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4

練乙錚:希拉莉怎麼不談人權了?

【信報-香島論叢】美國經濟自顧不暇,在國際上少談人權了,你我因此要自己負起責任,多講。本來,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配以法治為基礎的民主政制,最能保障、彰顯人權。倚靠資本主義的善手——市場經濟生產力的強大槓桿作用,低下階層人士經濟地位提升最快、大量成為新興中產階級,上世紀二次大戰結束以來,這已是不爭之實;中產人可積累財富,有了消費力,便成為資本追捧對象,於是也有了自己的政治能量,能夠爭取、保障自己的人權。馬列毛主義者認為此種與資本共生的人權,說到底只是金權,不值一哂,但這種看法,無疑混淆主體與載具;而意識形態如此自鳴清高的結果,卻是創造出無數人權慘劇,包括波爾布特赤柬政權的人種滅絕。不過,作為人權載具,自由經濟加法治民主也絕非完美。人性中的貪婪、殘忍和控制慾,透過資本主義的惡手,一旦繞過法制與民主,同樣可以糟蹋、踐踏人權;遠的不說,西方在二次大戰之後對南非白人政權及拉美、中東等極右國家的縱容和支持,便是最好例證。載具失靈,主體前進受阻,但人權觀念本不源於近代西方,故世界各地反人權思潮縱有復甦之勢,人權運動卻不應、亦不會因此銷聲匿迹。

人權的基礎是個體平等。世界各古老文明和宗教信仰,都有「人生而平等」的原始概念。中國古籍中的〈禮運〉篇,勾畫出大同世界理想國具體圖像,飽含此平等思想。〈禮運〉篇見於《禮記》和《孔子家語》,前書成於西漢,後書被疑為晚於前書而出的偽書,但九十年代公布的《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即「上博楚簡」),已有《家語》篇章;據此,學者現在一般相信,〈禮運〉篇的出現,比《孟子》一書還早,當是孔子學生子游記孔子的話而成。(註1)在西方,古希臘人善抽象思維,最早想像出一個先驗(a priori)道德宇宙、包含放諸上下古今皆準的絕對理性公義系統的,是阿里士多德及他同時期的史多亞學派(Stoics),此派於元前三百多年出現,比孔子晚一百多年;其後,屬此學派的古羅馬人西塞羅(Cicero),有更清晰的「人生而平等」論述。(註2)「平」字加「權」,合成完整「人權」觀念,則的確是近代十八、九世紀西方發明;當中,「消極人權」(即不容政府侵犯的權利如人身自由、信仰自由等),源自米爾斯(J. S. Mill),「積極人權」(即政府應保證給予的權利如教育、醫療等),則由盧梭(J. J. Rousseau)和黑格爾(G. W. F. Hegel)最早提出。

理論之餘,在極權政府之下打正旗號爭取「人權」的行動,最先出現在前蘇聯。七十年代初,美國打越戰以失敗告終,第一次石油危機又同時發生,可謂內外交困;蘇俄乘勢反撲,蘇共主席勃列日涅夫要求與美歐各國一同召開「歐洲安全合作會議」,名為緩和東西方冷戰關係,實則謀求西方確認蘇俄對所有其衛星國的宗主權。七五年,歐、美、蘇等三十五國簽署〈赫爾辛基協定〉,十點協議當中,一至六點都是蘇俄想要的東西,包括尊重其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等;第七點要求各國尊重人權,卻是美國總統卡特及其他西方國家所提的條件。協定簽署後翌年,「莫斯科赫爾辛基觀察組」成立,帶頭人是兩位俄國物理學家歐羅夫(Y. Orlov)和薩哈羅夫(A. Sakharov);七七年,歐羅夫被捕,流放西伯利亞十年,薩哈羅夫則因為名氣大,又是「蘇聯氫彈之父」,當局未敢對他輕舉妄動。此組成立之後,同類組織亦在東歐各國出現。

在西方,〈赫爾辛基協定〉催生兩大人權組織,一是「國際赫爾辛基人權聯會」,活動範圍在歐洲、北美和中亞細亞(○七年因內部貪污引致破產,停止運作)。另一組織則為「人權觀察」(HRW),基地在美國,與一九六一年成立於英國的「國際特赦」(AI),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活躍的兩個人權組織。極權政府及其擁護者一般認為此二組織是美、英兩國滲透他國的「第五縱隊」,但此二組織批判西方特別是美國侵犯人權亦不遺餘力,如AI最先於○五年抨擊美國在古巴的關塔那摩監獄違反人權,一如當年蘇俄的古拉格(勞改營),HRW則推動「渥太華條約」,一九九九年簽訂,禁用地雷,令美國非常尷尬,拒絕簽署,因為美國在韓國三八線埋下大量地雷。

在中國,四九年之後,頭三十年共產黨鬥地主、鬥資本家、鬥知識分子,暗無天日;處境稍好的工農群眾,卻在六、七十年代因為黨挑起多次大規模全國性政治批鬥運動而人人自危,苦不堪言,人權狀況惡劣。後三十年則隨着經濟發展,人權狀況總的來說比前三十年大為改善,但和港、台相比,還有很大差距,共和國《憲法》規定的各種人權,常常只是一句空話;民間的「維權」、「行憲」運動,還處於萌芽階段,前路艱難,因為黨內還有大量頑固勢力、貪腐勢力,和社會上的新、老既得利益結成一體,難以消除。我們香港人,多年來享受祖國改革開放的好處,實不應忘了支撑着整個經濟發展的中國民間草根階層;他們要爭取的權益,比香港人在本地要爭取的,更基本,更必要。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這是「愛國」的核心論述。

註:1.見楊朝明的〈〈禮運〉成篇與學派屬性等問題〉,《中國文化研究》二○○五年春季號,北京中國語言文化大學出版; 2.《Human Rights》by Parkash Talwar, Gyan Books, India,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