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2

練乙錚:是的,香港須「再出發」!

【信報-香島論叢】香港回歸快十二年了。對中國人而言,十二年有特殊意義;古稱十二年為一紀,因為歲星(木星)每十二年運行一周天,回到原來位置,古人望天文而生義,故《國語》有謂:「蓄力一紀,可以遠矣」。因此,港人今年回顧走過的路,檢討得失,然後「再出發」,合適不過。在回歸之後這段時間裏,一頭一尾有曠日持久的國際金融風暴正面吹襲,中間則經歷各類流感和非典瘟疫衝擊、大規模群眾運動及領導人不正常更替所引起的震盪。可幸,任憑雨打風吹,香港風流依舊,社會基調基本無缺;這既是因為香港經濟底子厚、體制優越、自由度大,調節功能良好,也是因為港人原有一套價值觀念生命力強,縱非什麼大主義硬道理,更從來不靠國家機器大樹特樹醍醐灌頂,故雖生於淺窄縫隙而長於艱苦歲月,亦能根深蒂固,有其自身德性與規範。數十年來,港人處於大陸與海洋文化歷史的時空切線之上,凡制禮作樂之所用,不以古舊而見棄,不因外來而排斥,兼容並收自成一體,此即今日「一國」之下的「兩制」內涵。然而,九七以降,大陸對香港的影響力日大,無論是好事物還是壞因素,通過有形或是無形之手,皆像水銀瀉地般迅速進入港人生活和意識領域;如何取精用宏擇其善者而蓄之,實為決定今後香港社會向上提升抑或向下沉淪之關鍵。按此,筆者特別就國情對香港核心價值之影響及港人因應之道,作一簡略分析。

法治。此是香港最強項,而香港法治之本,就是司法獨立,《基本法》總則第一條講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第二條即提司法獨立,可見其憲政地位之重要和崇高;國內法律界亦每以香港之司法獨立為鑑,改善其司法系統,惟內地實行「三權合作」,一時積重難返,故近年多起重大案件如上月發生之鄧玉嬌案,司法皆因黨政權力強行干預擺布而嚴重扭曲。習以為常,黨國領導人亦嘗於有意無意之間對香港輸出「三權合作」說,而本地趨炎附勢之輩,竟無視兩制之分野而阿諛奉承,「愛國」賣港,莫此為甚。港人見不賢而內自省,重視法治和司法獨立,應是「再出發」的根本。

廉政。此亦是香港「拳頭產品」,強得可向國內輸出。回歸以來,香港的兩位行政長官和一眾司局級高官,於治港諸事或力有不逮而有可非議者,不在話下,然此輩潔身自愛為政清廉,不必說沒出過像區文龍許宗衡等之敗類,便是對什麼特別費機要費,也一絲不苟。廉政源於法治和輿論監督等體制因素而有所超越,成為一種獨立的公德價值而為政者心嚮往之,這是香港最難得之成就。內地今年嚴打貪腐,固然值得讚賞,惟養廉首重體制,其次才是行動;沒有體制價值支撑,嚴打不能持久,肅貪者也會被貪污者腐蝕。港人自助助人,必須設法讓內地黨政當局明白此點。

自由,特別是思想和言論自由。思想是內心活動,言論是表達行為,自由應囊括宗教、政治、學術等一切領域。戰後絕大部分從大陸移居香港人士的核心追求,便是自由,故港人特別重視之,有深刻歷史原因;大陸政府種種對自由的粗暴限制,對很多港人而言都是惡夢重溫。上月,內地工業和信息化部下令,今年七月一日起,所有在大陸銷售的個人電腦都必須安裝「綠壩」網址過濾程式,一下子把網民在網上一舉一動置於政府全程監控之下;政府可以如此一聲號令獨斷獨行、不經公眾諮詢無任何法理根據而任意限制人民思想和行動自由,對港人而言,簡直不可思議。但是,類似此種政府行為在港出現已非天荒夜譚。六四二十周年,港人哀悼天安門死難者情不減當年,上周傳出,廣東電視台五位編導因未及過濾香港維園悼念活動的十秒鐘直播片段而遭革職,而香港一國兩制之下的一些政治巡捕,亦同時向採訪當晚悼念活動的香港電台大興問罪之師,豈偶然哉。此點港人尤應留意;自由一失,其他價值保無可保,香港只有向下沉淪。

民主的爭取。這是香港的弱項,但條件很好,因為有法制、自由、《基本法》和中央政府的(有限度)承諾;平情而論,也因為當權者和當權派比較克制,例如對○三七一,政府沒有武力打壓。但是,爭取民主的最重要有利條件,在於香港民主運動理性平和,勝於全世界所有地方;特別是,香港所有重要的政治集會遊行,不但完全守法,而且都選擇在假日或工餘時間進行,絕對無損任何人的經濟利益和社會穩定,一次又一次以事實有力反駁了香港的一些新末日論者散播的「民主亂港」、「民主禍港」論。港人鍥而不舍理性追求民主,此優良傳統更應保存、發揚。

政治透明。這也是香港另一弱項。論經濟發達地區的政府透明度,香港表現甚差,明顯例證之一,就是政府運用大量公帑支付顧問研究報告,但對報告內容只作十分有限的選擇性公開,公眾無法從中了解政府的決策依據。不過,港府運作不透明,港人知之甚詳,不必多說;更不合理的,是中央政府對港工作及其直屬機關在港的運作,也是九成九的黑箱作業。無論是選擇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還是設立特區第二管治渠道等重要事情,港人都是蒙在鼓裏。港人性格溫和,萬事可以商量,不同觀點可以包容,唯獨最不喜歡受人擺布,對鬼鬼祟祟的各種幕後活動,無論表面上說得做得如何體面堂皇,港人都十分不齒。港人今後必須設法讓各級掌權者理解這點。

對話,特別是掌權者與民眾的對話。這也是香港弱項,主要責任當然是在掌權者一方。在政府行為上,每當政府理虧而受詰難,不是油腔滑調不知所謂但求脫身脫窘,就是以「不就個別事例評說」作護身符而虛與委蛇。特區政府如是,在「敏感問題」上,中央政府亦然。近聞中央政府有意改變在香港對六四事的「不爭論」立場,這是港人二十年來求之不得之事,怕的就是中央政府放不下身段不和港人議論。真理愈辯愈明,當權者為什麼就是不與民眾平等對話?港人此時檢討得失,不能忘記爭取這點。

是的,香港十二年來經歷了很多事,需要總結一下,然後「再出發」,重要的是認清和肯定自己的存在價值,知道自己的強處和弱點所在而有所堅持、爭取。中國不缺土地和人民,更不缺GDP,缺的就是一個獨特的香港,故港人唯其立足「兩制」,方可對「一國」作最大貢獻;唯其能獨立思考、不唯唯諾諾,能一分為二看待「一國」對香港的好影響和壞影響而有所取捨,才能真正貫徹愛國愛港。這是今年七月一日,無論是在慶祝酒會上酒酣耳熱的上流人士還是在遊行隊伍中揮汗如雨的泛泛之輩心中應有之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