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0

練乙錚:有關消費券的李嘉圖論述

【信報-香島論叢】經濟危機惡化,政府一般都要做點東西,不然會出政治問題,儘管那些有時被渲染得神乎其技像武俠小說裏的絕招那樣的救急措施,實效往往可疑,副作用甚或反作用卻相當清楚。比如說美國政府要幫助供樓困難戶,以各種誘因促使銀行提供凍結息口、延長供款年期等優惠,對象是拖欠供款九十天以上的可能斷供戶,目的是阻止斷供率進一步惡化;但市場現在擔心的,是不少本來有能力續供的人士故意拖欠九十天以取得優惠。如此,政府可能愈幫愈忙,令本來評級較高的按揭資產也跌級了。不過,急病亂投藥,乃人之常情,何況政府。

這幾天亞洲經濟新聞中較為矚目的,是台灣馬英九政府宣布明年一月十九日派發每人三千六百元新台幣等值的消費券。消息一出,民眾沒多少個不拍手掌;民進黨出於本能反對,但很快收口。這個措施好不好呢?筆者看遍這幾天台灣當地評論,讀到較有內容的負面意見的文章只有一篇;文章指出,台灣幾年前發放幼兒教育券,私立幼稚園馬上增加收費,抵銷了教育券的補貼作用。如果政策目的是減輕家長負擔、更好保證幼兒能夠上學,則市場反應已經廢了政策的武功。同理,這次政府發放消費券,商戶「有備而戰」,各種產品都提一點價,消費者手上的額外購買力便化為烏有。當然,政府這次發放消費券的用意不一定是要消費者得益,誰得益無所謂,只要能刺激經濟、帶動生產、降低失業率、提升實質GDP,則政策目的已經達到,況且消費者就算不能直接得益,也可在經濟好轉之後間接得益。問題是,馬英九此舉能否有效提升實質GDP?讓我們就幾種政府可能採用的消費券支付方法討論其有效性。

首先看看以印鈔票支付的辦法(這不是台灣政府採用的方法,但可能或明或暗為其他國家採用,故一併提及)。政府發放多少消費券便同時印多少新鈔票,消費者憑券消費之後,商戶拿券向政府兌換鈔票。經濟學家無論派別,基本上都認為這種做法只會提高一般價格水平,不能刺激額外生產,亦即名義GDP會提高,但撇除通脹之後的實質GDP不變。道理很簡單:印刷機不能變魔術。不過,也有不少經濟學家認為,「適當地」增加貨幣流通量,可以產生短期的刺激生產作用。假設政府不動聲色着銀行在每個存款戶口注入一萬元。存戶一看月結單,以為餘錢多着,於是增加消費;每個商戶都以為自己的商品需求大了,反應一是提價、二是增產,實質GDP的確提升。但人人都這麼做的話,所有商品價格都上升,結果很快抵銷那額外一萬元的購買力,實質需求又打回原狀,實質GDP也回復先前水平。短暫的生產增加,只是政府「適當地出蠱惑」的結果;如果像老實人馬英九那樣敲鑼打鼓宣布派錢,則連這個短暫的增產效應也不會發生,政策的唯一後果就是價格水平提高罷了。這就是經濟學家說的「短期貨幣錯覺效應」(short-run money illusion)。

如果政府不想以印鈔票的方式支付消費券,還有其他辦法,其一是發債(借錢),其二是乾脆不發消費券,而以減稅代之。首先嘗試分析這兩種做法的實體經濟效應的,是十八、九世紀英國古典經濟學大師李嘉圖(David Ricardo)。先看減稅(此法美、英兩國最近都曾採用)。李嘉圖的想法是:經濟不景之際,政府今天減稅而其他開支不減,則引起的赤字要靠今天發債、明天加稅來償還。如果消費者不太蠢的話,當可知道,若今天把減稅所得的額外錢花掉,則明天加稅之後便有繳稅困難;既然如此,他便會把今天的減稅優惠留起,明天須多交稅之時一併交還政府。如此,政府減稅便不能引起消費增加。換句話說,政府儲蓄減少(減稅引致赤字),引起的是相應的私人儲蓄增加,二者剛好抵銷,如此而已;整體儲蓄不變,其他實體經濟總量如總投資、總消費、總生產即GDP也不變。

如果不是用減稅的辦法,而是一開始便靠發債支付消費券,則結果也是一樣,因為消費者知道,羊毛出自羊身上,政府額外發債要付額外利息,還要償還本金,這些都要靠以後加稅來填補。消費者收到消費券,當然會用,但同時會相應減少自己的「真金白銀」支出,留起來明天支付額外稅金。如果政府用部分減稅、部分發債的方式,結果也是一樣,就是不能改變總消費,不能刺激生產上升。這個結論,經濟學界稱之為「李嘉圖相等」(Ricardian Equivalence);總而言之就是說,無論政府用何種辦法支付赤字消費,其對實體經濟的影響都是零。

李嘉圖此理論,當然不是沒有可爭辯之處,事實上他自己後來就不完全相信。一九七四年,經濟學家巴羅(Robert Barro)發表一篇重要文章重開此議,引起經濟學界又一次大辯論,至今還未停止○註。三十多年來,有關的理論和實證研究很多,對「李嘉圖相等」是否真確,莫衷一是;篇幅所限,今天不能詳述,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就是赤字消費的效力,並不如以前想像中的大。

註:文章見七四年十一╱十二月的《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