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9

練乙錚:讓學術研究幫助解決選址問題

【信報-香島論叢】落後國家的豆腐渣工程,多見於「死人冧樓」之類的硬件事故;社會漸次富裕之後,此類怵目驚心的災難減少,人們的注意力遂轉移至體制結構、管理手法和決策質素等更高層次的問題上面,對政府的評價,也主要看它處理一些軟問題之時所顯示的軟能力。正生書院事件代表的「里人不喜之土地運用」問題(LULU),便是軟問題中的難之又難者;事件「考起」特區政府,實不足為奇。解決這類問題,不能靠威權壓服,因為由之而生的後遺症會很嚴重(若里人不喜正生,憤懣化作報復,受害的又是該校學生);但是,政府也不能簡單地當「和事佬」,以為召集各方坐下來,「飲杯茶、食件餅」,便可中間落墨解決問題皆大歡喜。政府需要的,是專業知識和對這類問題的深入研究。

社會科學研究利益糾紛,最常用的分析工具是博弈論,而直接可應用於解決LULU問題的那一支,便是「機制設計」(mechanism design),此門學問的開山祖師是○七年經濟學諾獎得主賀維奇(Leonid Hurwicz)。賀老去年歸道山,但幾十寒暑開枝散葉,入室弟子不少,包括千禧年早於恩師得諾獎的丹尼.麥法登,及門弟子則更多,常來本港科大商學院作客座的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院長田國強,便是其中一位,而科大經濟系年青學者郁燕博士,亦是「機制設計」高手。傳統博弈論視遊戲規則為博弈環境中的既定部分,逐利者按規則見機行事,爭取一己最大利益;機制理論的着眼點則在「設計」二字上:遊戲規則如何設計,才可以在「挑通眼眉」的理性逐利者全情參與之下,實現最佳社會效益?賀維奇教學出名輕鬆幽默,但他的學術著作不易讀,筆者今天介紹的,是一些賀氏傳人的發微。

一九八七年,賓大瓦爾頓商學院的 Howard Kunreuther 首先提出以逆向拍賣的方法,解決公害選址問題。(註) 這個方法很簡單:政府要求N個社區每區報出自己的「起碼接受價」(即該社區為接受公害選址而向政府要求補償的起碼金額);然後,政府把公害置於提出最低「起碼接受價」的社區,並同時給予這個社區所報出的金額作補償,其他社區則向政府繳交相當於此補償金額(N-1)分之一的賠償費。可惜,後來的研究證明,這個看來簡單可行的機制,包含不良誘因,致令某些社區報出的「起碼接受價」,可能超出該等社區的真正「起碼接受價」:此種「作大」,有損得標以外社區的福祉,機制因此可能遭遇各方抵制,事先難獲接受。

九十年代初,馬利蘭大學的體制理論家 H. Peyton Young(現坐鎮牛津大學),提出所謂的「楊氏轉賣機制」。轉賣什麼呢?此機制之遊戲規則是,N個社區首先每區獲發須接受公害選址的N分之一或然率(probability);跟着,社區之間自由分拆買賣此或然率;當自由買賣停止之後,政府再按每區最後持有的或然率,以加權攪珠方式,定出須接受公害選址的社區(例如,設或然率買賣結束後,A社區手上有十分一或然率,B社區有其餘十分之九,攪珠時,卷筒中便置一個A珠,九個B珠,政府代表從中抽出一個珠,決定「花落誰家」)。這個方法也很簡單,爭議少,且亦可用於公害選址上,缺點是理論分析困難,且有攪珠一步,致令公害不一定落座於損害最小(社會代價最低)的社區,故結果對社會整體不一定最優。不過,實驗顯示,此法也有可取之處,特別是在多種機制的比較研究中,此法能讓「落磨」社區得到最高的補償,因此事先能為各社區接受的可能性也高一些。

九七年,芝大的 Don Coursey 和南韓國家公共財政研究所的Sangheon Kim,合作了一個很有影響的研究,仔細分析了七種不同的公害選址機制的特點;這些機制各有千秋,但總的來說也有高下之分,其中一種稱為「近乎完美的首選策略機制」(AIDSM),優點最多。所謂「首選策略」,在這裏有專門涵意;大家可以想像,當政府要求社區報出因接受公害選址而承受的代價(損失)時,某些社區可能「作大」,但如果機制設計得當,導致任何社區都單方面自動選擇把真正代價如實報出,則「報真數」便是所謂的「首選策略」(dominant strategy)。這個AIDSM遊戲怎樣玩?也很簡單:報最低承受公害代價X的社區接受選址,政府予此社區的補償是所有社區第二最低報價Y乘以(N- 1)/ N,其他社區則每區向政府繳交相當於最低報價Y除以N的收費。可以證明,按此遊戲規則,所有社區會自動報出本區真正代價,不會「作大」。代價最低的社區接受公害選址,因此,機制的社會效益最高。但此法最終須由政府庫房支出金額(Y-X).(N-1)/ N,此數再加上各區收費,才足以支付接受公害選址的社區的損失補償;這樣,對政府而言不太化算,是美中不足,故只曰「近乎完美」。當然,如果X和Y很接近,政府這個「損失」便接近零。

筆者不作學術研究已久,對近十年來「機制設計」最新成果不甚了了,這裏提供一些材料,只為引起讀者興趣;政府看了,若有心為解決將來可能出現的更複雜的LULU問題作準備,另外就教高明,當有很大好處。

註:正生是公益,但在學術研究中的選址問題裏,卻稱為「公害」,十分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