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6

練乙錚:出問題,向左轉?向右轉?

【信報-香島論叢】經濟遭遇特大危機,政府如何反應,是一個有趣的行為學問題。香港特區政府的做法,是以強大財政力量介入市場、提供刺激;這樣反應,與政府一貫理財哲學矛盾,故官員要想點方法辯護,曾特首更不止一次聲明:現在不是談論「小政府、大市場」的時候,重要的是政府果斷實幹,推出穩定經濟策略。曾特首的說話,市民聽了,不知道他近期的「果斷實幹」,到底是應付危機的一種權宜,還是反映他的經濟思想已經改轅易轍。不過,哲學、原則問題雖然重要,卻非筆者今天的探討重點;本文談論的,主要是政府的行為現象。

面對是次金融風暴及伴隨而來的經濟衰退,美、英等國政府反應和香港相似,都是擱置審慎理財原則,大力開出刺激藥方,所引致赤字有多大,暫不在考慮之列。似乎,「經濟出問題,政府向『左』轉」,已經成為一個行為規律,起碼是半個規律。事實上,若看中國政府的反應,也離不開此規律。(這裏說的『左』,泛指政府介入市場,包括把一些問題企業部分或整個國有化,及加強經濟規管,予企業及勞動者大量津貼等。)

規律其實老早存在。十年前的亞洲金融危機中,港府大舉入市;八十年代初的存貸銀行危機中,美國政府出巨資購入問題銀行;三十年代大蕭條,羅斯福推出「新政」,更幾乎全是社會主義東西,相當「左」。然而,筆者只說這是「半個規律」,何也?

查看歷史上及當今一些社會主義經濟體系如何面對特大經濟危機,得出的結論卻剛好相反:「出問題,向『右』轉」。一九二一年,俄羅斯經濟經受一次大戰和俄國革命之後的內戰摧殘,出現嚴重危機,如何應付,有兩派意見。托洛茨基認為要加速農業合作化,從農業環節榨取更多資源,支援工業化,強行殺出一條極「左」血路;列寧卻認為,正確做法是「退一步、進兩步」,在農村要走一點回頭路,只要求農民上繳一部分(10%)生產所得,餘的歸他們擁有,可以自己消費,也可拿到自由市場上出賣或彼此交換。列寧是當時俄國最高領導,他的意見自然成為政策,是謂「新經濟政策」(NEP);推行之後,俄國經濟很快復元。列寧死後三年,即一九二八年,史太林認為經濟條件已經差不多了,才終止NEP,走上合作化、計劃經濟之路,推出第一個五年計劃。

一九六一年,中國的共產主義經濟遭遇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三千多萬人餓死(見本欄去年十月一、二日文章),毛澤東不得已,讓出經濟決策權,劉少奇等人於是終止「大躍進」、「大煉鋼」、「人民公社」等極「左」政策,大舉向「右」轉,推出所謂「三自一包」(「三自」即自留地、自由市場、自負盈虧,「一包」即「包產到戶」),其實就是不折不扣照搬列寧的NEP。此政策一推行,藥到病除,經濟不出一年便恢復增長。後來毛重新奪權,再推行他的極「左」經濟政策並發動文化大革命;一九七六年,中國又一次民窮財盡,經濟更面臨崩潰,遂有趙紫陽、萬里、鄧小平的第二次「三自一包」向「右」轉,其後如何,大家當然知道。

一九八九年,蘇俄解體,社會主義古巴頓失怙恃,四年之內,GDP下滑百分之三十五;卡斯特羅見勢不妙,同意向「右」轉,作出有限度經濟自由化,除了照搬中國的「三自一包」之外,還開放旅遊業,容許外資進入,讓美元合法流通等,亦是一服見效,經濟馬上止跌,九四年全年還錄得百分之零點七的增幅(零五年的增幅更高達百分之十二,但這是後話)。
拉美另一社會主義者、委內瑞拉的查維斯又如何?此公挾豐厚石油資源,全面推動社會主義利民政策不遺餘力,所以連續兩次普選得勝,穩當十年總統,近來更企圖修憲,以便無限次連選連任。過去幾年,國際石油價格節節上升,他的石油政策也愈來愈「左」,不僅把整個工業國有化,近年還無視既簽合約、用各種辦法把外國在委開採石油的大公司趕走(外電報道查維斯對中石油也不客氣)。去年七月,國際油價崩盤,適值委國油井普遍老化減產,查維斯慌了,向「右」轉,重新邀請外國油公司競投開發該國最大油田,因為石油收入驟減,他的社會主義利民政策必須收縮,他的政治地位可能不保。

顯然,規律的另一半是,在社會主義或左翼經濟體制之下,「出問題,向『右』轉」。兩個一半合起來,規律就是:「出問題,反轉!」小心想想,道理其實很簡單:危機來自現存體制,眼看無計可施,唯有以毒攻毒。

的確,我們不必現在就和曾蔭權斤斤計較他原來的理財哲學怎麼了;經濟復元之後,大家便可看到他對「原則」究竟有多少執着。(不要忘了,他也說過他是支持真正民主雙普選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