紀,二十六歲時短暫參軍但不如意,獨自一人跑到日本打工,一年之後到上海,創辦美亞保險公司,即為AIG的前身;公司在中國的業務發展得很好,之後生意逐步推廣到亞洲各國、拉美、歐洲、中東等地;一九四九年中共當權,公司總部才由上海遷至紐約。由於 Starr 在中國和亞洲發迹,所以他對東亞有一份特別感情。一九五五年,他成立了私人基金會 C.V. Starr Foundation,大力捐助東亞教育事業以及推動亞洲和美國之間的學術交流。全美最大兩所東亞圖書館,一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另一在加州大學栢克萊校區,都冠以C.V. Starr 的名字,藏書量都接近百萬冊,中文圖書尤其豐富;後者的建築物,還是基金會出資興建,今年春天才落成,據筆者一位朋友在該校就讀的兒子說,圖書館美輪美奐,設備一流,一進去就不想出來。筆者再在網上搜索一下,得知基金會資助東亞學術,並不止於上述三所大學,其他名校如耶魯、Middlebury 等的亞洲學系,都是基金會的受惠者。AIG於二千年時按資產總值計是全美第六大上市公司,基金會也身價不菲,資產總值三十億美元,是美國最大的私人基金會之一,○五年排名十四。

Starr 本人於一九六八年去世,死前數年把公司交付下屬 Greenberg,後者把公司在美主要業務從個人保險改為商業保險,十分成功,可惜野心太大,最終把公司發展帶上歪路,自己更被紐約州檢察官控告侵吞公司資產,至今還有幾宗官司纏身,○五年被迫交出AIG的總裁寶座,不過仍然分別是 C.V. Starr Foundation及C.V. Starr & Company 的主席和總裁,後者擁有大量AIG股票,最近事發之前還是AIG最大股東。Starr 可謂所託非人?

岔開去了,話說回頭。次按危機無疑與前幾年信貸過分寬鬆有關,此點與金融史上所有經濟泡沫現象一致,並不新奇,但其出現的具體原因和方式,卻可堪玩味。可以說,這個危機是美國政治上的民粹主義和經濟上的極端利己主義的合成物。次按氾濫,有其「供」與「求」二面原因。美國左翼政客和活躍分子打着「照顧低收入人士置業自居」的幌子,成功迫使商界同意批出各種不符按揭市場慎重原則的多種優惠按揭(見去年十二月十日本欄文章),此乃次按成災的「求」方根源。既是經濟民粹主義,一般應受商界抵制,但剛巧此類按揭遇上地產牛市順境,信貸過分充裕苦無出路,華爾街的MBA兵團腦筋一動,搞出各種創新財技與之配合,令各金融大戶賺錢賺得如癡如醉,不僅不反對這種民粹主義產物,反而變本加厲大力推銷;如此強大「供」方,於短短數年間把整個地產金融市場泡沫化,最終為禍全球。大家留意美國今年總統大選,兩黨候選人無一以次按危機作彈藥攻擊對方,原因就在於:民主黨的民粹主義傾向,加上共和黨商界精英的極端利己主義,猶如供求曲線相交,得出的平衡點就是這個次按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