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9

練乙錚:力保出口旺盛謀求半軟着陸

【信報-香島論叢】這幾天的金融消息多得看不完,在美國蓋過總統大選,在香港蓋過蒙牛奶品,筆者或以自己觀點,替大家稍作梳理。消息雖多,不外三類,一是各國央行特別是美國聯儲局的行動,二是有關金融市場整體狀況和個別問題公司的報道,三是金融領域動盪有否影響實體經濟如引致消費萎縮、失業率上升等。本月金融領域重大事故轉趨頻仍,一些央行忙於救火,可幸還未認真燒到實體經濟,火災第一現場美國,去年第四季出現負增長,今年首季恢復,第二季更意外加速,現在是第三季末,雖一度有極高油價衝擊,大概還過得去;上周的失業數字攀升,完全是德州颱風肆虐引起。不過,估計從本周起,陸續有金融機構倒閉、裁員,定必降低消費信心、進一步影響樓市,故第四季要力保不失,還得有點運氣。概乎言之,美國金融風暴颳了一年多,實體經濟還勉強撑得住,不少分析家都有點意外;現時美國經濟唯一熱點是出口旺盛,難道憑此即可化險為夷?筆者縱慣於逆向思維,對此問題亦不敢樂觀。

昨日最重要的央行消息有兩個。首先,美國聯儲局年初結存八千億美元,經一連串搶救金融企業行動之後,只剩四千八百億,如果「兩房」和AIG用盡聯儲局應允的臨時貸款額(「兩房」二千億,AIG八百五十億),則只剩下二千億不到,再有大公司告急的話,儲備隨時見底。有見及此,保爾森昨天拍賣國債(即向投資者借錢)一千億,並將此數轉到聯儲局戶口。說來奇怪,美國政府要籌一千億,不僅手到拿來,拍賣結果,需付息口竟是一厘以下,接近零。然而此非好事,不過反映手頭上還有錢的投資者都高度戒懼,不作其他投資,只敢購買傳統低風險的美國國債而已,人人如此,政府借錢自是不費吹灰之力;事實上,三個月國債孳息前天一度跌至負值,反主流經濟學家克魯明驚呼:「這是一九二九年大蕭條中也未曾出現過的;作為好奇學者,我給迷倒,作為國民,我嚇呆了!」可見市場緊張狀況。投資如此謹慎,消費還會大手嗎?士急馬行田,聯儲局借得此款,可解燃眉之急,其他暫時管不上,況且如果在金融市場穩住陣腳,則實體經濟還有機會繼續支撑下去。

其次,就是聯儲局向世界各主要央行以貨幣交換方式提供高達二千四百七十億美元現金,以資應付世界各地銀行的短期美元貸款需要。奇怪,美國政府救市資金有見底之虞,為何還要照顧別的國家?原來,上周美國幾大金融機構出事後,全世界所有銀行之間的同業借貸息口飆升,交易幾乎停頓,多數銀行有錢也不借出,因為怕對方擁有太多次按或其他「有毒」衍生工具資產,一旦宣告不支,借出的錢便回籠無望!大家知道,銀行每日結餘須符規管條例中的資本充足率,若某日支出過大,同業又不肯借錢補足,只能有求於央行,央行便得有足夠短錢借出。現時美國經濟純靠出口撑起,外國公司要買美國貨,須有美元在手支付,故外國銀行必須有大量美元墊底,方能應付客戶需要;美國聯儲局向各國央行輸送美元,正正是因為要保證美國出口維持暢旺。效果如何呢?歐洲美元 LIBOR 三個月息口依然有增無已,隔夜息口則已從五厘高位回落一點二個百分點,略有起色,但距離近月正常兩厘水平還遠。

長夜漫漫,次按風暴何時了?已故MIT金融經濟史專家 Charles Kindleberger 對經濟泡沫出現過程作過一般描述:第一階段,泡沫還未真正形成,此時信貸充裕,市場陽光普照,逐漸亢奮,專業投資者理性認為資產將有可觀回報,大膽入市;第二階段,市場進入瘋狂狀態,炒家起哄,資產價格飛升,出現「師奶市」(Kindleberger 用的字眼是「引得淑女和牧師雀躍入市」);第三階段是恐慌,此時資產價格高處不勝寒,搖搖欲墜,人們急於離場,出現混亂;第四階段就是狂瀉,一發不可收拾,公司倒閉,投資者橫屍遍野。按此階段劃分,美國樓市和金融也許到了周期最後階段之初──狀況混亂,一些大財團不支,不過,狂瀉還未真正出現。這到底是時辰未到,還是貝南奇和保爾森手握調控槓杆,還未失控,有望沿目前軌迹來個「半軟」着陸?貝南奇的一位學術研究拍檔、紐約大學經濟教授 Mark Gertler 說:「是次風暴威力直趨一九二九,但現代財經官員和央行行長手中工具,非八十年前可比擬,故結果如何,尚難預料。」這是比較中肯的看法,亦即還沒有看法。筆者現時態度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