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7

練乙錚:東亞經濟發展模式難以避免失衡

【信報-香島論叢】近日全球各國政府忙着推出各種強力方案應付金融危機刺激經濟,中國也不例外,昨日一舉宣布兩項措施——其一針對樓市,不僅把最低首付比例(即港人說的首期)從三成調低至兩成,還把首次置業按揭利率下限從先前貸款基準利率的八成五調整為七成;其二瞄準存貸市場,全面降低息口刺激消費和投資,活期存款利率削減一半,半年期以上的存款利率則勁減至少一厘,各種年期的貸款利率亦下調起碼一厘。不過,大家稍為留意,當可發覺北京這些救市手段和美、歐各國出發點不同,不是因為金融體系中的「有毒資產」延禍,令信貸萎縮、金融機構因壞賬連城資不抵債而迫着政府出手。中國面對的問題有兩方面:(一)資產市場泡沫化自去年起開始調整,一些大城市樓市成交量大跌一半以上,樓價則有些跌了一至三成,股市則從高峰下挫七成;(二)外圍經濟衰退導致出口下降,必須以擴大內需承接過剩生產能力,但由於資產泡沫爆破、企業倒閉潮漸次湧現,一般人不願增加消費,內需不易刺激。這些問題因國際金融危機出現而引發、加劇,但主因其實是中國經濟發展失衡,故現時無論中外,論者談及中國經濟,除了盛讚金融穩定、國家財政健全之外,提得最多的就是「再平衡」(rebalancing)。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發展經濟,大致上倣效亞洲四小龍的「出口擴大」政策,模式和幾十年前教科書上說的差不多,即放棄以高度保護主義搞自力更生的「進口取代」,改為一方面利用本國廉價勞動力和土地,大力引入外資設廠生產輸出外國市場需要的產品,另一方面人為地壓低本國貨幣滙價,以利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競爭、增加入口國對本國產品的購買量。這個辦法十分有效,幾十年來所有認真採用此法的國家無一不取得可觀的就業率和發展速度;印度、越南等國比中國遲起步,但十多年來亦表現甚佳。其實,若論GDP增長幅度,中國近來連年「超十」,可謂空前,但若以整個採用「出口擴大」政策的發展階段裏的表現而言,亞洲其他幾個國家並不比中國差。

讓我們看看一些數據。中國自七八至○三(25年)的人均GDP累積增幅是百分之三百三十七,平均年增長率為百分之六點一;日本在五○至七三(23年)之間的相應數字是百分之四百九十和百分之八;南韓在六二至九○(28年)之間的數字則為百分之六百七十六和百分之七點七六;台灣在五八至九 ○(32年)期間則為百分之六百○六和百分之六點三。撇除各國人口增幅差別不算,GDP增幅比例和人均增幅差不多(發展中國家人口增幅都有相似規律,長遠差別不大)。故中國改革開放後四分一世紀中的經濟增長速度雖然十分高,但並沒有「破紀錄」。(按此,《金時》首席經濟評論員M. Wolf於○五年一月在《外交政策》著文反問:中國為什麼增長得那麼慢?)當然,中國增長絕對不慢,○三年之後更是超快!全世界都羨慕中國,「中國發展模式」一辭應運而生,中國人更加自豪;然而,雖有此非凡表現,中國領導人是清醒的。○四年十二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先提出要改變中國經濟發展動力來源、擴大內需;其後在○六、○七年人大工作報告、○六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溫家寶總理一再反覆強調此點。的確,中國私人總消費佔GDP比重,從七八年起至去年的三十年期間,總趨勢是下降,而二千年至今降速尤其明顯;八十年代此比重平均值是百分之五十,九十年代是百分之四十五,二○○五年則跌至百分之三十八!與此同時,經濟總投資在計劃經濟時期為百分之三十左右,八十年代升至百分之三十六,○五年則是百分之四十三。

過量投資是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通病,但也同樣是「出口擴大」政策的重要特徵;中國頭三十年搞社會主義計劃經濟,跟着的三十年搞「出口擴大」,都不斷助長了這方面的失衡。有些人以為國家犧牲一些消費換取高速增長是值得的,中國現階段及將來一段長時間裏都必須堅持。但從經濟學角度看,這是一個錯誤的想法;個人或一個家庭以此方式發家置富,當然可以;國家短時期如此亦未嘗不可,但幾十年都如此就產生結構問題,效果很壞。按這個模式,不只經濟增長因素及GDP構成的比例都失調,還因為滙價偏低,熱錢湧入、通脹期望升高,引致資產市場出現泡沫,一遇強大震盪如外圍經濟衰退等,即發生泡沫爆破,在發展中國家可引致政局不穩。這是不少長期走「出口擴大」發展道路的國家的共同經驗,日本如此,台灣如此,現在大陸亦然。前台灣大學校長、經濟學家孫震,年前有文章總結台灣四十年來這方面的正負面經驗,大家不可不知。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亦一早指出問題,可惜當時少人看透,反招來各種不客氣批評,十分不幸。

註:“Why Is China Growing So Slowly? ”, by Martin Wolf, in《Foreign Policy》, Jan / Feb 2005; 孫震文章〈台灣經濟自由化的經驗與檢討〉,見《中國金融網》零六年七月三十一日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