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0

練乙錚:典守者不能辭其責

【信報-香島論叢】新疆七五事件發生,當局竟立即「定性」為境外分裂主義分子操控的打砸搶燒事件,手法如此「化學」,令筆者想起年前讀過清代博學家陳康祺記乾隆皇帝及和坤的一段野史,很有意思,這裏轉述一下,借古諷今。話說某日乾隆皇帝外出視事,在御車上審閱邊疆地區形勢報告,其中一個奏子說某省有要犯越獄幹壞事逃跑了,乾隆不悅,隨口罵了一句:「虎兕出於柙。」扈從都不明白皇上這句話的意思,只有和坤說:「爺謂典守者不能辭其責。」➀ 疆獨問題十多年來愈發嚴重,維漢關係惡化,七五事件之後,當局推卸責任,悉數諉過於境外敵對勢力和當地壞分子,對中共自身少數民族政策出問題、新疆當局執行不當、大漢種族主義抬頭等原因避而不談,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七五事件飽含種族仇恨因素,維人見漢人便打,官方只提「打砸搶燒」,轉移視線,因為在維人種族仇恨的背面,正正是由來已久的大漢種族主義。六月二十六日的韶關事件,說明問題;此事由漢人謠傳維人強姦漢女引起,導致漢人圍毆維人,兩名維人因此死亡。據六月二十九日內地「搜狐網」登載的一段手機錄像顯示,當晚數百漢人追趕、毒打幾個維人,兇狠一如七五事件維人虐殺漢人,➁ 漢人種族主義於此暴露無遺、無可否認。試想,韶關事件中,若真有強姦之事,但犯事者是年輕漢族工人而被姦者是維女,會引致漢人圍毆強姦者的場面嗎?顯然不會!只是因為謠傳維人強姦漢女,激起潛在的大漢種族主義,遂有該晚群眾暴力事件。但六二六事發之時,當局既無迅速行動阻止毆鬥,事後亦只是緝捕傳謠者歸案,對漢人種族主義行為絕口不提;此事撩起新疆維人心中種族仇恨,但官方對韶關事件之關鍵作用只是輕輕帶過,反指新疆暴民「藉故」生事。當局不提維、漢雙方之間的種族主義,因為一提,便說明「社會主義少數民族政策」終歸失敗,並不比資本主義好多少。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四九年建國之初,毛、周等第一代領導人三番四次告誡漢人自我檢點,並在《憲法》序言中明申「要反對大民族主義,主要是大漢族主義」;一九五三年,毛更對做少數民族工作的幹部批示說:「大民族主義還是嚴重地存在,不能說只是殘餘;目前時期主要的危險思想是大漢族主義,不要籠統提大民族主義。」➂ 八十年代胡耀邦巡視西土少數民族狀況,回來給中央滙報,說那裏搞得像殖民地;顯然,問題四十年也解決不了。於是,再二十年之後,便出現韶關六二六事件和烏魯木齊七五事件。矛盾早已惡化、硬化,成為仇恨。

應該指出,大漢種族主義不自中共建國始,中共五十年代制訂的少數民族政策,的確包含很多進步因素,對待少數民族比對待漢族還要好,在經濟、教育、生育等多方面採取積極補償政策,比美國的 "affirmative action" 的出現還要早。美國對少數族裔或弱勢社群給予積極補償,始自一九六一年甘迺廸總統的一份手諭(executive order),內容比較抽象。六五年六月四日(!),詹森總統在傳統招收黑人為主的哈活大學(Howard University)演說,具體點出此政策的核心內容。六九年,尼克遜簽署有名的「費城手諭」,定出一些推動積極補償政策目的和時間表,並強制要求聯邦政府批予商界的合約,必須由商戶列明僱用少數族裔的人數,並須證明僱主有計劃逐步走向僱員當中的種族平等目標。美國此類政策,比起中國晚出十多二十年。然而,為什麼美國根深蒂固的種族問題幾十年來逐步得到改善(奧巴馬能當選總統是重要標誌),但中國在推行積極補償政策幾十年之後,種族仇恨近年竟是變本加厲呢?

原因有好幾個。首先,中共的少數民族優惠政策,至少在建國初年,是相當全面的──政治方面寬鬆,經濟和社會政策方面,則給不少優惠。在七十年代改革開放之前,物質極度匱乏,此種優惠十分重要;全國人民吃都吃不飽,少數民族多分一碗粥、進大學的分數線低一點、計劃生育限制少一點(提供多些農牧家庭勞動力),都是極受歡迎的政策。但是,當經濟發展了、溫飽不是大問題之後,這些物質優惠的吸引力便下降。另一方面,從五十年代後期開始,中共對少數民族政治和思想方面的約束日漸加強,文革時期更不用說;對這些限制,少數民族的反感日增。改革開放之後,權利意識萌芽,從外部滲入的分離意識亦逐步抬頭,但此時中共既沒有新對策,還因為要抵制分離意識而採取日益強硬管治手段,因此,以漢人為主體的政權與少數民族之間的矛盾不斷激化,便很自然。中共少數民族政策未能推陳出新,有其深刻意識形態根源,篇幅所限,此點改日續議。

註:➀出自陳著《郎潛紀聞》。乾隆虎兕句出自《論語》季氏篇,和坤語引朱熹註解,乾隆因此知道和坤有學問,從此重用他;清朝最大貪官原來學識淵博!

➁此二分四十二秒錄像已從「搜狐」消失,但仍可在youtube上看到,見http://www.youtube.com/watch?v=6uN32RSb92w&NR=1;

➂見五三年三月十九日毛〈對中央轉發西北局關於甘肅寧夏檢查民族政策執行情況報告的附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