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4

練乙錚:功名富貴似假幻真賬面損失什麼回事

【信報-香島論叢】十七屆三中全會開過了,主題是農村改革,但也涉及世界金融風暴和中國的政策反應,以及一些黨內人事問題。後者焦點是撤銷于幼軍的中委資格、留黨察看。于長期在廣東工作,二千年初任省委、深圳市委副書記、市長;這次出事原因,據說就是他在深圳工作期間手腳不乾淨,串同某位廣東省政協港區常委搞嚴重貪腐。那幾年,筆者在特區政府工作,董特首每次到內地公幹回來,總是在我們幾個人面前對國內領導幹部讚不絕口:有魄力、肯承擔、高瞻遠矚……;他常常稱讚的內地官員之一,就是于幼軍(此事見零五年拙作《浮桴記》第十一章最後一節)。董先生當年總認為本地一眾公務員部長做事因循、難有作為,看不到他們在體制下奉公守法絕少以權謀私的優點,正正是不少內地「大有為」官員所無。

三中全會的決議文,還提到要以「擴大國內需求特別是消費需求」,以應付「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加劇,全球經濟明顯放緩」帶來的威脅。一直以來,中國國民平均消費率很低,只有三成多,所產物品很多都供外國人消費以賺外滙;如今外人消費減弱,國人如不替代他們消費自己生產的物品,中國經濟必定大幅放緩,引致失業等各種問題。不過,內地現在已經不搞計劃經濟,政府要增加內需不容易;且不說年來內地股樓市都狂跌,人們消費意欲下降,就以珠三角一帶的實體經濟情況看,大量中小企業近來因人民幣升值、工資和原料漲價、勞資糾紛嚴重等原因,面臨倒閉厄運,老闆和僱員都朝不保夕,除非政府大手筆作無限期失業工資保障,否則消費下降,在所難免。面對內外需求萎縮,企業投資當裹足不前;如此,總需求四者損其三,只剩政府消費一項可隨意操控。一般而言,政府消費當中,最受各地官員支持的,就是基建項目,除了因為對地方經濟有好處之外,還因為基建的油水又多又好撈,是貪腐最佳溫床,此點中外如是,而以日本特別嚴重(見本欄去年十二月十五日文章《基建投資為何壓而不縮?》)。若胡溫一聲令下作政策性基建投資的話,內地大大小小「土建國家」集團一定興奮不已,結果必是白象、碩鼠充斥!不過,既要保證經濟大局穩定,這種憂慮自是不能太多,而且,的確有很多基建項目應該強化、加碼,例如在地震或自然災害特多的地區,進行中、小學校舍加固或新建工程,就刻不容緩。拉闊一點看,中國的教育總開支長期偏低,佔GDP百分率比一些非洲國家如烏干達還要低,而投資尤其不足的,正正是邊際投資收益最高的小學、中學環節,故政府要增加公共開支,優先應莫過於花錢在基本教育。

論內需,不僅中國政府想刺激,西方政府何嘗不然,只不過後者為了穩住金融秩序,錢得用來搶救金融機構,無力兼顧內需不足的問題。西方的內需,這次還是得靠消費者帶動;不過,有人會問,全球資產價格狂跌,賬面損失以萬億計,投資者損失慘重,失業率攀升,哪會有人頭寸寬裕,可以帶頭逆市消費?要回答這個問題,先得搞清楚,所謂的「賬面損失」到底是什麼回事?人們失掉的錢到底去了哪兒?現舉最簡單例子說明。

設市場有三人。第一天甲有一玉,乙有一元,丙有二元;玉未在市場交易,無價。第二天,乙願以一元買玉,甲同意交易,玉有價,是一元;之後甲有一元,乙有一玉,丙有二元。第三天,丙願以二元買玉,乙同意交易,玉價成為二元;之後甲有一元,乙有二元,丙有一玉。總財富增加了嗎?論實物,其實沒有,因為在任何一天,三人總共都是有一玉和三元。所不同者,是玉的「價格」高了,但所謂「價格」,無非是最後一個買家願出的錢。玉價從零變二,就是「賬面財富」增加。如果到了第四天,丙不想要玉,回售給願以一元買入的乙,之後,這一天的「資產市場賬面損失」是一元,因為玉的「價格」已由二元跌至一元。再看這一天交易過後三人的總財富,無非還是一玉和三元,此三人要作其他消費(如以實物向此市場以外第四者買米),總購買力由始至終未變。不過,如果大家看清楚,這四天裏,每人的財富分配都不同;最慘是丙,本來第一天有二元,第四天卻只有一元,是淨輸家,此丙亦往往是傳媒聚焦對象!

一般而言,玩任何資產市場遊戲,資產的「格價」(即最後一次買入價)可以變來變去,但「真錢」(cash)的總量守恒,分配不同罷了。現時國際金融市場上的「真錢」總量跟兩周之前比沒有變,新聞誇張的,是「格價」變化引起的「賬面損失」,以及「真錢」轉移之後,輸家的面部表情。真正購買力還在,只是分到不同人手中;由於大環境下的心理因素前後已經不同,新的有「真錢」人或不願意此時花錢。政府想做的,就是要把現時手上有「真錢」的人都引出來消費,但這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外國,都是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