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4

練乙錚:談談中美船艦南海糾纏事件

【信報-香島論叢】筆者對海事有興趣,上周發生中、美海上衝突,因為包含複雜的國際政治、海洋法律、船舶操作規則等各方面問題,因此一有空便找有關材料閱讀,獲益不淺,準備花一點周末篇幅和大家分享。(這類事件,材料往往是中方提供不多,分析有偏見,在所難免,讀者宜加留意。)

上周末(八日),美國國防部向中國駐美大使館遞抗議,指美國海軍遠洋監測船Impeccable,在南中國海國際水域上遭五艘中國船隻騷擾,中方船隻操作十分不專業,危害自身及美方船艦安全。中國外交部反抗議,要求美國政府立即停止其軍用船舶在南中國海域進行非法偵測活動。Impeccable(中國譯作「完美號」)(註1) 當時在海南島以南約七十五海浬,筆者翻閱海圖,得知該處位於中國南方巽他大陸架(Sunda Shelf)之上,與中國領土相距不足二百海浬,故毫無疑問是在中國的專屬經濟區(exclusive economic zone, EEZ)之內。有趣的是,中、美雙方對彼此提出的事實,如事發地點、雙方行為、船舶性質等,概無異議,唯一爭執在於,中國強調美方未經中國許可,在EEZ內進行軍事活動,違反有關國際法和中國法律,美國則認為在事發地點作軍事偵測,完全是國際海洋法認可。不僅如此,美國國防部還詳細公報了「完美號」的軍事活動性質。(此船特別設計,專門拖曳串式聲納偵測器,能錄取淺水之下的潛艇活動音資訊。○八年,中國把兩艘新發展的「商級」核動力導彈潛艇調駐海南島榆林港。一般而言,在深水的潛艇比較易偵測,淺水反而困難得多,南中國海比較淺,故美國軍方特別派了能作淺水偵測的「完美號」擔任此項工作;同時在附近一起作業的,還有另一艘性能稍遜的美艦「勝利號」。)更奇怪的是,中國早在三月四日,便開始派海空軍對闖進南中國海EEZ的二美艦進行監控,但當時沒有作外交抗議,而是在美方抗議「騷擾」之後才指對方惡人先告狀。原來,這些有趣現象,都和國際海洋法有關,箇中頗多複雜之處,誰對誰錯,三言兩語難講得清,事發之後幾天,中、美雙方大概也覺得難吵下去,大家都逐步收斂。法律方面的爭議,筆者打算另文詳細介紹,今天只講一個技術性問題:到底五艘中國船隻在事件中的操作方式,是否如美方所指的「不專業」。

行船不同開車,海上沒有石壆,航道沒有中線,公海上連航道也沒有,也沒有導航浮標,更沒有交通警察維持秩序;安全操作,一靠經驗,二靠熟讀守則,三靠自律。船舶航行一般無速度和方向限制,遇到其他船隻靠近時,船長唯一要保證的,是不發生碰撞,關鍵則是如何保持距離。為此,國際間有一套詳盡而嚴格的規定,一般稱為COLREGS,所有船員都必須熟讀。(註2)

COLREGS第二章第二節指出,兩船靠近時,輕巧讓笨頓。舉例說,兩艘帆船近距相遇,處於上風位的船要讓下風位的,因為後者所受的風被前者干擾,操作有困難。「完美號」是一條長二百八十一呎的普通動力雙體船,速度很慢,最高航速十二節(即每小時十二海浬);從美方發表的視像影片和硬照顯示,中國船隻細小得多,故應是主動採取防撞手段一方,特別是要自覺經常保持適當距離。但是,似乎在驅趕美艦過程中,中方船隻沒有好好注意這點。照片顯示,起碼有三艘中方船隻十分靠近美艦,距離不到二十五呎。對龐然大物「完美號」來說,船堅甲硬,這當然不算什麼危險,但對比較細小的中國船隻而言,情況完全不同。若發生碰撞,吃大虧的是中國船。相距二十五呎,若是開汽車,簡直太安全了,但開船卻不一樣。大家知道,流體力學中有所謂的「百努尼定律」(Bernoulli's Principle),講流速產生壓力差,若二船相距過近,水從二船之間流過,小船會被吸向大船,發生碰撞。(讀者可作一簡單實驗:兩手分別把兩張薄紙拿起垂下,之間平行距離一公分,然後在兩紙之間從上而下輕吹一口氣,你會發覺兩紙不是被吹開了,而是一吹便貼在一起。)故除非中國船要像「神風特攻隊」那樣,打算與美艦同歸於盡,否則如此靠近「完美號」,的確有點似在玩命。

此次海事令筆者想起○一年中美飛機互撞,中國戰機墜毀、飛行員失踪那一幕。當時中國J—8戰機亦是逼近美國P—3C偵測機,J—8小巧輕盈,長二十一呎,相比,P—3C長一百二十呎,一闊三大,體積和波音737差不多。據美國飛行員憶述,事發之時,J—8從左面趕上,越過P—3C機翼之時,僅高出十呎,而且為了要減速與美機同步,把機頭往上拉;筆者判斷,這一拉,壞事了,J—8尾部與P—3C機翼距離因為相對減少,之間的氣流被壓縮、加速,產生的壓力差就把J—8機尾吸下(或把美機機翼吸上),與P—3C的機翼碰撞,P—3C的螺旋槳跟着把J—8攔腰分成兩截。(註3) 飛得那麼近,也是玩命。

中國軍人勇敢有餘,對危險估計不足,表現和二月中俄國炮艇攔截中國貨船那一幕相比,分別很大。該次事件中,俄艇比那艘貨船細小得多,老遠便使用無線電向貨船喊停,(俄方圖片顯示,雙方距離起碼一百米);貨船不停,俄方便開火,完全「立」於不敗之「地」,手段絕對殘忍,對自己卻是絕對安全。

筆者的看法是,守土衞國,是軍人天職,但除非是真的要開戰,不然的話,在諸如○一年南海撞機及上周船艦互相糾纏之類的事情上,要適可而止,此時士兵的生命重於一切,專業安全守則還是要緊緊遵守,否則的話,吃虧的還是自己。

註:1.據三聯本《新英漢詞典》所示,impeccable第一義為「不會做壞事的」,故若船名譯作「絕非壞蛋號」,似乎更諷刺、更可娛樂; 2.即國際海事組織(IMO)頒布的《國際海上免撞規例》; 3.見"Lt Shane Osborn: Looking At a Miracle", The Free Library, 2003年網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