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8

練乙錚:「任人唯親」的另類解讀

【信報-香島論叢】議員指陳德霖獲金管局總裁「準任命」,反映曾蔭權「用人唯親」,此說不無道理,筆者從三個方面說明。

第一個「親」,是制度問題。本港法例規定,金管局總裁一職由財政司司長委任;事實上,此即由特首授意人選、財政司司長執行委任,故實質上等如特首任命。這本身沒有什麼大問題,世界各國央行主席一般都由政府行政首長委任,在美國,行政首長就是總統。不過,在西方國家,這種任命,要由民選的立法機構審議通過才能進行。但是,香港的這項任命,立法會無權置喙,而是由行政長官、財政司司長說了算;這等於替特首造了一個「用人唯親」的關鍵條件。當然,這一點不直接是曾蔭權的錯,因為有關法例是九七之前訂立的,富殖民色彩,同時也是當今中國特色,改不了。

第二個「親」,是「近親繁殖」,指從金管系統中委任新的總裁。此非關道義,而是涉及判斷力問題。填補任何機構空缺,方法都有兩個,一是從機構內部晉升,一是從體系之外找人才。陳德霖的財金經驗識見,九成來自任職金管局;他○五年離開金管局之後,在渣打任職不到兩年便離開,談不上取得什麼新經驗。其後,他在特首辦當曾蔭權的「大內總管」,搞的主要是政治,與財金無關,故陳的金管經驗,都是金管局經驗;換言之,他是「局內人」。一般而言,若一個機構往績優秀,機構首長換人,繼任人的主要任務是守成,則此人由內部晉升,是較好的做法。相反,如果一個機構的運作到了一個轉捩點,需要新思維,或者機構管理出了大問題,業績倒退,持份者不滿,則首長換人之時,空出的位子宜由「局外人」補上;這個做法,一方面可起「他山之石可攻玉」之效,在迫切需要改轅易轍之際替機構注入新思維,另一方面可以不礙於情面,由新來的「局外人」大刀闊斧清除思維老一脫的高層人員。這是標準的管理科學觀點。論實證,例子俯拾即是。福布斯雜誌曾報道,元二千年以來,美國有五間大企業起死回生,靠的就是從外面招聘新總裁,實行有效變革。此五間大企業分別是電腦主件公司AMD,大藥廠 Schering-Plough,醫保服務公司 AETNA,大銀行 JP Morgan & Chase,工業產品公司 Tyco;五位新總裁,其中一些是向成功的同業對手挖角所得,另一些則來自相關但不同的行業,總之不是從企業內部晉升。(註)

金管局需要大動作改革嗎?筆者的看法是,雖還遠遠不至於要改轅易轍那麼嚴重,但有兩件事,突顯新總裁必須有大勇氣、新思維。其一:迷債事件產生的原因之一,明顯是金管局監管有漏洞,但局方至今堅拒承認疏忽,在立法會的調查小組上,更堅拒交出內部調查報告,無疑是在「捂蓋子」;其二:民意一般要求對香港一向以來的金融界雙頭監管局面進行檢討,但金管局認為目前的體制很好,無必要改動。故為求在此二事上有更客觀分析、更大膽思維,新的金管局總裁是以一個對金融業有深刻認識、但非來自金管局體系內部的「局外人」為佳。

第三個「親」,事關金管局能否獨立執行金管政策、不受政府或其他力量的政治意見或動作所影響。和任何中央銀行一樣,香港的金管局在按法例推行金管政策之時,必須是一個「獨立王國」(在其他與金管政策無直接或間接關係的事情上面,例如高層員工薪酬、添置新辦公室物業等,金管局卻應該考慮輿論意見、接受監管。)美國央行與政府關係過密,主要表現為令通脹上升。貝南奇最近被批評,指他與政府心領神會,過分「合作」,明顯幫助「政府赤字通貨化」;此即政府為保持「各方滿意」而增加政府開支以爭取民心,令預算出現赤字,需發政府債券收集資金彌補,但資金從何而來?由央行印鈔向政府買下債券便可。若走這一步,通脹便近在眉睫。尼克遜當總統時,委任Arthur Burns當央行主席,此公被指在任內頂不住政府行政系統的壓力,以過分寬鬆利息政策幫助尼克遜競選連任,結果引來嚴重通脹,政府不得不搞價格管制。香港金管局無調控利率以操控銀根的角色(因為港元與美元掛鈎,港元利息須跟隨美元息口),但是,在金融監管工作上,它有角色,故必須能夠頂住可能來自政府的某些壓力。一個不無真實性的假想例子是,外國或內地金融大戶對特區政府施壓,要求放鬆某些監管;此時,金管局必須頂得住壓力。如果特區政府「內舉」金管局總裁,而不是委任一位與自身權力距離較遠的人出任此職,則若遇到上述壓力,受主僕情誼因素影響,金管局總裁或許會按政府意見辦事、向政府背後的勢力讓步。

基於上述第二、三點理由,筆者認為,特區政府的「準委任」確有問題。陳德霖還不是理想人選。

註:見○五年四月二十七日福布斯網站Lisa DiCarlo文章 "Turnaround C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