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2

蔡子強:右傾國度


【明報】今屆美國大選的一場奇特風景,就是一直在民調支援度落後於奧巴馬的麥凱恩,因為挑選了阿拉斯加州州長佩林作副手,民望竟然一度反先於奧巴馬,直到金融海嘯捲來,金融機構紛紛「爆煲」,股市崩圍,民意遷怒於共和黨,氣勢才稍挫。這令很多知識分子都感到大惑不解,甚至匪夷所思。

問題是因為佩林並不是怎樣出類拔萃的人物,反而被形容為「hockey mom」(冰球媽咪,指那些常常陪孩子打冰球,引伸為廿四孝住家「師奶」之意),或許她手段了得,但政治尤其是外交知識之貧乏,卻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令人想起我們慣稱的「牛頭角順嫂」。

舉個例, 美國廣播公司(ABC) 晚間新聞主播Charles Gibson,大半個月前與佩林作了一個獨家專訪,訪問中,她表現緊張,問非所答,明顯只曉得背誦幕僚事先為她準備好的標準答案。例如Gibson 問她是否同意「布殊主義」(即以先發制人的武力攻擊來杜絕恐怖主義),她反問是指哪方面的布殊主義,再顧左右而言他,令主持最終只有不厭其煩的向她解釋。

這也難怪,現年44 歲的佩林,直到去年才拿了她的第一本護照,出國訪問了德國和科威特,外交知識可想而知。麥凱恩夫人辛迪曾為佩林強辯,說她了解外交政策,因為「阿拉斯加是美國大陸離開俄羅斯最近的地方」云云。如果此說能夠成立,或許愛斯基摩人都是外交專家了。(呀!差點忘記,佩林的丈夫確實有愛斯基

摩血統)

這樣的情如果發生在香港政壇,問題尚且不大,但發生在當今慣了實行「單邊主義」的世界第一超級大國,其可能的第二把手身上,問題便大得多。麥凱恩已經年逾古稀,而且曾患癌症,萬一當選及任內有何差池,這位華府新丁就要接下這個超級大國的治國重責,統率三軍,手掌「大殺傷力武器」發射按鈕,怎不令人膽戰心驚?

為何「無知」反能營造魅力?

但問題正如很多評論都已經提出:為何「無知」反能營造出魅力和一股旋風呢?

我有一位朋友,最近走了去哈佛深造,抱半「朝聖」的心態,特地走了去修讀David Gergen 的課。有看開筆者所著《新君王論》系列的讀者相信都知道,他便是Eyewitness to Power( 中譯本《美國總統的七門課》)的作者,曾先後為4 位美國總統尼克遜、福特、列根、克林頓任政治顧問,可謂四朝元老,政治閱歷豐富,《新君王論》當中好些點子,便是從其著作中啟發得來。

面對佩林旋風所帶來的種種疑問,Gergen 介紹來自海外的學生看John Micklethwait 及Adrian Wooldridge 所著, The Right Nation: Conservative Power in America一書。

我們總是開口埋口都說「歐美」,但其實「歐」、「美」是形態十分不同的社會,前者開放,後者卻十分保守,國內充斥十分內向、鄉里和小鎮心態、道德僵化的社區,加州和紐約無錯十分開放、包容以至前衛,但卻不是美國的典型。美國並不等於東、西岸,中南部州份幅員更廣,更有著名的「Bible Belt」地帶,傳統和宗教氣氛濃厚,明光社肯定找到大量的知音。沒有人覺得佩林40 歲前沒出過國「大鄉里」有問題,因為根本大部分美國人本來就是如此,即使是小布殊在當總統前,出國次數也是少得驚人,肯定少過你和我。

沒有一個國家會像美國般,那麼以價值取向而非階級來劃分左右,書中指出,最能預示一個美國白人會否走去投共和黨票的,並不是其收入水平,而是他會否在星期天上教堂。美國擁有近200 個教會電視頻道,及1500 個電台頻道。而且因為美國投票率不高,宗教勢力較有機會「挾持」選舉。事實上,如今每3 個選民當中, 有一人就是福音派新教徒(EvangelicalProtestants),相比來說,在1987 年時才4 人中有一人。

再舉多一個面向,近年黃毓民這位前電台名嘴組黨參選,聲言他們是旗幟鮮明的左派,其實香港的電台名嘴大都可以歸類為開明派,在政治光譜上算是左傾。我最記得當年居港權事件,差不多大部分電台節目主持都從人權、公義的角度出發,站在爭取居港權人士那一邊,但也無助改變保守、自利的主流民意。但美國大多數的電台名嘴,相反卻是右派:政見保守、偏激、煽情、大美國、排外、民粹,對宗教和傳統道德教條推崇備至。

有次與美國業界朋友聊起,他甚至說這類名嘴佔了總數近九成!

因此反對墮胎(懷孕期間即使發現胎兒患有唐氏綜合症仍堅持把嬰兒產下)、反對同性戀尤其是同性婚姻、捍衛民擁有槍枝的權利、不相信全球暖化是人為現象,佩林的大右派立場,立時取悅了他們很多人的歡心。而佩林的冰球媽咪形象,哪怕是土氣,但卻讓很多鄉里有親切感。

香港時間明天早上,兩位副總統候選人拜登及佩林,將進行一場電視辯論,今次佩林的對手是一位能言善辯的老政客,且看看她仍是那樣令人氣絕昏倒,還是有脫胎換骨的表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