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8

練乙錚:出路在「一國兩區」與「兩德模式」之間

【信報-香島論叢】昨天談到北京「全國台灣研究會」副會長楊立憲九月撰文論述兩岸關係,重提「一國兩區」概念的可行性,並進而提議參考「兩德模式」。這是筆者印象中北京官方機構前所未有的大膽論述。台研會是中央對台工作重要智囊組織,今年剛好成立三十年,前會長程思遠、前顧問汪道涵,都是統戰系統中響噹噹人物;現任會長成思危,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政協委員,港人對他並不陌生。此會零二年組團訪台時,台方對口單位是「中華歐亞基金會」(後者英文名稱為 Foundation for International & Cross-Strait Studies,搞的主要是兩岸研究工作,港人或覺似曾相識,是因為曾牽涉程翔事件)。楊立憲身為台研會副會長,公開撰文當非表達個人看法或提供參考用的「腦震盪」材料,而是某種程度反映中央領導現階段定見。

大家知道,「一國兩區」最先是九○年李登輝提出的,北京當時根本不予理睬。馬英九於八八年任行政院大陸工作滙報組的執行秘書(此組即陸委會前身),九○年進國家統一委員會,協助制訂九一年出台的「國統綱領」,中心思想就是「依民主、自由、均富原則促進中國統一」。從時間上推測,李登輝在九十年代初提出過的「一國兩府」、「一國兩區」、「一個中國、兩個對等政治實體」等綱領性概念,背後一定有馬英九這個研究國際法的哈佛大學法律學博士的一番心血;由是觀之,今年九月三日馬英九訪南美,接受當地報紙訪問時重提「一國兩區」論,絕非偶然,而楊立憲文章同月在《中國評論》刊出,也非巧合,而是兩岸對此起碼已有初步默契!

然而,「一國兩區」畢竟是十八年前舊物,星移物換,台灣人今天的主權意識已經十分鞏固,再無法接受台灣只是中國的一個區的說法,故馬一提此說,台灣島內反彈強烈,當年主其事者李登輝也不收貨。當然,馬英九所謂兩區,指的實際上就是兩個地位平等的政治實體,與北京一直以來沿用的一元化領導之下的「一國兩制」中的一制,概念上完全不同;但台灣人不能接受如此含蓄隱晦的主權「論述」(實乃「非論述」),卻是意料中事。筆者估計,此政治現實,大概兩岸領導人已經談論過,所以才有楊文參考「兩德模式」之議。何謂「兩德模式」?

二戰之後,德國分東、西,蘇俄與西方關係緊張;五五年,蘇俄正式承認東德為主權獨立國,西德總理阿登納(K. Adenauer)立即還以顏色,宣布所謂的「賀爾斯坦原則」(Hallstein Doctrine)即認為西德是唯一代表整個德國的合法政府,任何外國承認東德都是不友善行為,西德將立即中止與這些國家的外交關係。(註)六、七十年代,蘇聯集團勢力如日中天,以色列及一些中東國家開始承認東德,西德感到強大國際壓力。六九年,西德總理勃蘭特上台,提出所謂的「新東向政策」,主張西德應通過接觸,影響並最終改變東德的政治體制;七二年,勃蘭特正式宣布放棄賀爾斯坦原則,接受外國對兩德雙重承認,並與東德簽訂《基本條約》(全名為「關於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關係基礎的條約」)。按中國國情而論,這個條約的核心內容對解決大陸與台灣之間的問題沒有現實指導意義,因為它不僅承認東西德是兩個獨立的政治實體,還明確承認雙方都是領土完整的主權獨立國家;有關統一問題,西德只在條約附件中說:「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榮幸地指出本條約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為在自願原則及在一個和平歐洲的狀況之下達致德國統一而努力的政治目的不矛盾。」(在德文裏,這個句子不算長!)此條約的基本觀念是「一個民族、兩個國家」,和馬英九、楊立憲說的「一國兩區」,顯然有很大差距。

但是,除此之外,條約中的其他條款,卻大有可參考之處:第一條正面提出兩德地位完全平等;第二條申明,雙方按聯合國憲章有關主權國之間的交往準則發展關係,即尊重對方的獨立、自主、領土完整、自決權、人權等;第三條聲明兩者之間的矛盾只能通過和平手段解決,不能使用武裝力量或武力威嚇;第四條雙方同意在國際事務上不代表對方、不代替對方行事;第八條同意互派公使設立永久辦事處;等等。所有這些,只要抽出完全獨立的主權國家概念,都是兩岸可以商談的論題。

比方說,楊文對「地位對等」的提法是負面的,即以不提為提:「雙方迴避誰大誰小、誰是中央誰是地方等敏感問題,為兩岸關係創造一個政治上的模糊地帶……以『大陸地區』與『台灣地區』互稱。這有利於兩岸進行平等協商」。很明顯,台灣要求的主權平等,不單是在開始協商時的潛前提,還得是協商最終的顯結論。這就不是楊文用的字面上的「一國兩區」意義那麼簡單。可能談得攏嗎?按西方的政治觀念定義主權和國家,便似乎不可能。但思想解放一點,也未嘗不可以。在中國古代,大一統的是「天下」,「天下」之下有「國」,故若提「一個天下、兩個國家」,已包含兩岸主權平等關係。中國古代的「天下」大約相當於西方現代的「民族」。由此重構「兩德模式」中的「一個民族、兩個國家」內涵,庶幾可洋為中用了。

註:賀爾斯坦是當時西德副外長,律師出身,曾任教德國法蘭克福大學及美國喬治城大學,五○年回西德,任職外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