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9

蔡子強:選舉要靠上帝擲骰子?


【明報】周日晚,當大家得悉地區直選投票率只有45.2%,遠遠低於上屆的55.6%,只與2000 年的43.6%相若時,沒有那些人(包括泛民自己)對泛民的選情感到樂觀,因為傳統智慧告訴我們:高投票率對泛民有利,反之,則情堪虞。事實上,2000 年投票率只有43.6%,當時泛民的得票率只有57%,為回歸以來最低(表一)。

再加上票站調查傳來余若薇、何俊仁、湯家驊等告急的消息,泛民一時間愁雲慘霧。

但是隨選舉結果一個一個揭盅,泛民發現自己在直選中竟然拿到19 席,還要較上屆多拿一席,泛民不禁大喜過望,究竟是何原因呢?

如果再進一步統計得票率,大家會發現,泛民的得票率原來沒有如何大跌,沒有因低投票率而被大舉拖低,竟然還有59%!與上屆的60%相若,只是稍微低開(表一)。投票當晚我被記者問及時,我還估計結果會對泛民不利,如今我必須承認我的估計錯誤了。

再統計親中派得票率,今屆有29%,高於上屆的26%,當然,如果考慮到親中派有將部分選票配票給梁美芬和龐愛蘭,那麼親中派票源將超過三成。

黃金定律6:3:1 未有變2004 年立法會選舉後,於9 月15 日我在《明報》撰寫過一篇選後分析,當中的兩大結論,到今天仍然發覺管用。

首先,總結回歸後四次的立法會選舉,雖然經歷多次重大政治事故(例如「建華八年」、「七一」、以至「董去曾來」等),民主vs 親中vs 中間的票源,原來大致上都十分穩定,大概上是6:3:1,隨投票率的高低起伏,也只是有輕微的上落,例如投票率最高的2004 年,與投票率低的今年及2000 年比較,上落根本不大。這可說是港式選情的「基本盤」,一個十分穩定的結構。

第二,從這個穩定的選票結構出發,一般的選舉工程,其實成效十分有限,不會令你在短短兩個月內多了很多選票,在比例代表制最大餘額法下,泛民、親中兩大陣營未來最重要的決勝關鍵,可能就是如何在不同名單下進行「配票」,以在既有的固定票源下,獲取最多的議席。

泛民得票率今屆要較上屆低,但卻反而多得一個議席,原因就是選票在幾個選區都「僥倖」分佈得十分「靚」,十分平均,沒有怎樣浪費。

相反,建制派卻在幾區出現了選票「錯配」。最明顯當然是港島區,選前形勢已經十分明顯,建制派得票只夠拿3 席,兩張名單只能夠2:1 分配,但偏偏曾鈺成與葉劉淑儀兩張名單旗鼓相當,又各不相讓,最後僵持不下、難以棄保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兩張名單均只能取得1 席,並且浪費了大量的餘額票,讓泛民對手漁人得利。

同樣,在新界東,劉江華的得票率高達28%(十萬票),不錯是造就了一個票王,但如果當中只要五千票去了田北俊那裏,劉慧卿就會被壓倒。

所以雖然據悉親中陣營在投票日,扣起了一堆「死忠票」到黃昏才落指令押注、棄保,但從結果中看到所起的作用並不大。他們的主觀配票能力似乎被高估了。

泛民勝算靠望天打卦

問題是泛民今次「分票」分得漂亮,卻也不是出於自己什麼的神機妙算,又或者策略部署,大家見到的只是,選前一個星期泛民各張名單爭相告急,章法大亂,互相踐踏。但結果卻如「上帝擲骰子」般,神奇的令他們大部分名單剛剛夠票勝出。所以他們選後實在應該「還神」。

儘管泛民╱親中的選票對比沒有大變,但值得一提的卻是陣營內的變化。社民連這股激進基層路線今次選舉在泛民中異軍突起,不單由兩席增至三席,加進了一個重炮手黃毓民,而且其全港得票率有10%,竟然直迫當時得令的公民黨之13.7%,實在令人刮目相看。議會中多了這股新勢力,不單會令政府與泛民在政改中達成妥協的難度大增;再加上工聯會添加一席,自由黨在直選戰線中遭受重挫,全軍覆沒,都會令議會在民生、勞工議題上的取態更加強硬,曾蔭權將大為頭痛。

比例代表制最大餘額法原本是北京設計來限制民主派大黨(即民主黨)的發展,現時卻反而成了激進政治勢力抬頭的溫,令他們反過來更頭痛,不能說不是一個反諷。

(筆者在統計時,把勞永樂歸入泛民;只把民建聯和工聯會歸入親中;葉劉淑儀、梁美芬、龐愛蘭和自由黨歸入中間。讀者對此或許未必同意,在參考本文數據時,請自行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