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7

練乙錚:G20公報並未動搖美式資本主義原則

【信報-香島論叢】二十國集團金融峰會周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召開,會議只開一天,即日已有參與國元首聯合公報,效率奇高,大概因為事先已有充分溝通。會議之前,一些歐洲大陸觀察家預料不少與會者將對「美式資本主義」大事撻伐,結果並非如此。美國的確遭到一些國家批評,保爾森亦承認危機首先在美國發生,故無可否認應負很大責任,但他辯稱問題根本在於全球經濟結構嚴重失衡,故其他國家亦應負上部分責任。現場「高手過招」,聯合公報卻不露痕跡,但如果大家細心閱讀公報,當可察覺第三版說「一些先進國的決策、規管和監督者未能及時發現並有效應付金融市場中累積的風險,在創新金融產品及其相應規管事上落後於形勢」,就是各國對美國的批評;而緊接着說的「目下危機背後主要因素之一,就是各國之間缺乏兼容協調的宏觀經濟政策及充分的經濟結構改革,這些因素導致的,是一個不可持續的全球性經濟發展狀況」,則是美國對各國的還擊。

二十國集團當中,一直以來受益於「美式資本主義」的國家還是大多數(包括中國、印度等國在內),故各國對美國的批評,大多留有餘地;況且,政治方面,不少西方國家目前還是由比較保守的黨派當政(上月加拿大大選,保守黨執政地位不變;上周紐西蘭大選,執政八年的工黨落敗,保守的國家黨上台),故除非衰退變成蕭條,否則資本主義形勢不會大變。如此,不難理解為什麼布殊在演說之時,替美式資本主義辯護還是振振有辭!

如果說布殊的發言偏重意識形態,保爾森的講話則比較具體;後者強調目前金融體系需要加強的,是監督(oversight)而不是更多的立例規管(regulate)。他指出,歐洲大陸規管法例較多,依然無法阻止西歐各大銀行對中歐及東歐諸國以國際套息交易貸出空前大量資金,造成另一危機(見上月二十九、三十日本欄文章);而東亞及中東產油國國民消費嚴重偏低,引起歐美各國貿易嚴重入超,亦非金融環節欠缺規管所致。此說亦非無理。然而,美國這次的確闖了金融大禍,故在會議上也不得不作多處讓步,同意由各國財長研究對沖基金應否受規管、跨國金融企業主管的薪酬合約是否包含不適當誘因導致企業不當行為惡化經濟周期,等等;此外,美國亦同意在IMF、世銀及「金融穩定論壇」(FSF)的決策環節加進更多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等。○註值得留意的,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幾個新興經濟大國的態度。此次會議,「金磚四國」都相當低調,並未如一些歐洲國家一樣提出要相當大程度改變目前國際經濟體制的自由及開放程度,原因顯然是開放體制的確對這些國家有利。因此,此四國基本上只要求在現有體制裏獲得更大的話語權;胡錦濤發言,只是說要建立一個「公平、公正、有序、包容的新秩序」,並無反對金融及貿易全球化傾向。這當然是正確的看法,對中國和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有利。

還有該留意的,就是公報中的決議,以具體應付當前金融危機為當務之急,而有關國際金融秩序改革的工作,則慢一步跟進。這除了是很自然的做法之外,還因為美國新舊總統權力交替在即,布殊自知所作決定,奧巴馬不一定「收貨」,其他各國亦明白這點,故有關所需之金融改革,談抽象原則的多,談具體做法的少,大家都寄望下次會議(明年四月三十日),有奧巴馬參與之時,才實牙實齒談比較具體的改革內容。

公報提的是什麼樣的金融改革原則呢?其實大體上還是現有的那套,亦即美式資本主義原則。公報第五節說:「我們意識到,這些改革要成功,必須立足於自由市場諸原則上,即法治、尊重私產權、開放的貿易和投資、有競爭的市場、高效的金融規管。」「我們特別強調反對保護主義,同意在今後十二個月內不增設實物和服務業的貿易和投資關卡,同意努力於今年之內取得協議重開世貿多哈回合談判並取得成果。」這些無疑都是對現有原則的重新肯定而已。

對世人而言,美國能否保持其經濟「一哥」地位及其一貫近乎絕對的話事權,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美式資本主義體系能夠延續;(二)這個經濟體系能夠不斷在發展過程中糾正其自身缺點和失誤,並不斷擴大包容性,進入一個民主化階段。

註:「金融穩定論壇」是七大工業國於一九九九年成立的一個組織,專責評估影響全球金融穩定問題,並研究及監察解決這些問題所須的辦法和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