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5

練乙錚:「胡六條」有新意或可改善兩岸關係

【信報-香島論叢】零九年或是兩岸形勢發展甚有看頭的一年。「大三通」已經啟動,雙方黨政官員互訪,儘管曾引起風波,還是絡繹不絕。良性互動有了苗頭,動量應可延續,問題是走什麼方向。十二月三十一日胡錦濤紀念《告台灣同胞書》三十周年講話,馬英九一月一日元旦祝詞中的有關部分,都有新意,對比着讀,也許更能了解兩岸今後形勢發展。胡的講話,提出六點原則,指導中共推動統一進程,論者稱為「胡六條」,不過,筆者認為,胡的六條,總的來說並未超越九五年一月提出的「江八條」,但闡述內容時,有新意,未來政治交易或因之更形靈活。至於馬英九元旦祝詞,卻在在顯示台灣社會政治的一些新發展,這些發展,是中共與台灣以後談統一時必須直面的現實。換句話說,胡的新意,是相對中共過去領導人對台工作原則提法的修正或補充而言的;馬的新意,則是以現實帶動前瞻。

大家知道,過去中共為了規劃對台工作,提出過一系列指導原則。一九六三年,周恩來將當時政策歸納為「一綱四目」。一綱,就是台灣必須統一於中國;四目,即(一)統一之後除外交上必須聽命於北京中央之外,台灣軍政及人事大權仍歸蔣介石;(二)若台灣軍政經建費用不足,悉數由北京「包底」;(三)台灣社會改革從緩,由兩岸協商後決定;(四)彼此不互派特務。這套原則,當然是國共兩黨都在大搞一黨專政之時的產物,其中北京以中央自居、視台灣為地方政權的心態,更表露無遺。其後八一年的「葉九條」和八三年的「鄧六條」(發明一國兩制),基本上維持了周恩來定下的格局。九五年江澤民提出「江八條」,淡化了「中央」、「地方」的關係提法,逐漸浮現出「對等」話語和意境;其後,零五年的「胡四條」和上周的「胡六條」,基本上繼承了江澤民的提法。(「胡六條」即:一個中國原則、促進兩岸經貿合作、共同弘揚中華文化、擴大交流互訪、容許台灣以適當名義參加某些國際組織、建立和平協議及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皆包括在「江八條」之中。)

台灣方面,李登輝九一年領導制訂「國家統一綱領」,九二年三月正式出台,有所謂四大原則、三段進程。觀近年中共對台工作內涵之轉變及其表現出的靈活性,以及陳水扁下台之後馬英九的講法和做法,毫無疑問,雙方無論是在觀念上還是在字眼上,都逐步向此「國統綱領」靠攏。下面簡介這份綱領的內容。

「國統綱領」的前言,首先提出兩岸應在理性、和平、互惠、對等的前提下共同重建一個統一的中國。此中「對等」原則,最為中共早期領導人反對;自江澤民始,「對等」觀念慢慢浮現,「中國」一詞則逐步抽象化,不明指北京政府。「綱領」的目標,則是「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國」,其中民主、自由思想,大陸領導人近年在肯定「普世價值」的言論中有提及(但胡在上月十八日說中國不走「邪路」,又有反覆;近日對《零八憲章》施加打壓,則是回頭走「老路」,都不利統一);均富概念,則是胡的科學發展觀的一個重要內容。「綱領」的四項原則,首先強調統一不是黨派之爭。一黨專政的中共,對此難以理解,但在台灣的民主體制、政黨輪替之下,卻有具體意義,即統一談判不能由國共兩黨說了算,而必須在政府層面完成。月前陳雲林訪台,扭扭揑揑還是見了馬英九。後者近日多次強調,台灣是民主體制,政府所有決策,都要考慮、包容人民當中的不同觀點,包括統獨觀點;在統一過程中,中共不能不面對此現實。其次,四項原則還指明統一必須發揚中華文化;此點「葉九條」、「鄧六條」皆欠奉,但後來九五年的「江八條」和上周的「胡六條」,都包括了「國統綱領」中的這一點,雖然,共產黨到底會尊重、發揚什麼中華文化,目前還很難說。該四項原則還要求,統一必須以維護人性尊嚴、保障基本人權為宗旨;去年,中共十七大修改黨章,首次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總綱中,起碼在文字上與「國統綱領」拉近差距。此外,「綱領」在三段進程中,提出設立中介機構(台灣隨即在九二年二月成立海基會,大陸則在同年十二月成立海協會),還提議開放三通、兩岸高層人士互訪(這兩點,去年都實現了),但最重要的,是提出「在互惠中不否定對方為政治實體」。台灣九一年提「一個中國、兩個對等的政治實體」,既反映現實,又合情合理不過分,但中共不接受;九二年「兩會」會談之後,台灣提「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大陸亦不採用;但最近的「胡六條」,提到「兩岸可以就在國家尚未統一的特殊情況下的政治關係展開務實探討」。台灣府方回應,馬上重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互不否認」。說實在,將來兩岸進一步發展政治經濟關係,雙方政府少不免要合簽正式文件,如何可以少了對彼此對等地位的明確肯定?故從務實角度看,互不否認僅是最低條件,胡上述提法,很可能是朝這個方向開綠燈,亦即再向「國統綱領」靠近半步。這點或是「胡六條」中最重要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