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6

練乙錚:雷曼美林不敵次按大浪淘沙又一輪迴

【信報-香島論叢】中秋長周末,港人歡度佳節,筆者絕不免俗,攜大量平生至愛甜品──月餅,偕數位好友駕帆船到新界東北角之印洲塘賞月,起程之初,大家懶懶散散,因為天文台預測吹「微風」,怎料中午稍後,日變風驟起,吹得船身傾側、浪花濺上甲板,大家慌忙減帆降速;穩住局面之後,船上各人縱歡笑如故,也再不敢怠慢;不過,此乃「小意思」而已,翌日興盡回航返家之後才知道,同時的紐約華爾街,同是周末,吹的卻是威力有如卡特蓮娜的五級金融旋風,全美財經巨擘聚在紐約市聯儲分局堅如堡壘的大廈裏比晝作夜開緊急會,最終作出幾項轟動世界金融市場的決定:(一)雷曼兄弟控股公司宣布向美國破產法庭申請重組保護狀(“Chapter 11” protection);(二)美林證券宣布同意由美國銀行以每股二十九美元的價錢收購;(三)原本是全球市值最大的美國國際集團AIG(旗下包括設在香港的美國友邦保險AIA),宣布二度集資一至二百億美元以應付各類緊急資金需求;(四)全球十大商業及投資銀行聯手出資成立一個七百億美元的救市基金,隨時貸給資金周轉出現危機的金融大行;(五)美國聯儲局決定再次放寬對成員銀行貸款限制,接受包括較高風險的股票證券作抵押品。此等消息傳出後,各國央行和市場反應強烈,歐洲央行和英倫銀行率先宣布分別以三百億歐羅和五十億英鎊作額外的流動性保證資金;亞洲各股市周一有開市者,跌幅都在百分之二至五左右。至於美市,開市後一小時,杜指跌了百分之二點八,納指跌約百分之二,似乎未達恐慌程度,不過,雷曼兄弟股價則從星期五收市的三點六五美元跌至三角,跌幅九成有多,AIG則跌近五成;反而美林因為「名花有主」,股價逆市而升達三成,但美林的收購者美銀則因為把美林的風險全數揹上身,股價跌一成多。周末的消息傳出後,這些都是意料中事。

雷曼是老店,一八五○年由德國猶太裔移民亨利.雷曼三兄弟在美國南方阿拉巴馬州的蒙哥瑪利市成立,最初只經營乾貨零售;由於當地盛產棉花,雷曼接受以物易物,以收集得的棉花為基礎開展了棉花期貨生意,其後更以此為正業。美國南北戰爭前夕,棉花期貨市場從南方北移,集中到紐約市,雷曼的商業活動便跟着轉移到紐約;一八七○年,紐約期棉交易所成立時,雷曼是董事局成員之一。此後,公司業務從期貨買賣轉到證券交易,並在二十世紀初變身成為投資銀行,夥拍高盛一起推介上市的公司包括Sears, Woolworth, Macy等百貨公司,以及汽車行業的Studebaker, B.F. Goodrich等,都是後來的名牌。雷曼業務並非一帆風順,三兄弟物化之後,公司內部紛爭不斷,經幾度合併,於八四年由美國運通收購,重組後於九五年分拆售給Primerica,翌年再分拆上市,是為雷曼兄弟控股公司,○一年由老臣子富爾特(Richard Fuld)出任總裁,牛市數年期間,風頭一時無兩;○六年,美國《機構投資者》雜誌選他為資產管理行業行政總裁之首,○七年年終分得花紅二千二百萬美元,今年卻因為次按風暴,整間公司也賠上了;牛市英雄,原來如此,可謂浪得虛名。

大家記得,今年三月,同行的貝爾斯登(Bear Stearns)亦遭沒頂之險,但當時聯儲局撥三百億貸款資金予J.P. Morgan收購貝爾斯登,公司易手之後能繼續存活(見本欄三月十九、二十日文章);但這次雷曼兄弟出事,美國財政部長保爾森和聯儲局的貝南奇卻執意見死不救,是何道理?原來當日聯儲局拯救貝爾斯登之後,已有「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之決心;蓋企業出事,咎由自取,政府挽救不得,否則以後其他大企業見政府心慈手軟,便會有恃無恐追求高回報而無視正常風險管理,引致所謂的「道義走險」問題,最終危害整體經濟。但美國政府此決心在九月初「兩房」出事之時未見充分體現,「兩房」只由政府接管,並未判以清盤極刑,是「中間落墨」而已(見本欄八日文章)。這次雷曼兄弟出事,有關當局不再遲疑,決定不再伸手協助打救,故最初有意收購雷曼兄弟的美銀和巴克萊銀行,周六都打了退堂鼓,雷曼兄弟終於難逃一劫。

美國金融大戶接二連三出事,次按引起的危機似乎到了「戲肉」階段;這是否意味資本主義金融秩序真正陷入前所未有的災難處境,從此衰落?筆者的看法未如此悲觀。如果雷曼兄弟破產將導致整個西方金融秩序崩盤,則美國政府和聯儲局斷不會見死不救;此是樂觀理由之一。此外,收購美林的美銀是商業銀行,涉次按資產不多,購得此投資銀行之後變成「大而全」,實力或足與花旗集團一決雌雄。投資銀行本來的「五大」,在貝爾斯登和美林分別被收購、雷曼基本上走上破產之路之後,只剩下高盛和大摩。大浪淘沙,一雞死亦必有一雞鳴;此即經濟理論大師熊彼德(J. Schumpeter)的資本主義創造性毀滅循環論之最清晰體現也。馬克思當年觀察到資本主義經濟有周期,更預言此種周期一浪高於一浪,最終將令整個資本主義體系沒頂、社會主義代之而興;但此說百多年來並未得以實證,而社會主義卻煙消雲散。此次次按引致的金融風暴,不外是創造性毀滅的又一輪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