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4

安裕:都是戴安娜惹的禍

香港的中文軟性新聞消費在二○○八年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年初的陳冠希裸照事件固然是顛撲不破的No.1,年尾的大劉版溏心風暴和倪震周慧敏是排名不分先後的No.2,全港傳媒和讀者裏有誰敢說對這三條新聞沒有一丁點興趣,足以榮膺明光社頒發的Person of the Year。

十一年前,也就是回歸之年,新馬仔後人爭產案揭開了這類軟性新聞登上頭版的先河,一代名伶與世長辭,子女老婆馬上扯破臉皮打官司打到火花四濺。就在此前的若干年,新馬仔的任何新聞如果說要上頭版的話,大抵只有伶人愛讀的《銀燈日報》頭版才有可能;堂而皇之受到綜合報章大版追擊,是九十年代後期的事。如今這些十幾年前被新聞界嗤之以鼻的「花邊」能登大雅之堂,我不同意可以用老掉牙的所謂供求關係來解釋,相反應該視之為經歷戴安娜結婚生子逃情命殞四部曲的香港傳媒的嬗變,最後迎來漢文字的八卦新聞大趨勢。

大劉的閉門一家親,倪震周慧敏分手是某些人不屑的八卦新聞。然而, 「八卦」一詞並無貶意,英國最暢銷的報紙《太陽報》、《鏡報》、《每日快報》就是八卦報。皇室新聞是這些報章的必然頭版之選,我所指的是皇室醜聞趣聞,至於英女王在新一屆國會開始的全國講話,八卦報是不會大篇幅報道的了。至於《泰晤士報》、《每日電訊報》、《衛報》這些大報雖設有專門皇室新聞的RoyalCorrespondent,可是報道的絕不會是大王子昨天夜裏去了哪家的士高又或是二王子約會莎拉的最新照片,而是女王昨天在根德郡主持了一家農場的揭幕儀式。這一切楚河漢界直到一九八○年一個叫戴安娜斯賓塞的幼稚園教師冒出來為止。

大報做八卦新聞之先例

戴安娜的出現以至於約會王位繼承人查理斯王子,馬上在經受了大規模國有化衝擊大量裁員的英國帶來一股清新空氣。厭倦了失業消息的所有傳媒,聚集在戴安娜工作的幼稚園外追訪這個半低頭的靦女孩,BBC 在傍晚六時的新聞把這些瘋狂訪攝片段放在第二節,民營的Channel Four 則毫不客氣的大幅殺出;過去涇渭分明的大報小報在羞怯可人的戴安娜魅力中抹去了界限。在「知的權利」之下,戴安娜榮登各報各刊的封面女郎;一向在八卦新聞獨領風騷的小報在戴安娜旋風完全得不到甜頭,因為比它還要狠的多的是,包括從人力資源到採訪資源都強大無比的大報。

戴安娜旋風所到之處眾皆低頭,歐洲美洲乃至亞洲,香港當時作為英國在遠東的最大殖民地哪有不全力跟進之理,那種辦喜事的態度,彷彿是我們的最高領導人是戴安娜而不是麥理浩。這股熱潮想必令唐寧街十號當事人也一時間摸不頭腦,不過是一名金髮女孩,為啥會令到這等華人也神魂顛倒?

難得的是,這股戴安娜熱卻也持續良久,竟一下延續到一九九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戴妃身死之後一個月,前後整整十七年。

戴安娜熱潮把香港這個蕞爾小島上的各式緊箍咒衝破,頭條不一定要是經世國家大事,原來一個妙齡少女的結婚也可以破格成為大新聞,雖然有人提出另一種解釋,指少女的婚事帶有極大的政治意思,因為她下嫁的是英國皇室繼承榜第一位的查理斯王子。這一說詞似通非通,但只要明眼人都知道,刊登戴安娜新聞的原因肯定不在於此。

爭產案港聞?娛樂?

作為讀者觀眾,傳媒的任何新嘗試都會歡迎,何是不可方物的戴安娜,於傳媒管理層而言,不是鼓勵嫖也不是叫人賭,這一安排肯定有助於銷量推動。這種行銷計算模式開始在香港定型,傳統的八卦新聞逐漸在密麻麻的字海中嶄露頭角,稍為美中不足的是,這些「創新」只不過是把英國《太陽報》和Hello雜誌裏的皇室人物小情趣搬字過紙的知識產權剽竊。一九九七年初,慈善伶王新馬仔因病去世,留下以億元計的遺產,後人隨即對簿公堂,爆發了矚目的爭產案。這條新聞對香港傳媒是一個坎上的巨大考驗,若這是名門望族後人爭產,必然是香港的法庭新聞;如果這是希臘船王後人,那是國際新聞;如今事主是新馬仔後人,到底這是娛樂新聞還是香港法庭新聞,this is the question。結果各有各演繹,有在港聞,有在娛樂,不一而足。然而,到後來萬佛朝宗,大多是作為港聞處理,讀者倒也不太反感,反正是日間讀報晚上看《今日睇真》,影像文字兩及第,大快朵頤。

此門既開,形勢從此大變,香港的頭版新聞由此多了一個選擇。到了陳冠希裸照案,由於夾帶了港聞元素的電腦記憶體內容失竊,就更順理成章登上港聞版以至頭版。到了今年年底的大劉事件以及倪震周慧敏分手,也就自然而然義無反顧的縱身一躍而上A1。

公開信取笑傳媒

必須指出的是,倪震和周慧敏之間的愛情解構不是我的關注焦點,但他們倆的告同胞書式的公開信卻讓我閱讀出另一種旨趣——倪震明顯是對傳媒追蹤他的風流生活大表不滿,也許他認為男未娶女未嫁,出來玩一夜結識誰是干卿底事,毋須出動大量記者追攝。不過,既然傳媒認定這可能是一宗要上頭版的大事,倪周二人於是大玩角色互換,在公開信裏摻進了只有在香港政治新聞裏讀到的特定字眼「問責」——基於問責分手, 「團隊」——我倆是一個團隊的。特區近期被議員批得萬劫不復的團隊精神問責政治,在這場茶杯裏的情人風波被倪周二位借用出招挪用取笑,我想,這應該是倪震的點子;如果這一意念出自倪周兩位的話,他倆其實應屬是天造地設的一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