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07

練乙錚:美國經濟學界對奧巴馬的最新看法

【信報-香島論叢】在談論奧巴馬的經濟政策有多「左」時,哥倫比亞大學自由派經濟學者J. Bhagwati說了一個笑話:「俄羅斯有一句成語:挑女婿不必研究他酗酒不,知道他喝醉之後的行徑便行。」美國總統無論黨派,或多或少都搞干預經濟,共和黨的布殊最愛標榜自由貿易,但為爭取賓州選票,在鋼材進口方面設置諸多限制,就是最好例子。自周二勝選以來,美國內外不少市場人士的確擔心奧巴馬太「左」。到底他有多「左」,筆者年初分析過,現時資料多了,可以再看清楚一點。

首先應該注意的,是他在芝加哥的人脈關係。奧巴馬在芝大法律學院任教十二年,非常着意把學術研究結果用在制訂政策方面;該校學術氣氛(有說是「學究氣氛」)濃郁,比哈佛、耶魯尤甚,奧巴馬久處其中,很難不受影響。芝大是自由經濟學派大本營,他和不少該校經濟系、商學院的教授相熟,經濟系的 J. Heckman 很尊敬他,商學院的 A. Goolsbee 是他競選團隊的首席經濟顧問,有論者指 Goolsbee 是「佛利民陣營中最左的一個,因為他承認,在美式自由經濟之下,貧富懸殊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奧巴馬的另一顧問、親信Valerie Jarrett,也是芝加哥名人,其父亦是芝大教授,她自己則是一個地產商,零零至零七年期間,更出任芝加哥股票交易所主席,昨天有報道說她很可能是第一批奧巴馬委任的幕僚之一。

其次,應注意他的一些學界同行怎樣看他。在國際貿易方面, Bhagwati 認為,奧巴馬不會太「左」,具體證據是(一)民主黨一些人士如希拉莉認為,WTO多哈回合最後談不攏,很多國家反對按目前方向續推貿易自由化,故應該歇一歇,但奧巴馬不作此主張;(二)儘管奧巴馬有不少藍領支持,但主要不是來自以製造業為主的勞聯.工聯(AFL-CIO),而是來自以服務業為主的二大工會(SEIU和Teamsters),此二工會受自由貿易的負面影響遠較製造業小,故奧巴馬可支持自由貿易而不必太擔心選票及捐款流失;(三)他的經濟顧問 Goolsbee「過去十年來都是一個極好的自由貿易意見提供者」;(四)奧巴馬在政綱中倡議取消現時各種對外投資優惠、提供本土投資稅務誘因;站在不干預主義立場看,倡議的前一半當是正路,而後一半則因違反WTO規則而不可能施行,實際上只是虛招一幌,故這個倡議其實效果不壞。

此外,環保是自由經濟學派十分重視的政策環節,在此方面,因為污染是一種「負面外部經濟」,故經濟學者不分派別都支持某種政府干預。在限制碳污染一事上,不少民主黨議員支持直接徵收排碳稅,但自由派經濟學者贊成 ”cap-and-trade”,即政府訂出全國排碳總量,企業以投標方式或通過買賣取得排碳權,此法經濟效益比較高,奧巴馬亦支持,哈佛大學有名的自由派經濟學者 G. Mankiw 因此對奧巴馬另眼相看,說「此子懂點經濟」。十月初,九十多位自由派經濟學者聯合聲名指奧巴馬的經濟政策是「社會主義」,但 Mankiw沒有參與,認為該份聲明太過誇張(”a tad too hyperbolic for my tastes”)。不少自由派經濟學者寸土必爭,未看清楚奧巴馬的政策提議便大事批評他的,大有其人,但顯然不是所有自由派經濟學者都如此。

再看奧巴馬的入息稅提議。今年八月十四日,Goolsbee在《華日》撰文指出,奧巴馬的入息稅提議絕非民主黨 ”tax-and-spend” 哲學指導的那種,不但可說比麥凱恩更審慎,若計算全國納稅人的稅擔,其實和列根當年的差不多,約為GDP的百分之十八點二。奧巴馬的減稅優惠對所有年薪二十五萬美元以下的家庭都有效,亦即百分之九十五的家庭都會少繳稅;七個邊際稅率只有最高的兩個要增加,但亦只不過回歸克林頓時期水平,仍遠低於歐洲或加拿大。與麥凱恩的提議相比,更多中下家庭得益,尤以作為經濟支柱的中產階級省稅最多。筆者花時間算了一下,同意Goolsbee文章的數字。

十月二日的《經濟學人》發表該雜誌自己進行的一項調查,對象是NBER(美國經濟研究局,全美最大最具威望的經濟研究中心)六百八十多名研究員,詢問他們支持哪一位總統候選人的經濟政策,結果三分二支持奧巴馬,支持麥凱恩則佔三分一還不到。美國經濟學者未必都是百分之百佛利民主義信徒,但大都是自由派,而NBER的研究員,每個都很有份量,故這個調查結果,大概可以說明奧巴馬經濟政策「左極有限」,和筆者二月時的看法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