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0

練乙錚:曹二寶理論探討 中聯辦澳門落實

【信報-香島論叢】港區全國政協與特區政府之間的「十點協議」,前些時無意中被愛國報紙「踢爆」,害得林瑞麟、曾蔭權要急急否認「第二權力中心說」,中聯辦亦一再發言,企圖淡化疑團,政協諸公則顧左右而言他,最後由中央政策組大事化小事、小事化平常。回想,此「協議事件」就像《紅樓夢》七十三回寫賈母丫頭「傻大姐」無意中拾得「五彩綉香囊」那一幕。大家記得,傻大姐拾得那個「狗不認」,以為上面綉的是妖精打架,邢夫人搶過來一看,嚇個半死,斥喝道:「快休告訴一人。這不是好東西,連你也要打死。皆因你素日是傻子,以後別再提起了。」愛國報章有否被罵傻子,筆者無從知道,但當權派矢口不認,協議之事遂再無人提及。以為事件就此平息,怎料還有續集:上周本地政界又發現,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曾在中央重要刊物上著文,提議香港設置直屬中央的「第二支重要管治力量」。此言一出,那還了得?事涉中央於回歸前對港人承諾的「高度自治、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故政界包括港府高層對此都十分關注,以致中聯辦只得再次發言滅火,稱曹二寶文章是作者在中央黨校受訓時寫的一篇「理論探討」文章而已;但中聯辦如此說,卻不如王熙鳳在第七十四回又一「十錦春意香袋」出現後,被王夫人質問時那樣邏輯慎密辭鋒犀利地撇得一乾二淨。一點只是一點,兩點卻可連線,曹文再度引起港人關注「第二權力中心說」,十分自然。可惜筆者拙於判斷中央意圖,故今天只嘗試和大家一起分析曹文中的若干重要觀點,深化此一新的「理論探討」。(註1)

曹二寶認為,香港是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回歸的,基本法既界定了特區政府的自治範圍,也規定了中央政府保留的權力(外交、國防、剩餘權力),故為切實推行管治工作,必須有兩支隊伍,其一當是「香港特區建制隊伍」,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和各級公務員、法官及其他司法人員等;其二則是「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包括港澳辦、中聯辦、外交部及解放軍駐港單位等。權力靠人行使,故曹二寶的「兩支隊伍」說,至此的確無懈可擊。對此安排,港人亦知之甚詳,應無異議,而事實上,回歸頭十年,兩支隊伍起碼在公開場合表現中規中矩各安其位,中央政府予人印象因而是基本上兌現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 (練生真作如是想??),故港人大體上滿意,國際上也有不少好評。

但是,從談「管治香港的力量」出發,曹文話鋒一轉,轉談「香港的管治力量」。這個語意轉變十分明顯,茲引曹文其中一段說明:「一國兩制條件下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作為一支管治力量,合法、公開運作,是我國單一制政體下正確處理中央與香港特區關係的現實需要」。這裏的關鍵詞是「合法、公開運作」和「現實需要」。據港人一向理解,上述包括港澳辦、中聯辦等中央或其派出機構,早在回歸第一天起,便完全合法而公開地運作。曹二寶在○八年始提出要公開化、合法化的那些運作,必然是另一些此前不合法、不能公開的。這一類活動近年明顯增加,港人心照不宣,但現在曹二寶認為,這些活動因為現實需要,應名正言順浮出水面了。這就是「管治香港的力量」和「香港的管治力量」的分別,前者不一定在香港,後者一定在香港,而且是立足香港、插手香港,而按曹二寶的進一步說法,更「不存在干預不干預的問題」。

這個○八年提出的「理論探討」,真要落實起來是怎樣的呢?港人有辦可看,因為澳門已經走在前面。曹二寶文章出台後不到一周,澳門愛國報章《新華澳報》即發表署名「永逸」、題為〈中聯辦正積極發揮澳門第二支管治力量作用〉的文章,認為「(曹二寶的)『兩支管治隊伍』觀點的成立,宣告了『江澤民時代』關於港澳辦和中聯辦要做『守門員』的論點已經徹底被放棄。中聯辦將全面深入……協助特區行使屬於高度自治範圍內的權力。」這方面的「協助」,特別是在香港,首階段當然是靠政協委員推動為上策。然而,在澳門,如此間接大可不必。「永逸」續說:「因為廢除了『守門員論』,最近顯然可見澳門中聯辦負責人傾巢而出,與澳門各界密切聯繫,鼓勵他們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積極發揮『澳門第二支管治力量』的作用,努力地為作為『澳門第一支管治力量』的特區政府『幫台』、『補台』。」(註2) 若香港中聯辦要如此積極公開為特區政府在自治職能上「幫台」、「補台」(甚或在選舉活動中「站台」),事先當然要經過一番合法化的努力;在這方面,港區政協是很可以為之鳴鑼開道的,所以才需要「十點協議」。

然而,曹文更為重要的,並非此點;香囊最精彩之處,不在外而在內。篇幅關係,明天待續。

註:(1)曹二寶文章〈一國兩制條件下的管治力量〉見中央黨校《學習時報》第422期。筆者有解名癖,曹二寶令筆者聯想曹雪芹鉅著中的兩個「寶」,未知曹先生是紅迷否? (2)見○八年二月五日《新華澳報》「華澳人語」欄。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