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3

練乙錚:危機當前棄保企業亦須有義有理

【信報-香島論叢】經濟不好,政府都要做點東西,中國要「保八」、「保穩」,台灣馬英九要派錢保消費,特區政府曾蔭權要「保士象全」,美國國會更是出現了「保也疲乏症」(bailout fatigue)。「保」聲不絕之中,反調是昨天美國參議院唱的那個「棄!」——否決了眾議院通過、白宮促成的一百四十億美元保美國本土汽車工業的提議。參院共和黨議員要求削減「三大」工人薪津福利至豐田等外國汽車在美工廠的水平(工資連福利從每小時六十九美元減至四十八美元,即月薪從十二萬港元減至七萬港元),但是全美汽車工人聯會的代表反對,議案遂失敗。就「三大」棄保之爭,值得留意的,是素來在主流經濟學派中比較「左」的史提格列茲(J. Stiglitz)的觀點。史氏乃零一年諾獎得主、新凱恩斯學派掌門人之一,他昨天在《金時》發表評論,認為讓「三大」進入破產重組(即所謂的 ”Chapter 11”)是最佳方案。史氏承認,這個做法不僅令投資者全軍盡墨,債權人和「三大」退休工人亦蒙受其害,而且政府少不免要在過程中注入資金;不過,他同時指出,破產重組可保證納稅人的錢用得其所,「道義走險」之害亦可減至最輕,而且這兩點才是關鍵。這個看法,不僅和主流經濟學中的自由派雷同,立場亦與參院中投反對票的共和黨鷹派差不多。○註由此可見,經濟大難臨頭,也不是一個「保」字便全對,政府干預,必須有合理的經濟分析支持,這點所有經濟學家不論派別,原則上都同意,美國政府若最終決定保「三大」,便是喪失義理。

若從此觀點看中國,一片「保」聲之中,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對低產值企業毫不留情的「棄!」,就很有意思。汪洋認為,不少珠三角中小企本來就是台、港及東南亞各地當年處於淘汰邊緣的企業,落籍珠三角之後多存活了二、三十年,現在亦已到了應受淘汰之時,必須從成本較高的珠三角遷到內陸或其他較落後國家。此看法不無道理,但必須仔細一點分析。

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產業升級壓力,一些企業無法適應,必須倒閉,是很自然的事,政府有責任在工人轉業的過渡時期支持他們的生計,但沒有義務去「保」這些企業。淘汰這些落伍企業的最好時機,就是經濟周期中的下行時段。國內中小企倒閉潮由去年下半年開始,今年轉趨急劇,主要原因包括(一)人民幣升值;(二)能源及原材料成本價急升;(三)環球金融風暴引起各國經濟衰退、需求萎縮;(四)勞動合同法實施。在改革開放初期,政府把滙率定得低於自然平衡水平以吸引外資、壓抑消費、擴大出口環節投資,縱然帶來一些經濟結構扭曲,也不能說沒有道理;此時,一些低生產力邊緣企業能夠存活並提供大量低技術勞工的就業機會,好處明顯多於壞處。在中國內地,此結構性扭曲存在並膨脹多年,至近年人民幣升值才有望改變,故由此而引起一部分邊緣企業倒閉,是良性的。近年原材料價格急升,既反映世界價格及需求結構調整,亦是經濟周期上行時段的自然現象;由於金融風暴影響,能源及原材料價格已大幅回落,代之而起的倒閉壓力來自各國對華出口貨需求萎縮;由這些外來經濟因素引致的更多企業倒閉,亦是良性的,都是熊彼得說的「資本主義創造性毀滅」的「毀滅」那部分。唯一加劇企業倒閉的不良因素,便是上列第四點即勞動合同法這個非市場干預;不少廠家反映,這個因素,起碼在今年八月份金融風暴影響歐美實體經濟之前,是最重要的,現在也許被外國需求減少因素蓋過。

根據上述分析,目前內地企業倒閉速度是過高而不是最優,汪洋不該無條件言「棄!」,而應有條件地「保」,此中條件,即勞動合同法必須無限期擱置。這當然不是廣東一省所能做的事,而只能由人大授權全國實行。就算擱置此法,企業倒閉速度也可能很高,但理論上而言,那是「最優」速度了,所引致的失業痛苦及由之而生的社會穩定問題,應由非市場手段解決。最好辦法,是政府不當守財奴,直接還富於民,做法有二,一是動用強大外滙儲備的一部分補貼全國失業及低收入民眾消費,二是把公營企業的股權私有化,公平分配給全體人民。此二法同時支持失業救濟、刺激消費、體制改革及產業升級,十分正氣,與擱置勞動合同法並行的話,庶幾可解中國經濟之危機。

註:史氏文中有言:「市場失靈了,華爾街過分短視專注季度回報率,讓美國工業包括汽車工業走上死路」。此說大有問題。美國所有行業中的大企業,都受華爾街如此專注,但絕大部分都不像「三大」那樣瀕臨破產,其他國家汽車牌子在美設廠生產,亦無倒閉問題。「三大」有病,主要是非市場力量包括工會及各州政府長期大力干預所致(見本欄六日文章〈從懷舊美國車談到自由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