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7

安徒:給我一個投票的理由

今天是投票日。

不過,要大多數登記選民真的提得起勁去投票,恐怕還要一個清晰的理由。

這不單因為這次是一個失焦的選舉,一個形勢相當混亂的選舉,還因為這是一個讓香港當權有勢的力量,企圖「亂中求勝」、「混水摸魚」、「偷換概念」,以謀取前所未見,也不應得的合法性的選舉。

一向以來,政府的宣傳都強調,投票是「盡公民責任。可是,香港的公民,究竟具備哪一種形象呢?只要你回想一下多年以來看過的宣傳片就會記得,大多數角色都像活在一個沒有人間煙火的水晶世界,無憂也無慮,沒有什麼問題要透過政治去解決的「非政治公民」。

他們也從來沒有在不丟垃圾,飯前洗手,消毒要用一比九十九的水平之上,展現更高的「公民」形象。

投票不是買鞋食叉燒包

今年,這個「非政治公民」形象,就在幾輯新的政府宣傳片內,進一步把「投票」帶進民間日常生活,把投票行為等同為茶樓揀點心,女士選皮鞋一樣的消費行為。可以見得,香港政府只想把選民塑造成快樂無憂的消費者,進而把政治及公共事務,和私人消費尋樂的界限模糊化。

如果選立法會議員,和選雞紮、叉燒包和蝦餃是同一種經驗,依據同一套道理,那麼投錯了一個人,選錯了一個黨,和錯買了一個爛蘋果,看來也只是同一回事,沒大不了。市民當政治是逛街購物,投票是買生果,也就不會對政治期望過高,也不會對自己作政治選擇的責任看得很認真。早前有論政節目主持人,定義「政治」為「期望的管理」,可謂深得香港這套新管治愚民術的意識形態精粹。

沒有茶客會細思雞紮、叉燒包和蝦餃之間的分別,沒有消費者會追究選了一個爛蘋果的責任,香港理想的「公民」,就是這些不會了解什麼是「公民」的「政治責任」的人。香港當權有勢的力量,心中理想的「守法公民」、「熱心公益公民」,說穿了就是不知政治為何物的公民。他們不會深究自己每一個政治的選擇和行為,都負有集體的責任,對未來和後代的生活環境和精神面貌,有莫大影響。然而,香港版的所謂「公民責任」,也就是「沒有消費之外的其他責任」!

「偉大領袖毛主席」說過: 「幹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香港手持一票的選民也應記: 「投票不是買鞋食叉

燒包!」

政黨混淆政治立場區別

所以,如果你真的像政府宣傳一樣,認為投票就僅僅為了「盡公民責任」,而沒有考量自己投票選擇的深遠意義和後果,我想你還是應該三思。因為,在你以為「有得揀就已經是老闆」的時候,你可能正好忘記了要去問,除了飲茶之外,關於政治,我們其實還應該,還可以做些什麼。

如果政府有意混淆「消費」與「投票」的區別,大部分香港的政黨也混淆它們的政治立場的區別。原來左傾的在選舉中努力向右移,原來極右的,也紛紛扮作向左轉,富貴黨派也辯說他們為民請命、關顧基層。如果嫌「反通脹」大義凜然無人敢反對, 「為中產發聲」又有何不像向人人「恭喜發財」般無聊空洞。

今日,香港沒有任何一個黨派,不支持民主普選,個個都說支持最低工資, 「核心價值」人人琅琅上口,齊齊高唱「與中央溝通」。當香港人普遍把是非標準含糊化,價值判斷彈性化,政治立場搖擺化,香港的政黨亦尾隨群眾之後,以「人人討好、討好人人」的民粹主義方式,迎合「民主大潮流」。

公眾議題的含糊化,立場標識的空洞化,說明的是香港雖然有多個政黨,但實質上都是躲在群眾背後,不敢開罪群眾,以致隨民意飄浮,討好一種含糊,甚至自相矛盾的民意。

大石壓死蟹的權勢分布

過去二十多年,如果說因為基本法草擬、中英角力、九七主權移交,以及董建華施政失誤和普選問題上,曾經展開了一種政治原則的分歧,和路線方向對抗的話,今日香港政治,卻不幸地一同聚攏到同一套「民粹主義」的操作原則底下。

民粹主義的一大特色,就是以含糊而不予認真界定的辭彙,在任何時刻都想討好大多數,而不理會大多數是否站在正確、正義的一方。民主政治之所以有可能淪為政客政治,正因為民粹主義的操作邏輯,壓倒一切。

香港定於二○一七年普選特首,當權有勢之陣營正準備早先機,以一個「鳥籠化」的普選程序,為謀取一個自己能玩弄於股掌之中的「普選合法性」,作十年過渡的準備。

選戰的失焦化、政治遊戲的平庸化、政黨政客的民粹化……這一切都有利於當權有勢的一方,進一步宰制大局,因為他們的目的,僅在於在廣大選民都方向迷失、判斷能力下降、充斥民主口號的仿擬、複製和贗品的亂局之中,混水摸魚,騙取你手中的一票之餘,還要告訴你:你作為「公民」的「責任」已經完成!

所以,如果你在選戰當中,被淹沒在眼花撩亂的新面孔、新形象、新品牌的宣傳當中,不知如何選擇,那不要忘記,他們極大可能,只是同一股力量在背後,針對新的市場變化而推出來的政客商品。香港政治權勢分布的「大石壓死蟹」局面,始終如一。

投不投說出政治的理由

如果你也被選舉論壇中的叫罵、互踩、人身攻擊的指控和反指控弄得暈頭轉向,不是味兒,消減了去投票的意欲。那你也應該冷靜想想,那種把局面搞得愈髒亂愈好的選舉制度設計,包括那個鼓勵分裂內鬨,名實不符的「比例代表制」,正正想誘導出你這種「反政治」、「厭政治」,投票是浪廢時間的「犬儒」情緒,想你接受索性將一切交給「阿爺」拍板。

所以,如果你放棄投票,也是以另一種方式,完成了香港當權有勢者設計當中, 「非政治公民」的理想使命。

莎士比亞筆下的哈姆雷特口中: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

香港選民今天的困惑是:去投票,還是不去投票,這就是問題所在!

你去投票的話,請給你自己一個「政治」的理由,說明作為一個有責任感的香港公民,作出過明智的「政治」判斷。

你不去投票的話,也請給你自己一個「政治」的理由,說明你的精明、省勁,為什麼不是一種被「設計出來的冷漠」所愚弄。

我會去投票,因為我缺乏一個理由,說服我可以旁觀讓當權有勢者「混水摸魚」而不作些微抗衡和異議,何我們中間,還欠一個能有效展現公民抗命的廢票運動。

今天的一票,大抵不能創造、也不能見證什麼歷史,但也非只無奈地以現在完成時態,終末了你的所謂「公民責任」,而是一點無聲而蓄勢待發的反抗,抗衡這「設計出來的政治冷漠」——如果你也能給出一個投票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