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7

安裕:為人民服務好難咩?

是的,在那些處處以穩定壓倒一切為大前提、不知道什麼叫社會怨氣居廟堂之高處江湖之遠的人來說,必定沒有讀過魯迅的《記念劉和珍君》,當然更不知道魯迅在記念這位北京女子師範大學學生被害的文章裏有「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這兩句話。

過去的七天,香港經歷的幾乎就是魯迅這兩句話的翻版,從派機到泰國接回滯留當地的市民,到的士新收費制度下的衝突張力,特區政府都明顯脫節滯後跟不上時代。事件折射出我們的官員連大陸幹部都比不上,以人為本以民為本這八個字只是照抄中央文件而不得其精神;得到了弘揚的是這些官話: 「包機是昂貴的,弄不好會浪費公帑」、「的士問題核心不在政府而在於業界內部分歧」。

很好、很好。若把這推到極致的話,那末,以後有行山人士報警說受了傷要求派直升機搜救,在電話裏先請報案人士自行判定傷勢屬於A8a 抑或A8b 然後才決定是否有需要出動直升機,A8a 是足部受傷難以步行,A8b 是足部受傷但可勉強步行,差別是直升機出動要五千元成本。的士問題則屬於自由市場和半壟斷市場的兩條路線鬥爭,好消息是Milton Friedman或會找出解決之道,壞消息是老先生兩年前已經去世。

權延赤在《走下聖壇的周恩來》裏有這樣的一節:文化大革命期間,人人胸前都別毛澤東頭章,周恩來的胸章是小小的一個毛頭加上五個大字「為人民服務」。權延赤說,周恩來袋裏永遠有多一枚這種胸章,別人要了他胸前那一個,他馬上掏出一個新的別上。

為人民服務,懂了沒有?

根據程序他們沒錯

英式政治制度下,公務員精英強項是程序,從公廁買衛生紙到建政府總部購鋼材所有運作都有程序,不能亂套。

泰國包機/專機事件顯露出來的便是這種顢頇,官方撐到最後的說詞是一切跟足程序處理,先做了A 然後是B 再接下來把C 也做了。可事實卻不是這回事,原來C 之後還有D、E 和F、G,恰恰這是一本通書看到老的程序裏沒有提到的。保安局副常任秘書長魏永捷在記者會講了半天的便是這些程序之談,縱然如此,記者會在另一個側面印證了精英不是亂蓋的,那種對程序的熟悉那種辯才無礙還有那種AO 獨有的intellectual arrogance,在在證明官員心裏都自覺像甘迺迪內閣那些既年輕又大膽的the best andthe brightest。當然,更多人不相信事情可以如此推搪,但確實是誰都抓不到官員的碴,因為根據程序和制度他們並沒有錯,錯的是那些人不該在這個時候去泰國。這種辯解到了李少光和唐英年在其後兩天的解說得到進一步鞏固,尋且把責任從一個政策局中級官員的決定,一下子提升到說派不派飛機到泰國是集體決定,把整個特區政府綁上了這條船。

這裏觸及了一個核心問題:我們的政府是為誰服務?

答案連剛上小學的孩子也懂, 「政府是為市民服務」;當然,有人會在「市民」之前加上「守法的」或「良好的」這三個字。不管是守法的還是別的,政府服務的對象是市民,我們這個城市也有足夠法律懲罰那些違法之輩。這些操作方式可以用來應付天下無賊的盛世年代,一些不那麼桀敖不馴的市民也會乖乖聽政府的指示。可是,一旦出現緊急狀,既有程序不足以應付的話,我們的官員應該如何處理?有人或會亮出二三十套危機處理法說方法都在這裏頭,這些別國經驗誠然可以作為借鏡,但關鍵在於官員的腦袋裏有沒有盛載到底要為誰工作的概念。悲哀的是,太多的實例證明,在涼快光亮的下亞厘畢道政府總部工作,在出入乘公家汽車不必自掏腰包灌汽油的今天,要官員接近並了解民隱還得差那一大段距離。這不是一竹篙打盡一船人,公務員裏也有盡忠職守鞠躬盡瘁的,可是他們的頭兒實在太令人失望了。

輕佻浮躁怎不出事

回歸十一年,香港市民目睹了這塊地方的巨變,不是換了紅旗改了軍隊,而是官僚效率的高速顢頇化(原諒我一再使用這詞,但唯有這才能說明真象)。先旨聲明,我不是懷念昔日英治殖民日子,但客觀存在的事實是,當香港同胞翻身當家作主的時候,政府官員卻不知何故缺了對事業的尊重——有人骨頭輕了,深夜吹口哨回政府總部是其一,外地遊客被逐出酒店說他們「吊吊揈」是其二,特區最高級的兩位官員都如此輕佻,作為部下的哪有不蕭規曹隨,哪有不一而再出事。按道理說,這些官員都是千中挑一選出的精英,何以像三尺小童般幼稚,原因便是在於沒有監管之故,靠內部機制?省點力氣吧,廉政公署成立前警方有反貪污部,結果是反貪污部是最貪污的部門;傳媒監察本來是一柄利刃,可惜在各式spinning 之後大部分折戟沉沙高掛劍鞘。

香港遊客從泰國回來後大喊「移民澳門」,警員「嘩啦」敲破攔路陳情的士車窗,這些親痛仇快情景近日在腦海裏幌來幌去縈繞不休。本來,這些都可以不必發生,可是畢竟還是來了,這是特區的宿命,先後兩任政府都遇上,不同的是,董建華是老老實實任你指罵而曾蔭權是飄忽不定無影無蹤。一股怨氣無處發泄,弱勢社群所能做的是逼上梁山大幹一場,六十年前在中國大陸,共產黨的八路軍愈發壯大之時,華北地區有一段膾炙人口的順口溜,舊是舊了點,但用來形容今天特區的情狀還是滿切合的:此處不留爺,

自有留爺處;

處處不留爺,爺去投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