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1

沈旭暉:索馬里海盜挑戰國際關係規範

【明報-咫尺地球】東非索馬里軍隊從來不被任何國家放在眼內,它的海盜卻自稱海岸防衛隊、海軍陸戰隊,成了各國商船的心腹之患。要理解這弔詭,關鍵並不在於那數個千多人的海盜集團本身,而在於世界秩序的國際規範。

早在200年前,非洲海盜也一度成了國際關係主角。不過那時地點不在東非,而在北非;海盜來自奧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北非領土沿岸,他們幾乎在地中海稱霸。有見及此,在1815年舉行的維也納和會,雖然處理拿破崙戰爭後的世界秩序是主要目的,但各國也把打擊海盜問題列入議程。3年後,歐洲大國在今日德國的Aix-la-Chapelle再開和會,北非海盜問題再次成為焦點。當時與會的歐洲五大國英、俄、普、奧、法決定,海盜問題交由海軍領袖英國負責善後;英國則在和會中得到地中海馬耳他等島嶼作為殖民地,作為攻擊海盜的基地。最後,英國派軍炮擊北非沿岸的海盜天堂,又牽頭打擊海盜賴以為生的奴隸貿易,逐漸終結了海盜時代。這些歐洲和會基本上就是當時的聯合國;英國公然攻擊理論上屬於土耳其領土的海盜天堂,就是因為有了授權。

聯國機制難授權單一國家善後

然而面對今天的索馬里海盜,聯合國卻難以授權單一國家負責善後,起碼其機制就不容易表決通過。要是繼續同時授權各國在特定海域範圍內自衛攻擊,則各國都不會將剷除海盜當作自己的事,只會專注保護本國商船。何况索馬里海盜問題聯繫到該國內戰,那些只派出軍艦的國家不能凌駕國家主權行事,不能深入索馬里本部,也難以解決一籃子問題。

海盜強調求財 難當恐怖分子處理

在目前國際規範中,要美國一類大國願意出力剷除海盜,最方便的辦法就是把這些海盜列為恐怖分子。這樣就能以出兵阿富汗推翻塔利班的方式,既剷除海盜,又懲罰出產海盜的索馬里Puntland地區。問題是假如索馬里海盜成了恐怖分子,世界各國都會在本國附近海域找海盜,然後藉詞向海盜源頭地出兵,屆時世界秩序將會大亂。索馬里海盜也相當有政治智慧,不斷強調自己只是純粹經濟動物,毫無政治意識,請大家不要誤會他們是恐怖分子,儘管從來沒有人說恐怖分子必須有政治訴求。

那麼在上述國際規範未理順前、在主權國家未有決心剷除索馬里海盜前,商船如何自保?事實上今天的索馬里海盜已不是純粹索馬里產品,而是結合了阿拉伯世界科技、軍事和經濟資源的非國家個體(NSA)。商船最能夠反制的途徑,只能是邀請另一員NSA襄助,那就是黑水公司那樣的僱傭兵。當商船紛紛組成自己的武裝自衛,僱傭兵貿易興盛,商旅和所屬國家的關係就會反過來愈來愈淡薄,可能像當年東印度公司那樣,索性發展出自己的自衛隊,乾脆自行變成又一員兼有軍事實力的NSA。這樣一來,一個問題也許解決了,但對主權國家而言,更多複雜的問題卻會接踵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