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1

練乙錚:刺激消費實效堪疑 救濟失業當更可取

【信報-香島論叢】台灣帶頭發放消費券,已在香港政壇產生影響。本地支持此做法最力的,不是一向被指有民粹傾向的草根政黨,而是各種商界代表,原因很簡單:其一,打工仔現在減少消費,絕大部分並不是因為已經失業了或減薪了而缺錢用,而是經濟不景氣之下的前瞻性、防御性行為,減省支出之后,口袋裡的錢反而是多了,但對商戶而言,消費者如此收縮開支,已經替他們帶來損失﹔冬江水冷,依然是鴨子先知。其二,面對嚴重經濟衰退,消費券這種一次過、數額不大的額外收入,對個人或家庭而言,都是杯水車薪,「有好過冇」,草根政黨沒有很大壓力要去爭取,和月復一月派發的生果金不同﹔但是,對商戶而言,每個消費者手鬆一點的話,集腋成裘,便很可觀,絕對不能不爭取。由此可見,「商粹主義」后面,其實十分理性。

當然,對商界有利的東西不一定不好﹔往往,一件事對商界有利,對草根乃致對整個社會都有利,這樣的事,政府便應考慮去做。那麼,消費券值得大家支持嗎?回答這個問題,或可借助昨日本欄談及的「李嘉圖相等」原理(Ricardian Equivalence)。由於香港有自身的特殊性,引用這個原理的時候要很小心,這點是該首先聲明的。

李嘉圖的基本分析是,政府今天搞赤字預算增加社會消費刺激經濟,無論是靠發債或是以減稅達致,將來始終要靠加稅來填補,納稅人有見及此,今天便會減少消費,省下多一點錢以支付明天的額外稅金﹔故就算政府消費增加,私人消費卻相應減縮,總消費不變,政府刺激經濟的行為於是無效。現在香港商界提議派消費券給市民用,不是政府本身直接額外消費,但這不影響結論。試想,如果政府今天給你一千元消費券,明天要多收你一千元的稅,你真的會無端今天多花一千元嗎?大多數人都不會,而只會在今天把消費券用掉的同時,節省出自荷包的等額現金開支,以應付明天的稅額增加。對這個分析,有人會提出若干合理質疑,必須細加辯解:

(一)香港只有四分一成年人口是納稅人(這裡指入息稅),消費券若發給全港七百萬人,人人有份,那麼那些非納稅人因無明天要繳額外稅款之憂,今天收到消費券必會增加額外消費,故「李嘉圖相等」原則並非全然適用,政府刺激經濟還是部分有效。這是不對的。理性的納稅人知道,因為只有小部分人納稅,故明天自己的稅金增加額,將數倍於今天政府給自己的消費券金額,故他今天必須加倍節省。因此,我們依然不能說政府行為可令今天的社會總消費增加。

(二)香港政府庫存豐厚,今天發放消費券,完全不必靠明天加稅填補。這個說法與過往政府行為不符。大家知道,政府歷年盈余總數一向甚巨,就算「沙士」那幾年亦然,但那幾年有赤字,政府便馬上提高薪俸稅和利得稅率。再者,政府財金官員一向認為,儲備有穩定金融秩序之作用,不能隨意減損,故目前盈余總數並不是坐在那裡隨時可以動用的閑錢,赤字支出要以額外收入填補﹔此外,政府一般認為,所有經常性或賣地收入,都不應視作可用來支付消費券之類的額外開銷,額外稅收依然是最合理的支付額外消費手段。(政府如決定發放消費券,為了政策成功或其它政治原因,可能會說相反的話,「保証」不會加稅,但不可信。)

(三)消費者可能不如李嘉圖描述的那麼理性,消費券還未到手便計劃省錢應付額外稅收。這是不全面的講法。當然有「不理性」的消費者,但亦有比較理性或者「超理性」的,故總的來說,平均很可能相當理性﹔大多數香港人和不少美國人不一樣,不花未來錢,更常常未雨綢繆,高達三成的平均儲蓄率便是明証。

還有半打以上的合理質疑,篇幅所限,不能盡論,但一如上述三點,都不能推翻李嘉圖的論述,至少不能完全推翻。當然,這大體上是從理論推導而言﹔有關此問題的香港本地實証資料,筆者還未看過多少,故希望學院中人就此重要問題作嚴格學術研究。支持「李嘉圖相等」的外國証據或實証研究是有的。美、英兩國近年都曾試圖減稅以刺激經濟,但相當大一部分獲減稅優惠的納稅人,不是把省下稅款花了,而是用來償還部分債務或存入銀行,可能這就是(或者不自覺地是)為了增加將來的付稅能力(注)。

因為有「李嘉圖相等」效應,政府發放消費券對刺激經濟的作用有限,故筆者對政界有關提議持比較負面態度。況且此法有一大缺點,就是不能把錢放到最有需要的人手上,而是人人有份。比較好的辦法,是政府提出大幅增加失業救濟,讓還未失業的人士增強消費信心,保住消費水平﹔這是成本最低、效益最高、最具針對性、最正路的做法。

注:見五月三十一曰《金時》文章 \"Why a tax cut just isn\'t fair on teenagers?\"及二○○一年密歇根大學Shapiro & Slemrod 研究文章 \"Consumer Response to Tax Rebates\", NBER Paper W8672。后者發現,美國在二○○一年退稅之后,只有百分之二十二的納稅人把退款花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