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3

安裕:當記者遇上領導人

有線電視中國新聞採訪主任司徒元在《四川地震香港記者反思錄》裏與訪者陳惜姿談到了訪問領導人。這篇短短的插文堪稱香港回歸以來最發傳媒人深省的答問,很值得人們細味在一問一答之間折射出的態度。

友台記者千辛萬苦,迫得正在災區巡視的胡錦濤對香港同胞說了幾句話。這在司徒元眼中,毫無壓力。

「我們最多只有四隊人,花一隊人等領導,值得嗎?」他已得到上頭同意,不派記者跟領導人。

……同時,他不贊成在如此國難前,香港記者仍老是要領導人對香港同胞說話。

「這是跨越幾個省的國難,在此危難關頭,為何還要領導人跟港人說話?我們為何永遠只看見自己?有那麼多東西可以問,為何不問問:豆腐渣工程有沒有人要受罰?……」

陳惜姿和司徒元這次見諸文字短短三百來字對話,足以列入今天香港的大學新聞系課程內,讓即將投入新聞戰線的年輕人,知道一個記者走到第一線時他究竟要做些什麼:是見大人而敬之畏之,抑或是見大人而藐之疑之。因為在回歸這些年來,香港市民讀到的看到的聽到的新聞報道,漸次向具有中國特色這一方向靠攏,表徵之一,是如陳惜姿司徒元對話中所敘及的那種,當記者遇上領導人,往往是言不及義問一些說了等於沒說的問題,就像是記者在地震災區遇上胡錦濤時,問的第一句是「你有什麼話要對香港同胞說」,訪問無非是要胡錦濤講一句「感謝香港同胞關心」,這與文革年間毛澤東會見紅衛兵說「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同樣貌似宏大實是空洞。中國女排五連冠主教練袁偉民,訓練時要求球員發出一百個有威脅的好球,如果這些球沒有破壞力,他叫這些軟弱無力的發球做「菜球」;這些「你有什麼話要對香港同胞說」的提問,稱之為「菜問題」也無不可。

軟弱無力「菜問題」

這當然不是說從今以後碰上領導人時一句不問,而是當記者遇上一國之尊不必臉紅心跳,說到底大家都是人,只是崗位責任不同。司徒元說得好,遇上領導人要問的還多哩,譬如領導人怎樣看待豆腐渣工程在汶川地震對學生帶來的傷害,又或是西方傳媒說震區一帶有核工業基地,地震裏這些工廠有沒有受到破壞。也許,有的人會怕問一些「笨」問題,可是新聞學入門說得很清楚,只有笨拙的答案而從無笨拙的問題。也許,若干年前江澤民勃然大怒那一回令不少準備在記者這行打拼的從心底冒出寒戰,然而過了這些年, 到底問的是simple and naive 還是答的是simple and naive,歷史已經說得很清楚。

當國家主席是特區官員

表徵之二,是把訪問領導人的提問局限在特區和中央關係,這是另一種幼稚。從APEC 峰會到中美會談或者胡錦濤溫家寶訪問中亞五國,香港記者不辭勞苦長途跋涉到萬里之外的異域採訪,有機會開口提問時,八九不離十是中央如何看香港。若是胡溫講幾句「查找不足」當然是大新聞,可若是沒有這些內容的話,就算是胡錦濤去的是解決金融海嘯的G20 峰會,記者也欠了問一句中國是不是要當新時代的金融世界發言人,或是中國會不會購買美國國債協助救市。這些有嗎,都沒有。二十年前的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做夢也想不到,香港記者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制裏扮演了一個前有未有的角色,就是把國家主席或國務院總理矮化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主要官員——要不要為湖南流入香港的禽流雞打針防疫皇崗通關模式要不要延至羅湖關口港人內地子女來港會不會放寬——某些香港傳媒負責人要求記者在與領導人幾個照面間得出一句半句這些問題的bite,小覷國家主席或國務院總理的職能了。

前幾天在家裏亂翻書,意外找到美國廣播公司(ABC)電視台主播Sam Donaldson 成於一九八七年的舊書Hold on,Mr.President(《且慢,總統先生》),如果說,香港記者發問的是, 「菜問題」,Sam Donaldson 的問題就不只不是「菜問題」,簡直就是話中有骨。也許,從一向溫良恭儉讓的部分香港傳媒眼中,Sam Donaldson 是在標奇立異表現自己,我不否認裏頭帶這些成分,但他在一旦總統沒有正面回應還轉過頭準備離去時,便喊出了hold on ,Mr.President 這句話,這不涉及禮貌不禮貌,而是人民既然選了你當總統,你就應該責無旁貸回答人民關心的事題。

吆喝總統首相大有人在

Sam Donaldson 不是對總統吆喝的唯一記者,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Dan Rather 更曾在全國記者會上與尼克遜互鬥嘴皮針鋒相對。就算連一向和順的日本記者,面對首相也不是禮儀周周。

日本由於各種原因,採訪首相的新聞傳媒是以代表(pool)的形式進行——文字記者、電台記者和電視記者各一,代表業內同行提出各樣問題。

香港收費電視台也有轉播日本NHK 的新聞報道,場景是這樣的:首相從辦公室出來,走到了一張小圓桌時就停步,記者一湧而上, 「總理……」,問題要多難堪就有多難堪,從民意直墜到政策失誤,那天晚上電視新聞裏首相不說上幾句回應時局,飯桌旁的觀眾絕不會放過他。

香港傳媒的具中國特色採訪的確令人啞然失笑。領導人說幾句無關重要的話放在頭條播出,這是內地思維作祟。中央電視台晚間電視新聞裏,領導人見外賓哪怕只是握個手拍個照也是頭條,以前的解釋是全國人民在電視上看見領導人心裏會踏實得多。香港電視觀眾還未至於看不見領導人會心裏感到欠踏實吧?若不,為何會一而再、再而三出現「菜問題」,這很值得好好想一下:千山萬水跑到災區採訪所為何事,是向觀眾讀者報道四川災民家園盡流離失所抑或是「感謝香港同胞關心」,是找出真相抑或是為了讓電視台的牌子出現在領導人面前。這裏頭牽涉的不止是專業態度,應該說,還有厚厚的一重見大人而畏之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