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5

練乙錚浮夫記

【信報】由於練乙錚再戰文字江湖,所以過去的五百天,最多人問我的兩個相關問題是:一、練生每日花幾多時間寫「香島論叢」?二、練生的迷你巨著《浮桴記》,那個「桴」字怎樣讀?

據小弟的觀察,練生每日大約午飯時間就在公司,除了去排版部跟進一下版面,以及久不久在男廁滿足一下生理需要之外,大部分時間都會一個人在房間伏案,伏呀伏,一直伏到凌晨一兩點。換言之,答案是,他每日起碼花十二個鐘頭寫「香島論叢」(實在忍不住要講多一句,「香島論叢」這個欄名不但「娘」味甚重,「左」味也甚濃,雖然練生曾是毛派,卻畢竟不太切合其當前身世,所以小弟好希望他可以改名。為表誠意,自動獻身,奉上一個,正是「練靶場」也)。

至於《浮桴記》的「桴」字,我就會讀「夫」音。事關《辭淵》告訴我,讀「浮」音,指房屋的二樑;讀「夫」音,則指竹筏或木筏。照看,練生不會渴望自己浮在二樑之上吧?

不過,於我,最重要的還是,即使是正音,讀成「浮浮記」實在撟口摻手。我從來不慣把時「諫」讀成時「奸」,把周「罕」讀成周「horn」,以至把座右「冥」讀成座右「明」。更何況,廣東話也有變調的需要,例如把「珊珊」讀成「珊潺」、把「玲玲」讀成「玲擰」,以至把「城城」讀成「城醒」。如此類推,也得把「浮浮」讀成「浮剖」,變相把大好一個哲學意象乳名化、膚淺化,以至弱智化!

叫「浮夫記」就大不同!一來即使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誤以為「浮桴記」就是「浮夫記」,也一樣可以散發出陣陣叫人心醉繼而心碎的漂泊味。我甚至覺得,「浮夫」就是「浪子」,《浮夫記》就是「浪子心經」。一本從政實錄可以當愛情小說來看,塵世間最有趣因而也最唏噓的事,莫過於此!

這陣子,練生放大假,乘桴浮於楓葉國,然後與一直諱莫如深的家人團聚,令人想起王家衛的《東邪西毒》:洪七決定帶着妻子闖蕩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