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7

練乙錚:從拍賣甘地的懷錶談起

【信報-香島論叢】國寶被拍賣,何止中國?昨天在紐約市安帝古倫拍賣公司(Antiquorum Auctioneers)鎚下成交的,便有一批印度國寶。安帝古倫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古舊鐘錶拍賣行,昨日賣出的那批印度國寶,是印度獨立運動之父甘地的遺物,包括一只真利時牌(Zenith)懷錶;據拍賣行網站介紹,此錶「製造年份大約是一九一○,精緻、罕見,有歷史重要性」。真利時乃瑞士名錶,但若論歷史價值,同批寶物當中,此錶不一定最高,因為其他幾件物品分別是甘地的一雙涼鞋、他吃食用的一碗一碟、一幀他的黑白照片,以及他那副世人無所不識的「招牌」眼鏡,後者尤其寶貴。傳說當時一位印度軍官向甘地請益、向他乞求智慧,甘地就把眼鏡送給他,說:「就是靠這雙『眼』,我看到印度的未來。」此批寶物最終以一百八十萬美元成交,連同酬金,買方一共付出約二百一十萬美元。買主是印度排名第七的富豪Vijay Mallya,所擁物業包括釀酒廠、航空公司、木球隊、一級方程賽車隊(Force India Formula 1,○八年上海大獎賽不幸敬陪末席)。準備拍賣的消息傳出之後,印度舉國嘩然,認為西方拍賣甘地遺物,是對印度一大侮辱;印度總理親身出馬,要求美國阻止拍賣進行;賣方回應,開出政治條件,印方拒絕接受……;凡此種種,大家聽了,似曾相識。Mallya投得該批國寶之後,表示將轉贈印度國內有關機構保存,作展覽之用。

買家是大亨,賣方奧迪士(James Otis),則只是一個並非家財百萬的美國草根政治活躍分子;他主張非暴力主義,領導一個名為「和平戰士」(Peace Warrior)的小團體,與「國際和解協會」(IFOR)有關係。(IFOR是老牌非暴力主義組織,一次大戰前夕成立,分會遍布五十國,美國分會是組織一九四七年大規模反種族歧視運動的先驅,直接催生馬丁路德.金博士於五、六十年代領導的民權運動。)奧迪士今年四十五歲,本身就是一位甘地「粉絲」;他年輕時在德州大學奧斯丁校區就讀,受教於社會學教授Lester Kurz,後者是當今世上公認少數幾位研究甘地的權威之一,本身也是非暴力主義者。奧迪士是怎樣搜集得該批甘地遺物的呢?據他自己說,由於他長期宣傳非暴力主義,所以和甘地的家族及新德里甘地博物館館長Tushar Gandhi(甘地的曾孫)稔熟;透過這些關係,他陸續從散居印度及世界各地的甘地家族成員當中收集了一些甘地遺物;此後,又在歐洲各地收藏家手上取得一些,前後一共花了十年,付出大量心血。上面提過,印度政府要求奧迪士停止拍賣,後者提出「勒索條件」,竟令印度政府哭笑不得。條件是,印度政府或是出資把該批甘地遺物運到世界上七十八個國家(七十八是甘地壽終歲數)作巡迴展出,並同時宣揚甘地的非暴力主義;或是從下年度起,把印度全國公共醫療開支佔GDP比例從目前的百分之一提升到百分之五,以利窮人。奧迪士還說,如果印方同意任一上述條件,他不僅會停止拍賣,還願意把整批甘地遺物捐給印度!印度政府為之氣結,拒絕兩點「勒索條件」之餘,只願出三萬美元購買該批遺物;談判拉倒,拍賣進行,結果由Mallya投得,印度舉國上下鬆了一口氣,奧迪士則在得到一百八十萬美元之後,聲明將全數用於推動非暴力主義教育事業。如此結局,尚算不錯。

筆者認為,國寶流散外地,由收藏家悉心搜集、鑑定、收藏、拍賣,客觀上並非壞事。以上述該批甘地遺物為例,如果不能在拍賣市場流通,各物件很可能寂寂無聞由某些甘地家族成員視作個人紀念物品收藏;一雙破涼鞋,一副舊眼鏡,說不定幾代人之後被當作無用之物處理掉,便永遠消失。相反,若文物有價,可自由買賣,則會有人花大量心血搜集、鑑定、收藏,有朝一日,終能「物歸原主」,得到最好歸宿。又以圓明園獸首銅像為例,藝術價值不高,若不能通過文物市場顯示其歷史價值,可能早已變作一堆破銅爛鐵,不知所終。一國文物,尤其是某些比較特殊的,能由自己保存,當然最好,若一時未能收回,則任之在公開市場上轉手、拍賣,亦未嘗不可,政府(或國民)不作高調爭取,則賣方亦無從開出種種不合理的政治勒索條件。由政府出馬,要求禁止流落外國私人手中的一些文物被拍賣,雖然有理,但長遠不一定有利,此事的經濟分析不同政治分析。

話說回頭,奧迪士領導的非暴力主義組織,其網頁上登有八位世界近代史上非暴力主義領導人物的照片,大概都是奧迪士本人心儀對象;此八位人物,包括印度甘地、美國馬丁路德.金、南非曼德拉、菲律賓阿基諾夫人……,還有中國西藏的達賴。看來,世界上除了大富豪如貝爾熱之類,一些本不見經傳的草根政治家,也很可以給國家領導人找麻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