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4

沈旭暉、張玉珍、周臻樞:英鎊與港元貶值風波(上)(昔日國際都會系列.十一)

【信報財經新聞-特稿】中學的經濟書告訴我們,香港是採用聯繫率制度與美元掛,卻甚少告訴我們,香港貨幣原來曾與前宗主國的英鎊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今天,經濟波動之時,民間總要求考慮港元與美元脫,或改變聯的價格,但當中是否只是考慮數字上的改變而已?今天任總對1:7.8這個黃金比率甚為執的同時,四十年前的港元就選擇與英鎊共同進取。

事源1966年開始,英國政府曾推行不同的經濟政策,力求挽救英鎊脫離頹勢,惟最終仍要面對現實,1967年11月終於宣布將英鎊大幅貶值14.3%。與此同時,英政府實施了一系列包括收縮信貸、減少政府支出、鼓勵出口等措施,以安定鎊。

各國對英鎊貶值有不同處理態度。部分西方工業國家如美國、加拿大、法國等,決定不跟隨貶值;部分和英國金融體系關係較密切的國家如愛爾蘭、丹麥等則決定跟隨,霎時間壁壘分明。

《華僑日報》1967年11月20日一則題為〈英鎊貶值與港幣前途〉的評論,提出香港可考慮下列不同回應,包括:一、跟隨英鎊的標準貶值;二、貶值,但程度較小;三、不貶值,而採取措施防止金融波動。最終,港府財政司郭伯偉在緊急會議後,宣布港元兌換率決定跟隨英鎊兌換率變更,也就是貶值14.3%。同日《華僑日報》社論認為,這決定「係根據香港最佳利益想而作出者」,又隱晦地指若港元不貶值,可能對「現有之經濟及商業關係發生嚴重及隱藏脫節的危險」,其後果及損失難以估計,因此認為貶值是顧全大局。

港英政府決定將港元貶值,也有反對聲音。1967年11月26日《華僑日報》一則題為〈兩位經濟學家認為港幣實無貶值理由〉的新聞,引述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教授唐宗明和香港大學經濟系講師何鎮源在一個座談會上的發言,他們都認為港英政府的最佳處理方法應是不讓港元貶值,這樣才能顯出港元能經受打擊,以讓各界人士對香港貿易更具信心。

1967年11月29日的《星島晚報》更引述《遠東經濟評論》,指「明顯地,作為一個以堅固之經濟依賴國際信譽之財政中心如香港者,自不能再容許其受英鎊未來繼續遭遇困難而被捲入漩渦內」。該英文周刊認為,香港的財政政策要徹底改動的,首先應是「外準備金即實行分散」,理由是英鎊顯然在世界貨幣群中逐漸扮演較次要角色,英鎊貶值已令香港的儲備金遭受損失,難保下次不會再有同類事件發生,所以香港將大部分儲備集中在倫敦儲存的做法,是不合理的—說穿了便是把港元的幣值由一籃子的貨幣甚至黃金作為後盾,以減少港元受單一貨幣的影響。這種「風險管理」的概念,四十年前沒有被採納。在四十年後港元被美金牽鼻子走的今天,又是否港元的另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