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6

練乙錚:澳門所作所為不利兩岸統一

【信報-香島論叢】澳門〈二十三條〉以極速通過之後,政治尺度收緊乃意料中事,當局甘冒不韙立此惡法,何可置而不用?沒料到的是收緊得如此急劇。港大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被拒入澳,對教授個人而言,當是一種打擊,但事件要害在於顯示澳門當局如何急於利用手中新增權力,狠狠箝制澳門人的學術自由、思想自由。對此,澳門既得利益階層無不彈冠相慶,其最出色政治代言人愛國賭王何鴻燊喜上眉梢的言論,足可說明一切。相比,澳門特首何厚鏵還要點面子,強調拒陳入境不過是澳門警方「依法辦事」,與〈二十三條〉完全無關。此何欲蓋彌彰,彼何卻一語道破。

香港方面,輿情嘩然,除少數議員如葉國謙、鄭耀棠與何厚鏵一氣,稱澳警不過「依法辦事」,管憲制事務的林瑞麟因為「未燒到埋身」尚可龜縮一隅默不作聲之外,各主要當權派人士或是看不過眼、或是感到社會壓力,紛紛發表不滿澳門當局言論,民建聯副主席劉江華、自由黨方剛、劉健儀,甚至當年推〈二十三條〉悍將、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也在此列。社會壓力如此巨大,曾蔭權過問此事、李少光跟進,結果怎樣,對香港特區政府未來如何再推本地〈二十三條〉立法,有深遠影響。「一國兩制」概念本來不錯 ,但一旦加上〈二十三條〉立法,澳門的「兩制」便馬上「走樣」,政治上大步與內地的「一國」看齊,足以證明當年香港人擔心、百萬市民上街遊行發聲反對倉促立法,實在正確。港人比照此二事,當可從中總結○三年社會運動之重大意義。

歷史上,一國之內分疆劃界,並以之作為政治工具限制人民行動自由、遷徙自由的例子不少,近有種族隔離時代的南非和前共產主義蘇聯。當年南非的做法,是把有色人種特別是黑人限制在郊野及城市中的若干地區居住,白人聚居之處,黑人不准進入,因工作關係不能不進入的(如在白人區內當清潔工),必須在每天黃昏宵禁時段之前離開,否則犯刑事罪。此即所謂的「大隔離法」(grand apartheid),有別於禁止白人與有色人種之間的婚姻和性行為的「小隔離法」(petty apartheid)。此制度於一九五○年建立,至九四年白人獨裁政權終結,始完全取消。

蘇聯不以種族為限制行動自由的基礎,而是「一視同仁」。一九一七年革命之前的沙皇時代,俄國各地人民的行動自由已受種種限制,革命之後概由列寧取消,至一九三二年始由史太林恢復。史太林規定,所有足十六歲的蘇聯人,除出國旅行要申請護照之外,在本國居住,亦須持有一本「內部護照」(propiska),此護照只在住址四周一定範圍內有效,要越此範圍,須事先申請,審批非常嚴格,與中國內地改革開放之前的「戶口」制度差不多。這種「內部護照」,最初無疑是為控制城鄉流動、保證農業生產、方便計劃經濟分配產品而設,後來衍化出箝制思想和行動自由的工具功能,一物二用,與香港、澳門、內地之間通用的身份證、回鄉證、雙程證差不多。前蘇聯是極左國家,前南非是極右政權,二者交集是一個「極」字,極權。這些政權,既以武力或暴力為基礎,強調國家統一,但又為了便於管制人民,把一國之內割得四分五裂。據英文維基百科所示,當今世界上還有「內部護照」的國家,只有四個,就是俄國、烏克蘭、北韓和中國。從九七後第一次香港身份證或回鄉證持有人因政治原因無法進入內地或澳門之日起,此二證便成為前蘇聯意義上的「內部護照」了。

澳門通過〈二十三條〉、陳文敏被拒入境二事發生後,香港人特別是香港學術界要知所警惕,看到如果香港也通過類似澳門的〈二十三條〉之後,政府對思想自由、學術交流的管制,會是何等景象。學界就此事發聲的,目前只有大學生;教授們則大致上還在保持沉默。澳門的今天,說不定就是香港的明天。

此期間,今年的「兩會」正在北京舉行,溫總工作報告提到統一問題,強調「兩岸開始步入和平發展軌道」,此點是新意,有潛力,但台灣人民如果看到港澳在「一國兩制」之下、〈二十三條〉立法之後,思想如何逐步受箝制、學術交流如何受粗暴踐踏,看到最近的教授被拒入澳事件發生之後,澳門政界頭面人民如何囂張跋扈,他們對統一的支持必會大減。若「一國兩制」的終極目標是變成通過〈二十三條〉之後的澳門,則台灣還是保持現狀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