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0

沈旭暉:中美洲外交投機,阿布哈茲與偽滿洲國

中美洲國家宏都拉斯發生政變,臨時政府宣佈退出美洲國家組織。這類新聞對我們而言似乎過分遙遠,畢竟中美洲在國際政治舞臺的重要性相對不高,難得吸引公眾關注。其實中美洲各國的外交政策別具特色,有時相當出人意表:例如當地是台灣「外交」的最後堡壘,就是典型例子。其他具戲劇性的中美洲外交例子,還有不少。

年前,俄羅斯宣佈承認分裂自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喬治亞的阿布哈茲、南奧塞梯兩國獨立,作為對西方單方面承認科索沃獨立的報復。這「兩國」政權強烈親俄,普遍被當成是莫斯科的傀儡。月前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和「兩國」領導人簽署共同保衛邊界協議,更被西方視為挑釁。然而,俄羅斯並非全球唯一承認這「兩國」的國家,還有一國與它們建立了正式外交關係。這並非俄羅斯多次要求的白俄或哈薩克,而是遠在中美洲的尼加拉瓜。

尼加拉瓜不惜開罪強鄰美國,作出如此政治投機,有其獨特考慮。現任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是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領導人,那是前蘇聯支援的左翼遊擊隊,他曾在1985-1990年擔任總統,對左翼思想依然鍾情。2007年,他通過選舉重新上臺,希望局部脫離美國影響、與俄羅斯建立更緊密關係,承認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成了他的效忠方式。他一廂情願飾演俄羅斯老朋友的角色,不單為了意識形態原因和獲得經濟和軍事援助,更希望俄羅斯投資興建尼加拉瓜大運河,這可是該國的多年夢想。奧爾特加明白不管如何親美,美國也不可能協助尼加拉瓜取代巴拿馬運河的地位。這案例教人想起70多年前的尼加拉瓜鄰國薩爾瓦多。當時日本建立偽滿洲國後,國聯不予支援,東京苦苦尋求國際承認,最後終於找到第二個與偽滿洲國政權建交的國家。這國家出乎世界意料,就是薩爾瓦多。薩爾瓦多當時的總統馬丁尼斯是法西斯獨裁者,曾鐵腕鎮壓農民起義,卻通過高壓帶來短暫的經濟繁榮。他的上臺獲得美國全力支援(美國從來有支援右翼獨裁者的傳統),而事實上,在上世紀30年代,美國同情法西斯的勢力亦有不少。但馬丁尼斯希望多走一步,成為中美法西斯堡壘,不但率先承認偽滿洲國,也搶在德國和義大利之前承認西班牙佛朗哥的法西斯政權。薩爾瓦多承認偽滿洲國後,雖然沒有從日本得到多少好處,卻獲德國賞識,希特勒後來派德國軍官到薩國訓練士兵,馬丁尼斯也宣佈在國內批評軸心國屬非法。

不過,中美洲畢竟是美國後院,上述國際投機雖然出格,但一般不會過分刺激美國,除非得到足夠支援抗衡。以薩爾瓦多為例,珍珠港事件發生後,它在美國壓力下,不得不宣佈和軸心國開戰;而早於1940年,據說馬丁尼斯更一度應偽滿洲國皇帝溥儀之邀,答應帶他逃離新京到薩爾瓦多避難,只是溥儀被隨從出賣才出走不成。至於承認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後的尼加拉瓜,同樣被美國取消了部分援助計劃,要是不能從俄羅斯那裡獲得足夠資源,難免重新倒回美國。至於說俄羅斯有魄力像前蘇聯那樣在中美洲發展,那恐怕連俄羅斯人也不大相信。