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6

練乙錚:學術能否影響政策?

【信報-香島論叢】全世界的政府都在想方設法增加公共投資和消費以保經濟增長,美國候任總統奧巴馬卻委任一位素來認為赤字財政政策不濟事的學者羅馬(Christina Romer)當他的首席經濟顧問,不少人覺得奇哉怪也。當今之世,美國經濟不論好歹對世界的影響依然強大,而奧巴馬的政策取向比較着重實證基礎,故留意世界經濟大趨勢者,或許要對他的這位顧問的經濟思想有較多認識。

一九九一年,羅馬發表論文〈大蕭條緣何終結?〉 ,研究方法新穎,結論發人深省,既與新、老凱恩斯學派十分不同,亦與佛利民及舒伏爾茲對大蕭條的經典論述有別,影響相當大,值得向大家介紹。

大家知道,美國大蕭條始於一九二九年華爾街股市大崩潰,其後四年實體經濟惡化非常慘烈,國民實質生產總值跌了百分之三十五(當時美國統計數字多用GNP;若以GDP算,實質跌幅為百分之三十),工業產值則跌近一半,接近四分之一的勞動人口失業,大城市裏無家可歸者比比皆是。這部分歷史事實是沒有爭議的。不過,接下去,一些人的印象是,美國經濟因羅斯福推出「新政」止跌回升,至一九四二年因戰時赤字財策刺激而徹底復元。但真相並非如此。美國經濟一九三三年見底,其後增長非常快,三三至三七年間,實質GNP上升百分之三十三(年增長率約為二十年代正常時期的兩倍),三八年倒跌百分之五,但其後的增長速度更高,三八至四二年的四年裏,實質GNP又增加百分之四十九;四二年美國宣布參與二次大戰之時,其國民生產總值早已超越二九年大蕭條開始之前的水平而達至理論上的長期增長線高度(trend level,即假設大蕭條沒有發生,經濟以二十年代正常平均速度增長至一九四二年的水平)。故事實上,美國經濟反彈甚速,需時十年才復元,是因為原先跌得太厲害;而所謂戰爭赤字政策令美國復元之說,亦屬道聽途說並無根據。這些數字一早存在,經濟學界知之甚詳,非由羅馬推算出,她的研究,是為這些數字求解釋:高速復元,是經濟自然反應嗎?是政府實施赤字財政政策的結果嗎?是貨幣流量增加引致的嗎?

羅馬對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教放任政策(laissez-faire)論者掃興,因為她發現,若在統計模型中去除一切高於正常的貨幣增加和赤字財政支出,則三三年後雖會有實質增長,但和歷史數據相比,慢一大截,四二年時還遠遠不能回復長期增長線的高度。不過,她對第二個問題的答案,亦足讓凱恩斯主義者大失所望!首先,羅馬從二十及三十年代數據中算得當時的「財策系數」,發現數值很小;而且,她從當年聯邦政策文件中得知,三三年至四一年之間的八年裏,美國政府都重視財政收支平衡,「新政」額外開支,主要由稅收補足,故根本沒有想像中那麼大的赤字財策,赤字和GNP的比例,整個三十年代都不大於百分之一,有好幾年政府還有盈餘!這兩個發現表示,羅斯福當年並沒有真正實施赤字財政政策,但就算是有的話,由於「財策系數」值很小,政策效果也會微不足道。

剩下的,就是要找出貨幣政策的影響。這裏,羅馬發現,三十年代的「貨幣政策系數」,比剛才說的「財策系數」大三倍多,亦即貨幣政策威力遠比赤字財政政策強大;而且,從三三年至四一年之間,美國貨幣流通量激增,名義利率雖一直幾乎是零,但實質利率很快從三十年代的 15% 跌至 -10%(負利率!),亦即通脹率很高。雙重原因之下,經濟活動不急升才怪!不過有一點不可不知,羅馬還證實,當時的美國央行,並沒有主動增加貨幣流通量(如印鈔票等),貨幣量增加,是歐洲黃金因為戰爭因素增加而大量湧入的結果,美國央行只是沒有把此等黃金「去勢」(sterilize,即銀行取得滙入的黃金後,據之擴大信貸而央行不加阻止),貨幣流量(包括流通現鈔和信貸總額)由是激增。

貨幣寬鬆是結束大蕭條的唯一重要原因,羅馬如是說。還不止此,她後來的研究更顯示,美國自五○至九○年代初的四十多年裏,經歷八次規模大小不一的衰退,結束衰退的動力,無一不來自貨幣政策,而財赤政策的作用,幾乎是零。不過,學術結論如此,奧巴馬卻有強大的赤字開支壓力,他將如何取捨呢?

註: ”What Ended The Great Depression?” NBER Paper #3829, Sept. 1991; 或稱財策乘數,fiscal multiplier,即政府開支每增一個百分點,國民生產總值增多少個百分點之數; money multiplier,即貨幣流通量每增一個百分點,GNP增多少個百分點之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