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2

練乙錚:先進國服美沙酮 落後國傷環球化

【信報-香島論叢】(一)美國救市新方案

美國財長蓋特納的二萬多億美元「金融穩定計劃」昨日亮相。同日,參院通過八千億美元刺激經濟方案,交由兩院聯席委員會與早前通過的眾院方案一併考慮,稍後提出協議方案給兩院投票表決。據說,聯席會議開得不錯,最終刺激方案或可順利出台。相比,蓋特納的龐大計劃只是初步浮出水面,只有輪廓,還需各界參與討論、出謀獻策幫助訂出具體內容,若再加上兩院討論所需的時間,整個過程還需幾個月。兩個方案總值接近三萬億美元,其中約一萬億美元預計來自市場投資者,用於購買銀行手頭上的「有毒」資產;餘的部分,依然十分可觀,真不知美國政府如何支付此數。如果是靠開動印鈔機,美國通脹率必急升,美元將大幅下跌,雖或有助增加美國出口,但所引起的國際反彈,奧巴馬政府未必承受得起。若靠售買國債取得資金,則須靠以後的財政政策(削減開支、提高稅率)取得盈餘,還清債務,但此舉將導致利息和稅率大幅上揚,意味往後美國人的日子不會好過。此亦兩難。

上述兩個方案總銀碼,和美國政府(財政部、聯儲局、聯邦存款保險局)半年來已批准的各種各樣救市救經濟方案總值相比,可謂小巫見大巫。這個大巫有多大?上周《紐時》給了一個總數:八萬八千億美元。連同上述兩個方案的三萬億美元,合共約十二萬億美元,即接近美國GDP的八成。去年美國國債總值約為GDP的百分之六十五,若再加上相當於GDP一點五倍的PAYG式社會保險負擔,則今年美國聯邦政府內外債務將達GDP三倍,大大超出 E. Prescott(○五年經濟學諾獎得主)認為最合理的兩倍之數。

以史無前例龐大資金救市救經濟,成效如何,意見紛紜。十二萬億美元當中,四萬六千億美元用作投資,由美國政府買入問題企業(銀行、「兩房」、「三大」等)的部分資產;二萬四千億美元用作借款,主要借給資金短絀的金融機構;還有一萬八千億美元是用作支持銀行及按揭公司信貸保險或抵押擔保。但大家知道,股市投資過熱、地產借貸過多、金融機構濫發金融保險產品(如CDS、迷債),正正是引致目前這個金融風暴、經濟嚴重衰退的三大元兇!若救市資金的確能起預期作用,則花掉十多萬億美元,可當作服食美沙酮;不過,也有不少人認為花這些錢,泰半是肉包子打狗,作用有限。

(二)中國出入口數字

中國方面的消息又如何?不妙。華北旱情嚴重,穀物大幅失收也許難免,而一月份的出入口數字,則比十二月更差,而且比預期差。出口總值和去年同期比,跌百分之十七點五,是十二月跌幅的六倍有多;入口方面,則跌了百分之四十三點一,是十二月跌幅的兩倍強,部分反映內需繼續疲弱,短期內難以取代出口成為經濟增長火車頭。

前有一說,認為中國是發展中國家,出口的貨品,奢侈品少而必需品多,抗衰退能力強,但事實看來並非如此。筆者查閱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BEA)最新數據,發覺各國對美國出口減速,與出口國的經濟發展水平關係很奇怪。去年十一月份與十月份比較,中國對美出口總值減少百分之十七,而西班牙、日本、德國、台灣和澳洲,對美輸出的減幅,則分別為百分之九、十二、十二、十三、十四,都比中國低;和中國減幅相若的,有瑞典、加拿大、法國、南韓。所有這些國家的出口產品平均奢侈程度,無疑都比中國高。另一方面,一眾落後國對美出口減幅,卻比中國大,如非洲、中南美、印度的減幅,分別是百分之四十二、二十八、二十三。到了十二月,上述所有國家對美國出口減幅都下降,有的還變成正增長,但中國減幅依然較大(-11%),只有加拿大和南韓比中國差(-13%,-17%)。(註) 為什麼會有這個看似反常的現象,筆者也說不大準,可能和滙率變化及聖誕節有關;另一解釋,可能是中國輸美貨品當中,很大部分是家電和玩具,這兩類出口產品的跌幅很大,然而,對美國中、下層家庭而言,這些都是可多可少的消費品,而不是必需品。

今年的春節在一月,去年的在二月,故數字上而言,今年二月份的中國出口數字同比跌幅,或比一月稍好。不過,美國失業率是去年十一月之後才激增,消費力下跌的影響滯後出現,故未來數月中國出口數字還是不容樂觀。

半年來,各國漸漸多提保護主義,「經濟環球化」一詞則好像從國際傳媒上消失。環球化的左翼批判者大概現在才知道,國際貿易和投資,對落後國人民的福祉是如何重要。

註:詳見一月十三日、二月十一日 BEA NEWS 表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