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9

蔡子強:當辯論對手是一位女性


【明報】一位女性參與電視辯論有何優勢?美國史上首位(兩黨)女性副總統候選人費拉羅(GeraldineFerraro),曾如此向兩位訪問她的記者說:「could hit (George Bush) as hard asshe liked, and he would not be able to returnher fire in kind for fear of being cast asbully.」(可以隨心所欲的猛攻,而對手卻會因為怕被視為欺負女人,而不能動火)美國時間上周四,副總統候選人拜登與佩林舉行電視辯論。上周本欄已提過佩林這位「冰球媽媽」(hockey mom)的故事。辯論前很多人都在想,能言善辯的資深政客拜登,會否在其專長項目(如外交),對佩林窮追猛打,讓她盡出洋相呢?這也難怪,佩林在之前幾個電視專訪中,已經讓自己成了全國起哄的人物,她那只曉得顧左右而言他,甚至用諸如「you know」等字眼含糊其詞,接點一點頭當作問題已經作答,這些經典畫面,近日成了美國晚間「搞笑show」爭相模仿、揶揄的對象,令她人氣熱爆。所以,上台辯論?實有點令人膽戰心驚。

且,不久之前,舉行了今屆大選的第一場電視辯論,由麥凱恩對奧巴馬。賽後CNN 特地組織了一場panel discussion,請來名家分析和評論兩人表現優劣。一眾專家不約而同指出,麥凱恩的一個明顯策略,就是在辯論中把「參議員奧巴馬並不明白」(Senator Obama doesn't understand)這幾隻字一直掛在嘴邊,一共用了7 次,用來嘲諷對手,營造對手幼嫩、無經驗的感覺。

所以很多人都猜想,拜登會否「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結果卻教人大出意外。

好男不與女鬥

整場辯論中,拜登並沒有咄咄逼人,沒有如麥凱恩般,把對手佩林「doesn't understand」之類說話掛在嘴邊。他沒有直接向佩林發炮,反而把矛頭轉向麥凱恩,集中火力攻擊。原因相信是他怕給人恃老賣老、欺負女人的印象。

就算佩林將北約駐阿富汗部隊司令DavidMcKiernan,說成是McClellan,拜登也沒有直接指出其錯誤、又或者出言譏諷。佩林尖銳攻擊他有兒子當兵,卻支持奧巴馬在伊拉克駐軍撥款案投反對票,又指他對伊拉克戰爭的立場搖擺不定,拜登都沒有回應。到最後,佩林甚至向她的共和黨前輩前總統列根「偷師」,搬出列根當年那句辯論金句: 「Joe, there you go again, pointingbackwards again.」(你又來這一套,又向後看了),拜登亦只是報以一個苦笑。

結果,在麥凱恩對奧巴馬的第一場電視辯論中, 「doesn't understand」這種教訓式口,沒有助麥凱恩脫穎而出,反而在選後CNN 所進行的即場民意調查中,反被對手奧巴馬所壓過;相反,當拜登對佩林時,擺出慈祥、謙厚老人家的形象,沒有老氣橫秋、咄咄逼人,卻成功讓他避過跌落得失女選民的陷阱,在選後CNN 所進行的即場民意調查中,大幅度壓過對手。

David Gergen, 這位我曾多次提過,《Eyewitness to Power》( 《美國總統的七門課》)的作者,美國如今當紅的政治評論員,事後在CNN 網頁給拜登頗高的評價: 「andimportantly, he was never condescending towardher.」(重要的是,拜登沒有以為自己高佩林一

等)

電視辯論,從來都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取勝,但不是透過擊倒對手其實佩林並不是頭一遭,美國史上首位(兩黨)女性副總統候選人,是1984 年民主黨的費拉羅(Geraldine Ferraro),他的對手則是老布殊。

一位專門研究選舉工程學及總統辯論的學者Judith Trentz,曾如此分析和形容老布殊當時的處境,他必須在一個「aggressive attacker」(具侵略性的攻擊者)以及「passive lap dog」(溫馴供抱抱的小狗)中找到一個平衡點。老布殊的幕僚最擔心的是,口齒伶利的費拉羅會惹怒了他,令他暴露出其壞脾氣,所以他們給了老布殊最重要的一

個戰術建議:

「Your assignment is to win, but not haveher lose.」(你的任務是去取勝,但卻不是擊倒對手。)這當然是一個很困難的任務,尤其是費拉羅並不是善男信女,常常靜待機會惹怒他,例如在辯論中,當老布殊解釋國際政治和外交的複雜和兩難時,費拉羅把握機會施展「雷霆一擊」:「I almost resent, Vice President Bush,your patronizing attitude that you have toteach me about foreign policy.」(副總統布殊,你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還要教我什麼是外交政策的行徑,實在令我忍受不了。)縱使如此,老布殊還是捱過了這一關,在辯論中沒有激起太多的火花。辯論後,有記者把之形容為「classic campaign tempest in a teapot」(經典的茶杯裏之選舉風波),老布殊在輿論中稍為勝出,他心裏可能在暗笑,愈是「茶杯」,愈是其戰術上的勝利之道。

拜登盡得神髓

上周辯論後,翌日報章如此報道: 「美國近年最矚目的副總統候選人辯論,前晚(周四)舉行,但出乎意料沒有什麼火花,在非常客氣的氣氛下結束。共和黨的政壇灰姑娘佩林,沒有大出洋相,民主黨老將拜登,也沒有失言和咄咄逼人、給人批評的把柄。兩人都力求安全過關,結果變成一場客客氣氣的鬥嘴,難對選情泛起一絲漣漪。」大家可曾想過,這可能是一方經過精密計算的結果。24 年後, 拜登完全吸收了前述「Yourassignment is to win, but not have her lose」,這句戰術要訣的神髓,發揮得淋漓盡致。

但最後容我加插一句,雖然佩林沒有在對答上出洋相,但平時已經愛眨眼的她,今次在辯論中更變本加厲, 三番四次向鏡頭前的觀眾「單眼」,這樣的辯論「技巧」,恕我old fashion,實在不太受得了。(不過,話時話,其實我們香港也有位會在選舉論壇「單眼」的Reginababy)(想看看佩林在辯論中如何三番四次「單眼」的讀者, 可上網點擊http://hk.youtube.com/watch?v=eCunBErZZJE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